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4章 她的记忆对精神创伤极大,弄不好会精神失常
    迦叶见过陆庭息几次,对这位陆教授的印象还算不错,毕竟在她看来,是个男人都比厉沉暮好。

    迦叶到了帝都语言大学,直接去了陆庭息的办公室,等着他下课,还没等到人,就收到了廖医生的信息,他有台手术临时被取消,可以提前给她做一下测试。

    帝都语言大学离医院很近,迦叶见时间来得及,就献给陆庭息发了信息,晚点过来拿资料,然后起身去医院。

    廖医生放下手机,让人安排出一个治疗室,然后脱下自己的白大褂,只穿着平常的毛衣西裤,戴上眼镜,文质彬彬犹如学者一般,进了治疗室。

    治疗室光线很是柔软,阳光从窗户里照射而入,廖医生将手里的沙漏放在黑色的皮质躺椅边,焚香,见司迦叶没过来,就拿了一本书坐在窗户边静静地看书。

    迦叶半个时不到就到了医院,在护士的引导下敲门进来,见廖医生带着眼镜坐在窗户边看书,很是惊讶了一下。

    现在人生活节奏这么快,尤其医生这个行业又是分秒必争的忙碌活儿,很少能看到这样静心看书的医生。

    “廖医生,你好。”迦叶进来,微笑道。

    廖医生起身,将手上的书放下来,看到迦叶身后的两个保镖,点了点头微笑,目光在煞气最重的陆成身上绕了一圈,没话。

    陆成带着心腹将治疗室用仪器检查了一遍,确定无误之后,然后问道:“廖医生,请问治疗大约需要多久时间?”

    “原则上二十分钟就够了,得看司姐的状态如何,不过测试只是看司姐对我的催眠治疗法排不排斥,基本上这个时间是够的。”廖医生脾气温和地道。

    这个时间确实不长,迦叶本身也很机警,应该不会出问题。

    “大姐,我守在外面,有事情喊一声就行。”陆成完,也不看这位廖医生,整个人显示的极为的强硬和不近人情。

    迦叶点了点头,知道陆成进来是威慑这位廖医生。

    廖医生见状,也没有什么不适,依旧面带笑容,经历了八年前那场事件之后,司家兄妹倒是比任何时候都心谨慎,不过是测试一个催眠治疗,都要带保镖,不过他也没有什么不良的目的。

    “治疗期间,有任何不适你都可以,我会立刻中止治疗。”廖医生示意她躺在黑色的皮质沙发椅上,没有拉窗帘,躺椅的角度正好在阳光的阴暗面,既有天光又在背阴处。

    廖医生深谙心理治疗,他其实最擅长的是心理治疗,其次才转了神经科,阳光给人心里安全感,背阴处又能进行潜意识的催眠,对于司迦叶这种戒心强的人,只能徐徐善诱。

    迦叶躺在躺椅上,目光注意到茶几上的沙漏,轻声问道:“开始吧,廖医生。”

    她闭上眼睛,调整好心态。

    廖医生却没有急着进入主题,只淡淡地道:“不用紧张,我进行的不是深度催眠,不过是引导你进入你遗忘的光门,在门后你看到了什么,都是你的秘密,你不我也不会问的。治疗的意义在于恢复你的记忆,至于记忆是什么我并不关心。”

    迦叶点了点头,身体放松了一些。

    屋内角落里点上的长香散发出淡淡的安定人心的香气,让人昏昏欲睡,沙漏一点点地流下来,男人的声音变得轻柔缓慢,带着一丝奇异的韵味,好似云朵在天上飘一般。

    “窗外的阳光懒洋洋地照在你的身上,你穿过绿草地一点点地往回走,走到你记忆最开始的地方,你看到了什么?”

    “木屋。”她睁眼看到的是四四方方的木屋,茂密的森林,燥热的气候,蚊子在飞来飞去,她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呼吸都艰难急促。

    “木屋里有一扇门,你走过去,伸手推开它。”

    迦叶摇了摇头,艰难地道:“不行,我动不了。”

    廖医生看着她挣扎的脸,美艳不可方物,难怪不近女色的谢惊蛰都折在她手上,她记忆最开始的时候应该是刚刚从爆炸中脱离危险吧,男人垂眼,继续温和地安抚道:“它就在你面前,只要你轻轻地伸手就能碰触到,就能看到门后的世界。”

    迦叶艰难地动了动手指头,然后感觉自己被一片炫目的光晕包围着,进入了陌生的地方,脑海里各种纷杂的声音铺天盖地而来,无数的画面犹如碎片一般没入她的身体里,再组成一张熟悉而冷漠的面孔。

    “我可以给你婚姻,给你我所拥有的一切,唯独给不了感情,这样你还要嫁给我吗?”在谢宅夜深人静的夜里,他如是道。

    除夕夜,他转身冷漠的背影。

    八个月的维和,漫长时间的等待,她在谢宅,等过一季又一季,才花开到花败。

    “人与人之间缘分浅薄,亲情、爱情皆如此,聚散随缘。”清溪湾上,霍离坐在山顶,盘膝冷淡地劝慰她。

    “我有一个哥哥,我当兵,他当匪,十多年未见了。”

    “迦叶,你要好好活下去。”男人染血的手摸上她的脸,眼底有光芒熄灭。

    “欠你哥哥的那条命,我还了。”

    爆炸声响起,她被他护在身下,世界一片黑暗,有人抱起她,轻轻地喊着她的名字。

    闭眼的瞬间,她看到了一地鲜血,破碎的防弹衣,尸骨无存。

    迦叶猛然坐起身来,脸色苍白如雪,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湿漉漉的,像是下雨了。

    廖医生在她面前挥着手,大声地着话,她听不见他在什么,大力推开他,跌跌撞撞地去开门,看见陆成的瞬间便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陆成脸色骤变,猛然扶起迦叶,示意身后人制住那位廖医生,厉声问道:“你都做了什么?”

    “你扶她躺下,她的记忆对精神造成了极大的创伤,必须马上打镇定剂,否则极有可能会精神错乱失常。”廖医生冷静地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