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0章 三十多岁的男人浑身散发着成熟迷人的味道
    爽子心惊胆战地上前将众人的绳索都解开,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警卫兵们各个垂头丧气,领头的将事情了一遍。

    “李明月伪装成护士来给迦叶姐换输液,我们守在外面听到动静冲了进去,就见李明月拿刀想捅迦叶姐,被反制住了,等我们制住了李明月,要关押起来,结果被陆成的人偷袭,对不起,少将,我们没有完成任务,愿意受军法处置。”

    这前后发生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若不是李明月的出现让他们转移了注意力,他们也不会阴沟里翻船。

    “少将,我们愿意受军法处置。”余下的警卫兵也纷纷道。

    “什么时候走的。”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暗沉的沙哑,目光微黯。

    谢惊蛰从迦叶没有接他的电话开始,就已经安排人手布控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她是自愿走的。

    男人俊美冷肃的面容有一些苍白,身形依旧高大挺拔,又隐隐透出几分的萧瑟来,他早该想到有这么一天,只是真的到来的时候,才惊觉从身体都如同被刀钝钝地凌迟,这种痛直入心脏,无处可躲。

    在过去和现在的记忆里,在司迦南和他之间,她选择了过去,选择了自己的哥哥,走的时候连再见都没有,那就是不想再见面了。她记起了一切,终究是厌恶了他,甚至连孩子都不想要了。

    “迦叶姐走了有半个时了。”

    “少将,现在追还来得及。”爽子飞快地道,然后又狠狠地看了一眼被堵住嘴巴,面目有些狰狞的李明月,低低地道,“李明月怎么处置?”

    “依法处置,别让我再看见她了。”男人眼底闪过一丝深浓的厌恶,既然她不想要善终,那便随她。

    他如今连跟李明月话都觉得生厌,当年一念之差,才造成今日这般的局面,别李明月,任何一个女人,他都下意识地保持距离。

    李明月隔了八年,再次见到谢惊蛰,见岁月在他身上只留下雕刻成熟的痕迹,三十几的男人变得越发沉稳迷人,像是被打磨成的佛珠,内心激荡,结果对方连话都不愿意跟她,更别提看她一眼了,顿时惊喜全部变成了刺骨的冰寒。

    李明月怒视着他,剧烈地挣扎起来,踢翻了椅子,摔倒在地,咬破了贴在嘴上的胶带,凄厉地叫道:“谢惊蛰,你没有良心,我哥为了你死的,你就这样对我,要我的命。”

    男人转身出去的背影微微一顿,没有回头,留给她一个冷酷的背影,冷漠地道:“保护少将,你哥尽的是军人的天职,已经被封为烈士,烈士家属的称号不是免死金牌,对你而言,它更是催命符。”

    男人完,头也不回地离开。

    李明月发出凄厉的叫骂声,被爽子等人飞快地上前重新封住了嘴巴。

    爽子看着早已面目全非的李明月,低低地叹气,待到清明日,他拎着酒去看昔年的战友,会将这些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李贺,当年他替少将挡的那一枪,少将为此付出了十多年的沉重代价。

    如今夫人离开,家庭破碎,若是少将知道往后发生的那么多事情,也许宁愿自己生生地受了那一枪吧。

    一天一夜的搜捕,迦叶跟陆成等人犹如凭空消失一般,无迹可寻。

    谢惊蛰第三天去了一趟南洋,去见司迦南,想解释当年的内情,希望能化解两家多年来的误会,然而司迦南对谢家怨恨已久,完全不听,男人无奈负伤而归。

    廖卫昌的案子已经移交了相关部门,所有的相关人员都被一一隔离,又请了心理医生给所有人员做心理测试,工程量十分浩大,等全部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四月。

    这个案子谢惊蛰亲自经手,至此当年容家贪污案牵扯出来的相关人员时隔二十多年之后,全部落网。

    清明雨,谢惊蛰的枪伤才好,带着谢泽去扫墓。

    父子两沿着陵园蜿蜒的台阶往上爬。

    谢泽同学觉得最快活的要属过年的那段时间,后来厉家的弟弟妹妹回南洋了,妈咪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就连军区的叔叔伯伯们也整日沉默寡言的,更别提老谢了。

    “老谢,我下学期想跳级读高一。”谢泽同学现在已经长得飞快,都到老谢的腰了,少年想的是,等他读高一,他就能住校了,到时候他就能消失几天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譬如去南洋找舅舅,顺便问问妈妈去哪里了,没准还能看看厉嘉宝。

    厉嘉宝时常在他面前吹嘘,她妈咪是自己找到的。

    “不用跳级,按部就班地读书挺好。”男人侧脸冷毅,低沉平和地道。才多大的孩子就跳级读高一,天才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年少时早熟,为了撑起谢家不让奶奶那么辛苦,才多次跳级,十几岁就毕业去了西南军区历练,这份沉重他不想加诸在儿子身上,他只希望他能和普通的孩子一样快乐地成长。

    谢家的重担有他就够了。

    谢泽瞬间就垮了脸,清脆地道:“可是班上的同学真的好幼稚,还没有厉嘉宝好玩。老谢,我不会给你丢脸的,我能跟得上课程。”

    男人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心里有了一丝的欣慰,不再言语。

    谢泽见老谢不话,表示跳级无望,瞬间就恹恹的,有些无力地跟着老谢爬台阶,去给爷爷奶奶还有太爷爷扫墓。

    谢惊蛰祭拜完父母和爷爷,没有离开陵园,而是带着儿子转道去了陵园最僻静的角落。

    “老谢,我们还要祭拜谁呀?”谢泽同学有些吃惊地瞪大眼睛,每年的清明冬至,他都要来扫墓,老谢他的时候都是被抱着来的,可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要去祭拜陌生人呢。

    “是你的外公外婆。”谢惊蛰淡淡地道,当年容家的事情发生之后,无人知道谢家在陵园里给容家夫妻立了无字碑,每年都是他一人过来祭拜,如今谢泽长大了,也该带着一起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