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8章 十亿买有效消息
    迦叶内心有些柔软,事实上对于谢泽这个孩子,她内心复杂,既有愧疚疼爱,又不太敢过于亲近。

    谢泽从养在谢惊蛰的身边,性格早熟,最黏人的阶段她又不在身边,以至于后来她跟这个孩子的相处模式很是理智独立。

    她在海上漂流的那段时间,唯一思念的就是这个十月怀胎却没有吃过她一口奶的孩子。

    迦叶不敢冒然打电话给谢泽,怕被谢惊蛰知道,如今她虽然看开,但是并不想跟这个男人接触。

    “你之前都是住哪边?家里房间多,也别住外面了,住我家吧。家里什么都有,衣服就穿司迦南的,他很多没拆标签的。”迦叶笑道。

    过去她最为愧疚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谢泽,另一个就是霍离了。这个陪伴了她这个青春期的男人,在司迦南不再的时间里,充当了哥哥和父亲的角色。

    “好。”霍离也不想跟迦叶第一天重逢,就将时间都浪费在来回取行李上。

    “我离开帝都之后,青青过得还好吗?”迦叶带着霍离简单参观了一下司家庄园。

    “尚好,生了一对双胞胎,依旧是迷糊莽撞的性格,算是傻人有傻福吧。”霍离淡淡笑道,霍家六姑娘是哪里都比不上迦叶,论脑子的精明程度,连谢兰谢昭都比不上,但是却是四个姑娘里过得最好的,嫁的是大学同学,对方家世不显却忠厚老实,娶了霍家的掌上明珠,真的是蜜里调油一样的恩爱。

    “你的事情,我们都没有提。”霍离淡淡地道,他跟谢兰谢昭极有默契的都没有告诉霍青青,那个傻子的世界不适合知道这么复杂的事情。

    迦叶点了点头,知道她过得好就行,如今她不想跟帝都的任何人有接触。

    “你跟你哥都不常回家吗?”霍离见整个别墅佣人不多,但是有司迦南留守的部下,兄妹两好像不常回来,像酒店一样。

    “我跟他都没有什么定性,不过这里算是我们一个窝吧。你先休息,我们等会在聊。”迦叶下楼让佣人准备晚饭,然后回自己的房间泡澡,整整泡了一个时,将头发丝的海水味都泡掉了,这才换衣服下楼。

    晚饭吃的是南洋的特色菜,口味较为的清淡,迦叶觉得出海这一个多月嘴巴都淡的不行了,回来还没辣的吃,正好龙虾上市,又让厨师做了十斤麻辣龙虾,跟霍离两就坐在院子里一边吃龙虾,喝啤酒,一边聊着海上的各种奇遇。

    她,霍离听着,到最后喝多了,就聊了一夜,醉的乱七八糟,也不知道聊了什么。

    司迦南第二天清晨回到南洋,就见院子里一片狼藉,都是麻辣龙虾的味道,司迦叶跟霍离两东倒西歪,一个睡在沙发上,一个睡在地毯上。

    男人见状又是生气又是感慨,看着迦叶醉酒,人比之前清瘦了不少,也不舍得对她发火,吩咐佣人火速将庭院清理干净,又踢了一脚霍离,面无表情地将他叫醒。

    他这一次是为了清欢回南洋,正好迦叶也回来了。

    司迦南最近的心情沉郁到了极点,冷情一直没有消息,锦城的豪门望族被他打压的各个关门在家扎人诅咒他,厉沉暮这边还给他整幺蛾子,整什么变态囚禁清欢,司迦南险些都要变成了暴躁的狂龙。

    媳妇是用来宠的,是宠的,厉沉暮那狗东西果然是凭实力单身多年的。

    霍离被踢了一脚立刻就清醒了,见是司迦南带人回来,男人俊美无俦的面容带着肃杀之气,一看就是心情炸裂的不好。

    “扶大姐上去睡。”司迦南喊来女佣人,让她扶着迦叶上楼,然后冷冷地对霍离道,“她身体不好,你让她喝这么多的酒?”

    “情绪得发泄出来,一直压抑着不好。”霍离揉着生疼的脑袋,淡淡地道。

    昨晚啤酒喝完,又喝了红酒,霍离还调制了鸡尾酒,两人内心都沉甸甸地压着事情,放纵地喝了不少。

    司迦南:“……”

    “我让你来开解她的,不是让你带她喝酒的。”司迦南嘴角抽搐了一下,感觉自己喊霍离来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这男人性格温吞到令人发指,难怪守了迦叶近十年,迦叶还以为他把自己当妹妹看。

    “心理上的疾病比身体疾病更难治愈,迦叶现在还能喝酒,表示她还没有完全麻木,沉浸在过去的伤痛里。”霍离看了看腕表的时间,淡淡地道,“我回酒店继续睡了。”

    男人完就出门开车去酒店。

    “老大,高材生都这样,恃才傲物。”陆成见司迦南脸色铁青,也不知道是因为冷情姐的事情急的还是被霍离给气得。

    “嗯。”司迦南见他走了也清净,最近的脾气确实是暴躁,锦城被他从里到外都刮了一遍,看来确实不是他们做的,这样就排除了最可怕的一种结果,至少阿情到现在不会有性命之忧。

    “老大,军区那边也在调查锦城的事情。”陆成低声道,“要不我们跟军区合作,他们的渠道广。”

    “去黑市发悬赏,十亿价格买有效消息。军区那边若是有消息,他们自然会找我们做交易。”司迦南冷淡地吩咐下去,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金钱的诱惑之下,圣人都坐不住。

    司迦南迟迟没有动用黑市的力量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姑娘暴露在世人面前,如今顾不上这些了。

    *

    冷情感觉自己身在一个摇晃的密封空间里,这些天她一直昏昏沉沉的,被人粗鲁地叫醒吃了饭就继续昏睡。

    记忆最后的画面是一对祖孙两,她从冷宅开车出来,将车丢在了停车场,就想去做火车旅行,她从到大还没有坐过火车,结果在路上遇到了一个瞎眼的老太太,身边跟着一个六七岁的女孩。

    女孩拉着她的衣服,乖巧甜美地道:“姐姐,你能不能送我跟奶奶回家,就在前面的巷子里。”

    她看那老太太眼睛看不到,女孩又太,一时动了恻隐之心,便点了点头,送她们去老居民区,结果送她们进了漆黑无灯的巷子,她就被人从背后打晕了。

    冷情慢慢地意识到,她应该是被那对假扮祖孙两的人拐子给拐卖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