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8章 她就是他的小娇花
    迦叶看着那女人仓皇离开的背影,轻轻皱眉,她在帝都只认识谢家跟霍家的人,难道这是她失忆前认识的?

    迦叶随手拿了两瓶牛奶往回走,就见背影高大笔直的男人站在柜台前的快捷购物架上,敛眉看着的商品,侧颜冷毅,透出刀锋般的凌厉感。

    谢惊蛰五官极为的俊美,只是身上常年累月积压的冷冽气势弱化了五官给人的冲击,十个有九个都觉得这人冷酷,剩下一个觉得他长得好看性格又木讷的,大概就是她了。

    迦叶拿着牛奶走过去,看到他手里拿着一盒避孕套,沉稳冷静地研究,顿时瞪大眼,脸皮有些发烫,舌头都有些打结,道:“快买单,你看这些做什么?”

    “要用的。”男人声音低沉暗哑,茶色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隐隐有着深意,声音低到不能再低,“还是,你打算再给我生一个孩子?”

    迦叶手上的两瓶牛奶险些砸脚上,脸颊发烫地看了看柜台前的收银姐姐,见对方眼神不住地往这边瞄,顿时一把拽住谢惊蛰的衣服,压低声音道:“别看了,去买单。”

    “嗯。”男人低低地应了,然后顺手将刚才研究的几盒套子塞到了推车里。

    迦叶:“……”

    被这么一打岔,她的注意力瞬间就从那个行迹诡异的女人身上转到了谢惊蛰身上,他怎么就那么自信,买的这些能用上呢?

    其实男人并不爱用这些,一直希望迦叶能给他生一个像厉嘉宝一样可爱的女儿,免得老厉整日带着无敌可爱的厉嘉宝,活脱脱一副我女儿天下第一的得意样子。

    不过有备无患。

    两人买单之后便牵手推着推车出去。

    李明月躲在货架后面看着举止亲密的两人,清秀的脸上闪过一丝刻骨的恨意来。八年了,当年谢惊蛰身后的那个陆野亲手递了匕首给她,让她割肉流血,分明就是要她的命,将她折磨致死。

    那一晚医院的爆炸,她听的清清楚楚,那么大的动静,她也被转移出了医院,澜雪死了,她只觉得人生最痛快的事情莫不过于此,只是想到自己的处境,被迫装疯卖傻想逃过一死。

    她太了解谢惊蛰,顾念旧情,若是知道她疯疯癫癫,看在她哥哥的份上一定不会要她的命。

    果然,她被爽子丢到了精神病院,开始了精神上的折磨,她无数次想逃出去都没有成功,直到去年,有个神秘人跟她接触,告诉她,澜雪没有死,要救她出去,帮她复仇。

    她当了八年疯子,费劲千辛万苦逃出了精神病院,伪造了身份,只能做着超市服务员,而他们呢,却生活在金字塔的顶端,过着名门富贵的生活。

    李明月面容扭曲起来,五指紧紧握拳,眼底闪过疯狂的光芒,她不会让他们得偿所愿的。

    回到别墅之后,谢惊蛰将买来的生鲜放入冷柜冷藏,再将瓜果清洗一遍,挑了她比较喜欢吃的草莓装盘端出来,就见迦叶换了家居服下来,坐在沙发上给陆庭息打电话。

    男人倚靠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她礼貌客气地给陆家老二打电话,她对人很是分亲疏,对陌生人冷漠,对朋友外冷内热,唯独对信赖亲密的人会像一个孩子一样撒娇,对顾清欢,对司迦南皆是如此。

    他很庆幸那几年,她除了疼爱她的哥哥,还有一个好闺蜜陪伴着她,性格才能如年少时一样,肆意洒脱,不拘节。

    迦叶挂了电话,见他一言不发地靠在一边,挑眉娇声道:“您怎么还不走呀,太晚的话,回去得凌晨了。”

    谢宅离这边极远,开车得2个时。

    谢惊蛰见她打完电话,这才走过去,长臂一伸,将她抱在怀里,坐在沙发上,低沉地道:“你今天来帝都,都没有给我打电话。”

    这是秋后算账了?迦叶心里一突,连忙睁着无辜的桃花眼,拉了拉他的衣服,撒娇道:“我本来要给你一个惊喜的,结果被霍四拉走了,起晚上的事情我就生气。”

    她故意将霍离相亲的事情愤怒地了一遍,希望转移他的注意力。

    谢惊蛰挑了挑剑眉,看着她性感的红唇以及开口闭合间隐约可见的粉色舌,顿时有些口干舌燥,垂眼就是一阵深吻,在餐厅见到她的那一瞬间他就想这么做了。

    迦叶被他吻住,哼唧了两声,心跳有些加速,便不再提霍离相亲的事情,摸着他的胸口,轻笑道:“你心脏跳的好快。”

    “因为看见了喜欢的人,心跳加速了。”谢惊蛰声音暗哑,一点点地亲吻着她的脸,却不敢越雷池往下亲,免得自制力失控,受苦的还是他自己。

    男人有强迫症,即使是两人独处,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是内心依旧觉得这里不是他的地盘,不安心。

    “谢木头,你这棵铁树终于到了花期了,嘴巴就跟抹了蜜一样,恭喜开花,以后你就叫谢花吧。”迦叶吃吃地笑起来,看着男人脸黑如铁,丝毫不担心,懒洋洋地撒娇道,“想吃草莓,你去给我拿嘛。”

    “谢家的花只能是你,我还是做木头,守护你这朵娇花。”男人捏了捏她的耳朵,低低地道,唇角上扬,她就是他的娇花呀。

    “好俗气的名字。”迦叶嫌弃地皱了皱鼻子,见男人去端了草莓过来,开开心心地你一颗我一颗地全部吃光。

    两人腻歪了很久,享受着这难得的时光,从瑞士回来之后,谢惊蛰便一直在冷宫里呆着,如今好不容易迦叶愿意跟他亲近腻歪,便怎么都不想回去了。

    “我要睡了,你快些走。”迦叶跟他闹了一会儿,加上白天赶了飞机,便有些困了,催促他赶紧回去。

    “我看着你睡了再走。”男人摸着她柔软顺滑的直发,轻轻地道。

    迦叶点了点头,便随他了,迷迷糊糊地靠在他怀里,便睡着。

    谢惊蛰等她睡熟了,这才抱起她上楼,然后才下来,关好门窗,又给爽子打了电话,安排人手过来守着,这才开车回谢宅。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