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1章 只谈恋爱,不结婚
    司迦南微微眯眼,刹那间脑海里闪过告诉她真相之后的诸多种后果,没有一个是对迦叶有益的,随即淡淡地道:“他以前对你不好,反正我不同意。”

    迦叶也没想着一定就要嫁谢惊蛰,不过是试探一下司迦南的口风,毕竟这些年身边人都知道过去的事情,唯独不告诉她,这事怎么看都透着一种诡异。

    既然司迦南不,那表示事情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我知道了。”迦叶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那就谈恋爱,不结婚。想在一起就在一起,想分开就分开,反正谢泽也大了。

    司迦南见她这样随性的样子,有些吃惊又有些欣慰,在迦叶的心里,他还是比谢惊蛰重要,这就足够了。

    要是这个妹妹一头扎进男人的甜言蜜语里,忘了这些年他们兄妹吃的苦,他一定会吐血而亡。

    兄妹两达成了一种默契之后,司迦南带着侄子去培养感情,迦叶便正式放下了心里的担子,将谢惊蛰贴上情人、白脸以及**等诸如此类的标签。

    谢惊蛰第二天出国公干,谢泽就在别墅住了一周。

    厉沉暮带着厉嘉宝回了南洋,利用女儿,将清欢也骗去了南洋。

    对此毫无下限的行为,迦叶表示唾弃,不过她对自己的感情都尚且随遇而安,见清欢跟厉沉暮纠葛了这些年,也渐渐放下对厉沉暮的成见,只要清欢喜欢就行。

    一周后,迦叶将谢泽送到了谢宅,又去看望了一下谢奶奶,然后拍拍屁股跟着司迦南回南洋过年了。

    唯一可惜的就是儿子要陪谢奶奶,不然她就带回南洋去了。

    谢惊蛰出国一周,回来之后发现人都跑到南洋去了,男人心情沉重,倒也没什么,径自回了谢宅。

    老太太身体养了这些日子,好的七七八八,正戴着老花镜,跟赵嫂在壁炉前坐着聊着新的花样,前几天谢兰过来,送了一副兰草水墨画,老太太瞧着很喜欢,便起了兴趣,想打个样板,将画绣出来。

    不过老太太年纪大了,眼神跟手脚都不太好,绣不了这种细致活,便做指导,赵嫂绣。

    老太太正聊着,见孙子回来,立马就站起来,笑道:“可算是回来了,迦叶昨天晚上才走,你要是早回来一天,还能见上一面。”

    男人将厚外套脱下来,挂起来,身上还带着一丝寒气,看向老太太,露出平和内敛的笑容,低沉地道:“奶奶这几天,身体好些了吗?”

    “好多了,就是风寒病,就你们大惊怪的。”老太太头发都花白,挽了一个发髻,腊月的天气,家里开了地暖,开了壁炉,老人家还是穿了夹袄的冬衣,到底是畏寒。

    上一次的风寒还是有几分的凶险的,谢惊蛰见老太太缓过来了,也不再提,淡淡地道:“我去换件衣服下来。”

    谢惊蛰上了楼,去了卧室拿自己的家居服换上,他的衣服等物还是习惯性地放在二楼的主卧,习性都没有改变,好似这些年一切都照旧。

    那样短暂的婚后时光对他后来的生活影响巨大。谢惊蛰在房间里站了一会儿,感觉空气里还残留着熟悉的香气,垂眼下楼来。

    祖孙两进了茶室,关了门,低低地交谈起来。

    “奶奶,当年因为容家受到牵连的家族都有哪些?”当年事发时,谢惊蛰才八岁,对此毫无印象。

    老太太知道他有话要问,没有想到问的是这件事情,顿时大吃一惊,道:“这么久远的事情,你问他做什么?”

    “我这次出去得知了一个消息,八年前计划那起爆炸案的幕后人并未落网,而是逃匿到了美国去。”谢惊蛰表情有一些凝重,压低声音道,“这人极有可能跟二十多年前的容家的事情有关。”

    老太太脸色剧变,干瘦的手紧紧地握起,道:“让我好好想想。”

    老太太起身去了房间,从上锁的柜子里取出一本用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本子,回来递给谢惊蛰,有些忧心地握了握孙子的大手,颤颤巍巍地道:“阿蛰,当年涉事的人我都用本子记下来了,你拿回去好好调查一下,若是真的有漏网之鱼,一定要查出来,别让他再祸害人了。”

    谢惊蛰看着手上有些岁月的本子,点了点头,沉稳地道:“奶奶放心,八年前的事情不会再次重演。”

    当年他在明,敌在暗,又是那样毫不知情的情况,吃了大亏,如今不会了。

    谢惊蛰取了本子,拿回去一一地对照人名,然后调查,这些人大多在二十多年前就被绳之以法,但是他要查的就是这些人的旁系以及与之有关联的人,就好比司迦南那样的存在。

    想到司迦南,谢惊蛰又是一阵头疼,真的是史上最令人生厌的大舅子,没有之一。

    谢惊蛰将任务下达下去,坐了一会儿,便有些想迦叶,若不是眼前的这桩事情比较重要,他已经飞南洋去看她了。

    男人这一想,便有些收不住,给她发了信息:“什么时候回帝都,谢泽想你了。”

    等了许久也没见有回信,谢惊蛰心情顿时越发的沉郁,想到南洋出色的世家子弟不少,司迦南又从中作梗,顿时觉得前路漫漫,竟看不到太多的希望。

    迦叶刚回南洋,要忙的事情很多,虽司家庄园常年都有佣人看守打扫,但是要过年,家里还是要备好些年货,哪里顾得上回谢惊蛰的微信,看了一眼就给忘了,等忙到晚上,吃完饭,洗了澡休息时,这才想起来,自己没回他信息。

    她慢腾腾地回了信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

    过了一会儿,男人回复道:“我在你家门外。”

    迦叶目瞪口呆,连忙起身拉开窗外看去,见外面夜色深浓,南洋气候宜人,比帝都暖和多了,但是深夜也有些寒冷。

    这是特意来南洋看她的?就因为她没有回信息?迦叶心里有些美滋滋的,感觉有些像回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那种青春酸涩的恋爱感。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