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2章 我现在腿能走路,可以抱你去房间
    迦叶微微垂眼,避开他的碰触,掩饰地喝了一口牛奶,寂静的深夜,两人都没有话,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直到杯中的牛奶一点点地变冷。

    谢惊蛰开了地暖,屋内的温度很是宜人。

    迦叶将脚踩在毯子上,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她内心有无数的问题想要问他,觉得这几年对谢惊蛰了解的并不是很透彻,长久以来她所看到的,都是男人想表现给她看的。

    “你回军区会很忙吗?”迦叶看着他深更半夜还要看文件,淡淡地问道。

    “还好。”谢惊蛰见她没有马上回房间,也不舍得催她回去睡觉,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独处。

    “之前也一直在给军区处理一些事务,回去的话不算忙。”男人解释了一下。

    “我们以前是怎么相处的?”迦叶见他还是这样木讷,连话题都不会找,更别会聊天,哄人开心了,不禁叹气,她以前一定会觉得这个男人无趣透了。

    “大大的事情都是你决定,若是我不同意,你就会撒娇。”男人茶色的瞳孔深深地看着她,道。他知道这个难得的机会,应该表白,应该将这些年自己内心深处的话都告诉她,可情到深处,却无法用三言两语出来。

    他会给她他所拥有的一切。

    迦叶着实没有想到,自己以前居然会冲着他撒娇,果然是青春年少啊,如今她也只会对清欢撒娇。

    “那如果我喜欢上别人了呢?”迦叶假设地道。

    谢惊蛰的脸色陡然之间就变的有些苍白,眼底闪过阴鸷的光芒,沉沉地道:“你喜欢上霍离了?”

    男人的薄唇抿起,五指也深深地划过布艺的沙发,内心突然被一种阴暗的情绪霸占,她怎么能喜欢上别人?

    迦叶被他的脸色吓了一跳,微微眯起漂亮的桃花眼,冷哼道:“怎么,就准你有白月光,不准我喜欢别人?”

    白月光的事情没这么容易就算了。

    “听你之前还养着你的白月光?”迦叶冷笑道,“要不我们好好这件事情?”

    谢惊蛰伸手攫住她的手腕,沉沉地道:“我从就喜欢你,只是父亲去世以后,母亲也借着一次的救援行动牺牲了,后来我才知道,母亲是有了寻死的念头,那时候我尚未成年,悲痛之余又很是恐慌,不敢碰触感情,才会克制对你的感觉,常年待军区,不敢回帝都。”

    “母亲的事情就连奶奶都不知道,这是我这些年来的心结,直到后来你出了意外,我才慢慢醒悟过来,至于你的白月光,我没有喜欢过她,她哥哥救过我,为了还恩情才对她照顾一二。”谢惊蛰声音干涩了几分,道,“迦叶,你可以怀疑任何事情,不能怀疑我对你的感情。”

    迦叶听完有些震惊,他母亲竟然是殉情而亡的?这对年少的谢惊蛰该是多么沉重的打击,难怪他会成为一块木头,身为帝都煊赫名门子弟,身上却有种近乎压抑的刻板。

    他是完全不敢碰触感情。

    谢惊蛰见她表情有几分震惊,不话,内心很是忐忑不安,克制地道:“霍离是个不错的男人,但是他只适合做朋友,我们才适合做恋人,做夫妻,而且我们本就是夫妻,迦叶,你想要的我都会为你做到。”

    迦叶见他紧张的手心都有些冒汗,想到这个男人本就是木讷正直,从来不会油嘴滑舌,也不出好听的话,今晚能这么多,已经是破天荒了,他所有的情感以及阴暗的情绪都在那本日记本里表现的淋漓尽致了。

    一思及此,迦叶便有些心软,道:“我想不起过去的事情,以前我们是夫妻的事情就不能作数,你以后有事情不能瞒着我,也不准对付司迦南,司迦南同意了我们才能在一起。”

    抛开其他的不,两人相处三年,同居也有近一年的时间,本来就是在谈恋爱,谢惊蛰大多时候都迁就她,若不是因为司迦南的事情,她跟他吵完架,就该和好了。

    谢惊蛰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将她紧紧地压在怀里,听着她埋怨的撒娇声,内心炙热,难以发泄,寻到她的红唇,就是一记深吻,一边吻,一边沙哑地问道:“迦叶,你心里也是喜欢我的,对吗?你喜欢霍离,是为了气我吗?”

    男人完继续深深吻住她,也不给她话的机会。男人强有力的手臂紧紧禁锢住她,内心激荡,她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

    迦叶被他吻得浑身都酥软,妩媚的桃花眼恨恨地瞪了他一眼,男人军人出身,她那点身手怎么是谢惊蛰的对手,被他抱得动都动不了,耳鬓厮磨的,又是羞,又是恼怒。

    好端端地着话,怎么就吻上了?

    “你松开,我要去睡觉了。”她冷哼道,“你好好守着奶奶。”

    谢惊蛰见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着他,心都被瞪的有些软,但是想到自己前科累累,完全不敢有异议,沙哑地道:“那我送你去休息。”

    迦叶冷哼了一声,想找自己的鞋,谁知男人猛然将她抱起来,低沉地道:“不用找鞋,我现在腿能走路,可以抱你去房间。”

    着便抱着她往二楼的卧室走去。

    迦叶被他稳稳地抱住,又不敢闹出声响,以免惊动了旁人,想自己下来走,又撼动不了男人的铁臂,顿时伸手狠狠掐了掐他的手臂,结果男人肌肉硬的跟铁似的,掐的她手疼。

    谢惊蛰微微一笑,低沉地道:“别掐,手会疼。”

    迦叶又羞又恼,索性不去看他,等进了房间,挣扎下来,飞快地关上门,径自趴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最后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梦里都是光怪陆离的场景,她一个人走在悬崖峭壁上,看着谢惊蛰突然出现的背影,欢喜地上前要去追赶,司迦南突然出现,拉住她,道:“迦叶,别去,那边没有路的。”

    “怎么会没有路?”她不以为然地一笑,甩开司迦南的手,追着谢惊蛰而去,然后身子一沉,摔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