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1章 第一煊赫名门将不再是谢氏
    外公外婆?谢泽猛然瞪大了清澈的大眼睛,想到他没有见过爷爷奶奶,就连外公外婆都不在人世了,顿时伸手握住了老谢的大手,问道:“老谢,妈妈也会来祭拜吗?”

    谢惊蛰高大的身子猛然一僵,不过是一月未到的时间,他却感觉有沧海桑田那么久。

    这段时间司迦南待在锦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也曾托老厉问过顾清欢,都没有迦叶的消息,也许是有的,只是没有人愿意告诉他。

    其实他知道她是怨恨他的。

    男人牵着儿子的手,没有回答,只是带他过去虔诚地祭拜。

    清明过后,由于廖卫昌的案件,上峰领导打算在10月份给他提军衔,找他谈话,三十三岁的中将,比他父亲军衔还要高,任职时还要年轻,谢惊蛰婉拒了。

    无论是什么军衔,也许不久的将来都会化为乌有,提不提又有什么区别。

    提干的事情,谢惊蛰晚上回到谢宅时,找了老太太谈心,了自己婉拒的事情。

    谢家老太太见孙子这段时间一心扑在工作上,而迦叶又许久没有出现,打电话也无人接听的样子,多少猜到了一些,老人家也就没有戳破,淡淡地道:“你从就是有主意的人,你做自己的决定就好,不用顾念我,也不用顾念谢家的长辈荣耀,那些都是死物,人是活的,活人还能被死物绑死了不成?”

    老太太干瘦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孙子的大手,双眼的视力已经下降的厉害,慈爱地端详着一眨眼就长这么大的孙子,眼里隐隐含着泪花。

    从一个萝卜头拉扯到的孩子啊。

    “奶奶,过段时间,等时机成熟,我打算给容家翻案。”谢惊蛰平静地道。

    老太太低低地叹气,丝毫不意外,她早该想到了这一天,谢家出情种,阿蛰就跟他父母一样,都是至情至孝之人。

    原本是想,也许阿蛰会等她百年之后再做这件事情,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奶奶不会拦你。”老太太颤颤巍巍地道,偷偷地抹了一把泪,站起身来,背部隐隐有些弯曲,拄着拐杖回了自己的房间。

    谢惊蛰茶色的眼眸隐隐潮湿,看着老太太的背影,想上前地抱住老人家,是他太任性了,当年的事情过于复杂,为容家翻案,谢家名誉必然受损,不仅如此,也许这显赫第一名门再也不会姓谢了。

    他们也许会经历漫长时期的冰冻期,所有谢氏都会因此受到牵连。

    当天夜里,谢家旁支的三房都接到了老太太的通知,到主宅这边来喝茶。

    这样的破天荒的事情瞬间就引起了三房的恐慌,老太太不过问世事已久,谢惊蛰重回军区,谢家旁支这些年也争气,都自立自强,难怪有什么大的变故发生了?

    三房主事的带了年轻一代的佼佼者都急急忙忙地放下了手中的事情,第二天一早就赶到了谢宅。

    谢惊蛰一早就去了军区,老太太炮制了一大壶的热茶,坐在壁炉前,示意这些晚辈们都坐到自己身边来,慈祥平和地道:“这次喊你们过来,是有一件事情要通知你们,希望你们心里有底,能提前做好准备。”

    “这些年,你们一直都做的很好,是我们这边连累了你们三房。”

    老太太这话一出来,众人脸色都变了,纷纷地道:“老太太这是要羞死我们,若是没有谢家主宅的帮衬,怎么会有我们。”

    老太太低低的叹气,道:“不久之后,大约就是今年,谢宅可能会经历一次寒流,到时候曾经拥有的一切也许都不再属于我们,你们早做打算,若是想脱离族谱的也可以回去考虑一下,提早告诉我。”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眼底都是惊惧之色,谢家在帝都已经是名门中的名门,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居然会这么严重?

    二房看了看另外两房,咬牙道:“无论是什么样的寒流变故,我们都跟主宅一起面对,不会独善其身,脱离族谱。”

    三房,四房也沉思了一下,道:“我们受到主宅的庇护,这些年风光无限,如今主宅这边有变故,必当跟主宅共进退。”

    老太太见言尽于此,大家都有了心里准备,也都能扛得起风浪,顿时欣慰地点了点头,让他们回去。

    帝都无人知晓谢氏的这一次谈话,只是这一日早茶之后,活跃在帝都各界的谢氏子弟不约而同地低调了起来,低调到近乎不存在一般,迎接着即将来的狂风暴雨。

    帝都这边谢氏蛰伏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锦城。

    司迦南这些日子一直在锦城闭门修身养性。

    自从席家大少席俊霖被打成重伤,半死不活地在床上躺了几个月之后,当地的权贵家族都低调了不少。只是短暂的威慑之后,众人见司迦南没有了后招,每天关在冷宅里谈情爱,便都活络了心思,往冷家走动,想探口风,若是司迦南在冷家不走了,以后还接手冷家的事业,那还得了,他们还有活路吗?

    不知不觉,锦城的诸多豪门私底下都暗搓搓地结成了联盟。凭一己之力,能跟大半个锦城人结仇,也就只有金三角出身的土匪头子有这个能耐。

    司迦南完全没想到,这些人好了伤疤忘了疼,牟足了劲来对付他。

    “老大,冷谦的病情近期有了好转,现在锦城一大半的豪门都找机会去见了冷谦,基本都是投诉你的。”陆成躲了一段时间,就回了锦城。

    自从金三角改制之后,他也没法子继续守着地盘,送走了迦叶姐,没事干只能又溜到了司迦南的身边,现在的兴趣就是对付锦城这些人。

    “哟,这些人这么闲?”司迦南近期心情不错,闻言不禁眯起桃花眼,嗑着瓜子,似笑非笑地道,“都投诉我什么了?”

    “不堪入耳。”陆成飞快地摇了摇头,死活不。

    司迦南笑眯眯地拍了拍手,有点意思,帝都谢家都蛰伏低调起来了,锦城这些人倒是上赶着蹦跳找存在感,他满足他们!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