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0章 哥哥和谢惊蛰,你自己选一个
    谢惊蛰回到军区之后,便进了办公室,封锁了门,连线了在中东的同僚。

    “你托我调查的事情终于有了眉目,近期俄方在调查刺杀案的时候,抓到了一个关键人物,这人声称八年前维和报复行动他也有参与。”视频里四十多的壮年汉子目光炯炯地道。

    中东的局势一直有些敏感,某国的新政府首领遭到暗杀,矛头直指俄方,俄方一直在调查,抓到了一个关键人物。

    谢惊蛰脸色冷峻起来,低沉地道:“有问出什么内容吗?”

    “这件事情你最好亲自过来问,俄方对犯人监控严格,我这边也接触不到,唯一知道的消息是,这人声称与幕后人这几年有过接触,如果情况属实,半年前的爆炸案,还有漏网之鱼。”对方的脸色也严肃了几分。

    八年前的爆炸案发生之后,谢家老太太亲自去见了上峰领导,毁了一条潜伏了数年的线,若是真的有漏网之鱼,那么于谢惊蛰来,无异于是有心腹大患在。

    谢惊蛰五指攥紧,薄唇抿成一条冷酷的弧度,简洁地道:“我明天就过来。”

    谢惊蛰结束了视频通话,整个人心情沉郁,出来时,爽子过来汇报道:“少将,司迦南到了别墅,见到了夫人。”

    男人沉默了一下,他明天就要离开帝都,司迦南此时在迦叶身边,至少安全问题上有保障。

    “少将,您真的就放任他们见面?”爽子急的团团转,少将人也不去盯着,司迦南肯定在背后各种黑少将了,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你回家收拾一下,明天跟我去一趟俄罗斯。”谢惊蛰沉稳地开口。

    “是。”爽子立马应道。

    谢惊蛰将该处理的公务都紧急处理了一下,明天开始出国公干。

    司迦南到清欢别墅时,厉沉暮已经将一双儿女接到了霍家,有意要避开司迦南,不让自己的宝贝儿女见到这土匪头子,免得被带坏。

    男人到别墅时,只带了几个心腹。

    欧式古典别墅,环境清幽,一排排的鸦青色复古路灯,青色房子,红色烟囱,清丽唯美如画。因是阴天,光线暗,房子里透出橘黄的柔和灯光,司迦南下车,站在车边,抽了一根烟,俊美邪气的面容有一丝的迟疑。

    “老大,谢惊蛰回了军区,厉沉暮接了两个孩子去霍家,都不在别墅。”陆成低声道。

    司迦南眯眼,慢条斯理地抽着烟,勾唇笑道:“就算是在,老子也不怕他们,他们这是故意避开呢。”

    司迦南迟疑的是,如何拆散司迦叶跟谢惊蛰。

    男人骨子里是一个视规则礼教于无物的人,他这一生可谓是逆天而行,不信命不信佛,只信自己。迦叶跟任何一个男人谈恋爱,他都不会插手,唯独谢惊蛰不行。

    司迦南站在路灯下一根烟还没有抽完,就见别墅的门突然打开。

    迦叶穿着温暖的米色毛衣,踩着毛茸茸的松糕鞋出来丢垃圾,就见他站在路灯下缩着脖子抽烟,身后的陆成也缩着脖子在傻站着,顿时咬牙道:“司迦南,你要上天啊,还抽烟?还站在冷风里?你不冷,阿成不冷啊?就该冻死你。”

    迦叶将垃圾丢到垃圾桶,一把揪住他的大衣,就往家里拽。

    “司迦叶,你那手是不是拎垃圾的,我的衣服。”司迦南掐了烟,气急败坏地道。

    身后的陆成笑出声来,然后迅速地绷起了脸。无论老大人前多么冷漠,多么杀伐决断,遇到迦叶姐的时候,就会变成普通人,兄妹两大多是吵的鸡飞狗跳,却又温情无比,就连他都喜欢看着他们一起生活,有种淡淡的温暖。

    司迦南被迦叶拽进了门,就见一个青葱如玉的少年睁着一双桃花眼好奇地看着他。桃花眼是容家的标准性遗传,这孩子一看就是迦叶的孩子。

    谢泽同学一早就知道自己还有一个舅舅,但是见这个舅舅长得这么高大俊美,浑身都带着危险的气息,丝毫不逊色于老谢,顿时瞪大了眼睛,有些跃跃欲试地道:“你就是我舅舅吗?你好,我是谢泽,大家都叫我泽,老谢你身手很好,有时间我们可以切磋一下吗?”

    谢泽最近几年都在军区训练,遇到人就手痒。

    司迦南看着才到自己腰的少年,浑身一震,微微眯眼看向迦叶,该死的谢惊蛰,他就知道这子不会安分,也不知道跟迦叶了多少过去的事情。

    司迦南脸黑如铁,但是对自己的侄子还是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俯下身子,低沉地道:“你好,谢泽同学,初次见面,你可以喊我司迦南。至于切磋,再过几年,等你长大了再。”

    男人着伸出手来,一大一握了握手,算是默认了自己是舅舅。

    陆成从车上搬下带来的礼物和南边带过来的特产年货,迦叶让谢泽去挑自己喜欢吃的东西,然后才看向司迦南,淡淡地道:“谢惊蛰都跟我了,你也别想瞒着我过去的事情了。”

    司迦南脱了外套,挂起来,淡淡地应了一声,问道:“清欢呢?”

    “剧组有事,应该马上要回来了。”

    “所以你现在是认了谢泽,打算嫁入谢家?”司迦南坐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俊美的面容看不出什么情绪,危险地眯起了桃花眼。

    “如果我是呢?”迦叶不甘示弱地道。

    司迦南见状垂眼,冷笑了一声,看来谢惊蛰是有选择性地了一些事情,最关键的事情都没,不然司迦叶还会这么理直气壮地跟他犟着?

    “我这就一句话,哥哥和谢惊蛰,你自己选一个。”

    迦叶见他表明了态度,终于皱起了眉尖,表情有些凝重地道:“你跟谢惊蛰瞒了我什么事情?”

    两人几乎水火不容,而且王不对王,有意避开对方,照理,由于她的缘故,这两人只要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应该会坐下好好聊一聊的。

    他们一定有事情瞒着她,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事情。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