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8章 我给你留了一个彩蛋,你不猜猜看是什么吗?
    “我听不懂你在什么。”廖医生打起了十二分精神,镇定自若地道。

    谢惊蛰茶色的眼眸里掠过冷厉的光芒,抽了一口烟,将烟头掐灭,声音沉稳有力:“廖卫昌,既然改头换面去了美国,为什么还要回来?你比起你哥哥差远了,至少他能策划八年前的爆炸案,而你好好做你的医生不好吗,想给你哥哥报仇,还是给你们家报仇?”

    廖医生的面容透出几分的阴冷,五指紧紧地握起,见自己的身份被对方识破,也不再伪装,冷冷地道:“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这世上没有多少事情是我查不到的。”谢惊蛰淡漠地道,手握国家机器,他的权限高到不可思议,调查来历过往再交叉分析,最后得出结论,现在智能比人脑好用,“你身上的破绽太多了,这些年你就是利用你的催眠术,给病患心理暗示好拥有一批脑残粉的吧。”

    “既然你知道我精通此道,就该知道我手里握有无数的人质,每一个曾经的病患都是我的人质,只要我下达指令,他们就会自杀身亡,包括你喜欢的女人司迦叶。”廖医生亮出了自己最大的底牌,露出恶魔般的微笑,“既然你知道了我的身份,想必李铭已经被你们抓到了,让我猜猜,我家附近潜伏的手下也被你抓到了,谢惊蛰,你以为我的手段只是策划一场爆炸案那么浅薄吗?你太看了。”

    审讯室外,观看这场审讯的众人目瞪口呆,第一次听闻这样的犯罪,假以时日,他在医院的掩护下,将自己的病患都发展成自己的信徒,那简直就是新的邪.教组织。

    谢惊蛰眉头紧皱,看向监控,沉声交代道:“查廖卫昌的社交账号,看他是如何跟这些人联系的。”

    爽子飞快地去查他的社交账号。虽军区的很多行动都是涉及机密,但是内部很多行动也是要师出有名的,这一次审讯扣押廖卫昌,就是以八年前的的恐怖爆炸事件为名所做的后续调查,是以高层都很是重视,没有想到一番审讯,居然得出这样惊人的内幕。

    “不用查,我的信徒有两拨人,一拨人在我的微信账号上,一拨人在我的ins账号上,只要我消失超过七天,他们就会相信我已经穿过了时空之门,他们会随着也来找我,踏进新的世界。”廖医生伸手做了一个仪式,满面笑容,“这个游戏是不是很好玩?自从八年前我哥哥死在帝都的时候,我就开始玩这个游戏了,不过一开始是测试期,有很多不稳定的因素,损失了一些人手,谢少将要不要查一查我回国的这几年总共诊治了多少病人?”

    八年前,他哥哥没有来得及逃离,整条线都被连根拔起,丧生帝都,如今他回来复仇了。

    “谢少将,你不害怕吗?我可是给你喜欢的女人也催眠了。”廖医生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目光炯炯地盯着谢惊蛰,微笑道,“我还给你留了一个彩蛋哟,看你什么时候发现。”

    谢惊蛰内心的不安无限地放大,不确定他有没有对迦叶动手脚,若不是还有几分理智在,他已经起身去医院了。

    “你心理变态,你自己知道吗?”谢惊蛰一边跟他周旋,试图让他露出更多的破绽,廖卫昌做了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内心定然是急于跟人分享的吧,看他有恃无恐急咧咧地出来就知道了。

    爽子通过耳麦汇报道:“少将,我已经通知医院的人严加看管了,确保夫人无事。廖卫昌的社交账号已经查到了,我发到你的手机上。”

    除此意外还有军区同僚争相与他话的声音,基本就是情况已经上报,让他稳住廖卫昌,若是廖卫昌的是真的,那么这无疑将是近些年来最大的人质绑架事件。

    “你不觉得这个游戏是天才的杰作吗?”廖医生声音尖锐起来,已经完全放弃了掩饰,露出他常年压制的变态疯狂的一面,男人手舞足蹈,兴奋地道,“试想一下那么多人焚烧自己,穿越去新世界的大门,哦,对了,我一定会带着司迦叶一起的,她可真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东方女人了。”

    廖医生话音未落,谢惊蛰已经脸色阴鸷,暴起一拳将他狠狠打倒在地,上前去,厚重的军靴就是一阵死踢。

    男人如同看垃圾的眼神看着这个疯子,冷笑道:“不过是十几分钟的催眠,你真当自己是神,我夫人心坚如石,就凭你也想控制她?至于你对病患的心理暗示,这些人多久没见你了,你怎么就保证他们还会受你的控制?”

    谢惊蛰完,眉头一皱,若是找到廖卫昌的心理暗示,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现在唯一缺的是时间。

    廖医生被他揍得一脸血,瘫在地上,依旧疯狂地大笑起来:“谢惊蛰,这些事情六天后才会发生,可我给你的彩蛋,今天就会发生,你不猜猜看吗?”

    男人脸色陡然阴沉,上前一脚将他踹的吐血,然后气势汹汹地出了审讯室,将耳麦拔掉,飞快地交代着:“将廖卫昌账号上的所有人的身份都确认一遍,全部隔离调查,请心理专家,催眠专家来诊治。翻看他所有发的内容,找出频率最高的字眼,看他是通过视频还是语言暗示来跟这些人产生心理互动的。”

    “谁在医院?”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暴躁气息,年少时就沉稳如山的男人,如今眉眼都是焦躁以及怒气,急急地往外走。

    “一分队在医院守着,而且司迦南的人也一直守在医院。”爽子心惊胆颤地道,飞快地跟上去,“少将,夫人那边有两方人马在,廖卫昌就算在医院里有人手也很难得手。”

    谁也不知道廖卫昌的彩蛋到底是什么,谢惊蛰只隐约想到了迦叶身上,这个念头让他浑身都如坠冰窟,只想快速地赶到医院去。

    “电话给我。”谢惊蛰拿过电话,就开始给迦叶打电话,男人屏住呼吸,等着那边接通。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