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5章 老谢管的越来越多了,难怪妈咪不要他
    司迦南的心思,冷情哪里能猜得到,只觉得内心有些委屈难受,她不会再遇到喜欢的人了。

    冷情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交给了司迦南,又看了看他俊美邪气的面容,然后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司迦南见兔子恹恹地回去了,拎着手上的文件袋,皱了皱眉,喊陆成过来将文件袋丢保险箱去。

    第二天一早,司迦南按照惯例起来慢跑训练,等做完一组训练回来吃早饭的时候,就见老管家急急忙忙地跑过来,道:“司先生,我早上去喊大姐吃早饭,一直没人应声,您要不要去看看。”

    司迦南皱了皱眉,冷情的作息时间一直很规矩,几乎每天早睡早起,怎么这么晚了还没起床?

    他一言不发地上楼去喊人,喊了两声,里面没有人应声,司迦南桃花眼微暗,扭开门把手,只见宽敞的卧室里,空无一人,床铺收拾的整整齐齐,冷情惯用的乐器也全都收了起来,少女的卧室干净整洁,只有梳妆台上留了一张便签纸。

    司迦南拾起便签纸,只见上面写道:“司迦南,管家爷爷,我离开锦城了,从到大我一直生活在别人的庇护之下,我想自己出去生活一段时间,等我安顿好了,给你们打电话。”

    司迦南脸色沉了下来,她一个年轻姑娘,出身富贵,从到大被娇养着长大,后来突生变故,终日与画为生,社会阅历基本为0,长得那样美貌又不能话,她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多么的险恶。

    “打电话试试。”男人打开她的衣橱和抽屉,发现很多东西原封不动地被她留在了家里,她应该是只带了随身的必需品就离开了。

    “电话关机。”老管家面色都变了,险些要哭出来,“大姐成年以后一直过两点一线的闭塞生活,除了画画还是画画,很多生活常识都不懂,这可怎么办才好?”

    司迦南大步往外走,拿了对讲机脸色铁青地问道:“调下监控,还有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哪些人值班的?”

    陆成飞快地调了监控,带着脸色发白的值班的人过来。

    “昨天晚上10点左右的时候,冷姐开车出去,老大生日要到了,去给老大买礼物,还让我们不要告诉老大。”值班的年轻汉子险些眼前一黑,这人就在他们眼皮底下失踪的,他们都没有察觉到了,完了完了。

    “自己去领罚。”司迦南脸色难看地看完监控,然后眯眼看向陆成,“去查下她的出入境记录,调查车子在哪里,还有监控一下席家、冷家、龚家,看有没有异常。”

    冷家的每辆车都有定位系统,冷情并不精通这些,若是没抛车的话,没准还能截得到人。

    只是过去了12个时,只要有点脑子的人,应该都出了锦城的地界了。

    司迦南有些头疼,又有些暴躁,养了2年的白兔现在在外面,极有可能会遇到各种危险,男人怎么都坐不住了。

    一个月前,谢惊蛰只身到南洋,朝着自己胸口开枪,想知道迦叶的下落他都爱理不理,等事情轮到他的身上,他才觉得五脏俱焚,隐约能体会到谢惊蛰当时的心境。

    只是迦叶是在任何地方都能很好生存下去的人,可冷情不仅没有任何的生存能力,还有语言障碍,这完全就是狮子和兔子的差距。

    难怪她昨晚突然会将股份跟房产都交给他看顾,原来一早就打算好了,等找到了,他一定要狠狠地训她一顿。

    半个时之后,各种不利的消息一一传回来,冷情的车子被抛在了市中心的停车场,没有任何的出入境记录,人就这样消失在锦城了。

    帝都谢宅

    “少将,从昨天开始,司迦南就在锦城大肆调动人手找人,闹得西南那边有些不安,好像是冷家那位姐失踪了。”爽子送谢泽同学从军区送回来,有带了一些不算紧急的文件过来,低低地汇报着。

    最近少将去军区的时间骤减,一些不重要的事情都带回来处理,爽子跑谢宅也就跑的勤快了些。

    失踪了?谢惊蛰茶色的眼眸微微暗沉,冷肃的面容没什么表情,只淡淡地点了点头。

    谢惊蛰这段时间已经心如止水,彻底地沉淀了下来。最近还真是多事之秋,迦叶走了,司迦南照顾的那位姑娘也走了,只不过司迦南比他急吧,至少他知道迦叶一定会好好地生活在某一个地方。

    “你把锦城动静扩散出去,不要透露具体的原因,让西南军区那边给司迦南设置不痛不痒的障碍,最好夸大一下矛盾,传出去。”谢惊蛰深思了一会儿,淡漠地开口。

    爽子眼前一亮,他怎么就没想到,要是夫人得知了西南军区跟司迦南发生了冲突,那么大的动静怎么也要过问一下吧。只要联系了司迦南,总会被他们察觉到蛛丝马迹。

    “是,少将。”爽子飞快地应道。

    爽子一走,谢宅就恢复了平日的安静,男人坐在茶室里,等着谢泽同学拎着书包进来,按照惯例给他检查作业。

    谢泽今天很兴奋,乌黑的大眼睛都是闪闪发亮的,今天,妈咪给他打电话了,她正在出海远行,临时靠岸才给能给他打电话。难怪妈咪这些天都没有消息,海上没信号的,他知道。

    “老谢,我作业在学校就写完了。”谢泽同学睁着乌黑发亮的大眼睛道,挣扎着要不要告诉老谢,妈咪给他打电话了。

    男人静静地垂下茶色的深眸,背影挺直,沉稳地检查他的作业,等检查了一圈,指出一道错题,道:“这道题错了,你最近心思很浮躁。”

    男人目光微微严厉地看向他,淡淡地道:“有事情瞒着我?”

    谢泽将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随即又蔫吧吧地去改错题,一边改一边偷看着老谢,老谢管的越来越多了,现在连他的作业都检查,他都长大了,军区大佬不应该都是很忙的吗?

    少年挠了挠脑袋,难怪妈咪不要老谢,他要是妈咪,他也受不了这么管教。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