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3章 我只想你嫁给我
    迦叶见司迦南这样心谨慎,也没放在心上。她的身手除非遇到全副武装的特勤人员,一般人很难让她吃亏。

    沉稳的敲门声响起,男人推开门进来,露出冷硬的侧脸线条,在春日暮光里,低沉地问道:“醒了?”

    迦叶:??

    迦叶有些懵,手里的电话还没挂,司迦南前脚才让她跟谢惊蛰保持距离,后脚谢惊蛰就出现在电话里?

    那边司迦南咬牙切齿地道:“司迦叶,你把我的话都当耳边风吗?”

    “我挂了。”迦叶镇定自若地挂了电话,也不管司迦南在那边如何跳脚,起身有些叹气地道,“你怎么过来也不一声。”

    别墅的密码他们跟厉沉暮都知道,也算是来去自如吧。

    “打你的电话没通,我猜你应该在睡觉。”谢惊蛰见她穿着睡衣,素颜的脸上还有睡痕,清纯娇美,这一见心都柔软了几分,他如今得了一种病,每天都要看司迦叶的病。

    看不到人,浑身都没有精神。

    “晚上想吃什么?”谢惊蛰是专门过来给她做晚饭的。

    “我不挑,你做什么我吃什么。”迦叶拿了电话按着未婚电话的顺序一一地回拨了过去。

    男人也不急,握着她的手,捏着她柔软无骨的手指,捏的有些上瘾。

    迦叶被他这孩子气的举动弄得有些无语,但是疏离感也淡去了不少,这男人在她面前一贯没有脾气,且大多时候木讷如同大龄儿童,那场爆炸也许是意外,跟他没什么关系吧。

    迦叶也随便他捏着柔软的手指,然后给霍离、谢昭都打了电话过去,得知没什么事情便挂了。

    谢惊蛰见她电话都打完了,这才抱住她,在她耳边低沉沙哑地道:“你今天对我很冷淡,是不是觉得我太沉闷无趣了?”

    男人最近有些心神不宁,且严重缺乏自信。

    迦叶是个很成熟独立的人,他不怕将她宠的骄纵肆意,他只怕她对他冷淡疏离,在这场情事里,也许从一开始他的姿态过于高,过于冷酷,到后期在她面前,犹如还债一般,脾气全无。

    屹立军区的大佬,冷血无情,唯独在她面前划为绕指柔。

    “你怎么这点自信都没有?”迦叶眯眼,笑道,“你知道帝都想嫁给你的女人有多少吗?”

    完还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男人比她高半个头,被她柔软的手一摸,诡异地沉默了一下,茶色的双眼深沉一片,低沉地道:“我只想你嫁给我。”

    话题有些危险,迦叶下意识地就摸了摸饿瘪的肚子,笑道:“快去做饭吧,谢少将,我都要饿死了。”

    “遵命,少将夫人。”男人低沉悦耳一笑,拉着她的手下楼去做饭。

    当天夜里,迦叶失眠了,辗转到凌晨,依旧睡不着,她怕一睡着就是噩梦,结果醒来还是什么都记不得,天亮以后,她给廖医生打了电话。

    “廖医生,我是司迦叶,能否给我做一下催眠的测试,我已经开始失眠了。我可以私下付高额的诊金。”她简洁地明来意。

    她的的性格属于比较风风火火急躁型的,由于司迦南也是这个性子,兄妹两也没觉得多不好。

    廖医生闻言,礼貌地道:“司姐,我从来不跟病患私底下有金钱来往,不过司姐若是真的病情严重,我可以破例加班给你测试一下。我晚上八点下班,你直接到医院来找我就好。”

    迦叶闻言松了一口气,道谢之后就挂了电话,然后给陆成打了电话,让他晚上陪她去一趟医院。

    这个廖医生只见过一面,催眠这种事情一般都是探究心底最深层的东西,带着阿成她才放心。

    只是谢惊蛰那里,得想一个比较好的理由支开他。迦叶下意识地不想让他知道,好像两人在一起以后,谢惊蛰也从来没提过带她去治疗,恢复记忆。

    迦叶想了想,眼前一亮,给谢惊蛰发了信息:“我下午去语言大学拿清欢的资料,顺便请陆教授吃饭,今晚你不用过来给我做饭啦。”

    最后她发了一个颜文字。

    男人在开会,没有带进会议室,等出来看到信息时,目光微深,叫来爽子问道:“你安排的人一直守在别墅外?”

    “没错,昨天迦叶姐去了一趟医院就回来了,不过陆成到帝都了,在别墅外也安排了人手。”爽子连忙将这两天的行程汇报了一下,事实上迦叶姐去医院的事情,昨天就汇报了,看的什么科室,见了哪位医生,就连那个廖医生他们也派人去调查了,但是见少将依旧忧心忡忡的样子,爽子迟疑地道,“要派人跟着迦叶姐吗?”

    谢惊蛰点了点头,微微眯眼,若有所思地问道:“司迦南还在锦城?”

    好端端的,派他的左膀右臂来帝都,有些奇怪。

    “昨天夜里刚回南洋。”爽子道。

    “那位廖医生的背景查了吗?”

    “履历很完美,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完美无缺,我将廖医生的资料放在了桌子的文件下,如果要深度调查,还需要一两天的时间。”

    谢惊蛰点了点头,让他出去,然后拿着手机给迦叶回了信息:“吃完饭之后,我去接你。”

    男人看着她发来的笑脸,茶色的眼眸垂下来,面容透出几分的凌厉淡漠,看的精神科,她是想治疗失忆症吗?看来得跟这位廖医生接触一下。

    私心里,谢惊蛰不愿意她恢复记忆,他们这样也挺好的。

    男人取出文件下的资料,细细地翻阅着,这位廖医生堪称医学界神经科的传奇人物,孤儿,从被一对美国夫妻收养,带到了美国去,一直很出色,后来从医,年纪轻轻就取得了多项专利,其中最负盛名的就是催眠治疗神经方面的疾病。

    催眠吗?男人脸色微沉,他对这两个字眼很没有好感,毕竟老厉之前就因为催眠,记忆重塑,惹出了不少的祸端来,谢惊蛰私心里觉得老厉跟顾清欢的感情那样坎坷,都是催眠惹得祸,若是迦叶也催眠,被植入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暗示?

    谢惊蛰猛然站起来,出了办公室,对爽子道:“去医院。”

    他要亲自见一见这位廖医生。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