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3章 她自己能感觉到,她快要死了
    司迦南面色阴沉冷峻,连带着部下都大气不敢坑,这几日真是憋屈,光顾着查锦城名门望族,查黑市各方势力,结果是这种不入流的杂碎将老大心尖上的人劫走了。

    众人心底都憋了一股子气。

    “老大,还有五分钟就到了,这里过于落后闭塞,当地老百姓愚昧,即使知道人口贩卖的事情也不会出去,还会百般隐瞒。”陆成看着gps导航,沉声道,“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去没准能逮个正着。”

    司迦南脸色冷峻,一言不发,陆成也就立刻住嘴不再提。

    一群人凶神恶煞地踢开一处农户的砖瓦房,迅速地控制了整个村子,陆成将一对五十多的夫妻从床上拽出来,踹了两脚,然后飞快地搜查整个农户,假扮老太太的假发、道具都被翻了出来,

    司迦南顾不上那鬼哭狼嚎的人贩子,冷着脸搜查了所有的房间,看到其中一间房间里遗落的背包,顿时脸色冷如寒冰,那是阿情的包,一个欧洲众品牌的双肩包,皮质柔软,价格不菲。

    男人弯腰将包捡起来,里面的身份证还在,钱包不见了,写生本和笔都还在。

    “老大,问出来了,这对夫妻当天晚上绑架了冷姐,连夜开车到了村子里,没有惊动任何人,本来要早出手的,但是第二天开始锦城戒严太厉害,所以养了冷姐五六天,昨天才出手,所以被盯上了。”陆成完不敢看司迦南的脸色,那对丧尽天良的老夫妻被他踹了好几脚,瘫倒在地。

    司迦南闷热感攥紧手里的包,出了房间,看见那对人贩子,上前去就是一脚踹在了心窝上,踹的女的直接尖叫地吐血昏了过去,男的吓的瘫倒在地,抱头瑟瑟发抖。

    “人被你们转手到哪里去了?”司迦南俯下身子,目光阴冷地踩在他的胸口,冷冷地道,“敢一句假话,就把你皮剥了点天灯。”

    “老大,他可能不知道点天灯是什么意思,剥皮剁碎了肉,打断骨头,应该能听得懂。”陆成将整箱的刑具丢到地上。

    那男的瞬间就吓的失禁,恐惧地叫道:“昨天卖给跑船的了,那女的要病死了,八百块钱卖的。”

    他们做这一行也有些年头了,都是拐卖儿童,孩子,卖的都是偏远的村子,做完一单躲个半个月的也就没事,村里人还会给他们打掩护,毕竟穷山沟的,村长比警察还大。

    那天见那姑娘长得水灵,这种的卖到山沟沟里当媳妇,能卖不少钱,当时就动了心思,就人弄了过来。

    谁知道那姑娘身体弱,喂了药之后没两天就一直昏迷不醒,到后面病的都快要死了,夫妻两这才慌了,用板车拉了,八百块钱卖给了跑船的。

    “跑船的是什么人,在哪里?”陆成上前去,呵斥道。

    “跑船的也是二道贩子,以前跑船,现在去南边发财了。”那男的声音发抖地了对方的姓名和地址。

    司迦南按着生疼的太阳穴。

    “不拘缺胳膊短腿的,剩一口气丢给警方。”司迦南目光掠过那一地的刑具,冷冷地道,“还有这个村子的人,都丢到警局去,不死也要让他们脱成皮。”

    陆成应着,吩咐下面人去做。

    半个时之后,西南军区以及黑市都有了消息,跑船属于越境的国际贩卖团伙的成员,该团伙一直跟金三角那边接触,贩卖妇女儿童给当地臭名昭著的军阀。

    司迦南几年前还在金三角时,管辖之下禁止毒品以及人口买卖,但是别的军阀地盘却是靠此发财以及补充人手的,这几年司迦南的重心转移到欧洲市场,就连部下都尽数改编成了正式军,丝毫不知道他一走,当地情况的混乱。

    男人冷着脸打了两通电话,一通给当地政府高层,一通给西南军区,然后带人南下,封锁了边境线,开始三方搜索这些人的下落。

    深山老林里,被封在边境线里的国际贩卖团伙各个都龟缩着在叫骂。

    “卧槽,最近西南军区是打了鸡血吗,没有演习也没有动荡,好端端的怎么区域封锁?”绰号跑船的汉子,咒骂道。

    “这鬼天气,蚊子能吃人,再等下去,别那些妇女孩,我们都要被玩死了。”另一个满脸横肉的汉子骂道,“跑船的,你去车里看看死了几个了?”

    “不看,都是几百块钱的货,死了拉倒,你去问问大哥,什么时候能解封。身上干粮不够。”

    他们一行人昨晚出发,到了边境线,打算猫半天,天黑了就越境,结果,边境线全面封锁,据金三角也是全面封锁,就算他们越境了,在那边也要遭殃,顿时众人都沉不住气了,山里没吃没喝的,还带着一车拖油瓶,等边境解封了,这批货物估计也死的差不多了。

    “你昨儿不是收了一个极品的货色,那个转手能卖不少好东西。”满脸横肉的汉子满脸羡慕地道,“到时候抽成能拿不少吧。”

    “别提了,那个最晦气,买的时候天黑没注意,今儿一看,就剩一口气了,怕是要折手上了。”

    一群人拿枪守着车子,戒备着等天黑。

    密封的车厢里,冷情是被热醒的。

    “姐姐,你醒了吗?”有一个十几岁穿着校服的姑娘伸手摸了她的额头,低声叫道,“你昏迷了好久,千万不能死了,知道吗?”

    姑娘着脸上闪过一丝的惊惧,低低地对她道:“死掉的话就不是货物了,他们会抛尸,还会凌辱尸体,这些人都是畜生,他们的话我都听到了。”

    冷情脑袋被烧的迷迷糊糊,但是还是听清楚了姑娘的话,目光闪过一丝的震惊和惊惧来。

    她强撑着身体,看了看不大的空间里,都是妇女孩,面容凄苦麻木,塞了有十几二十个,她隐约记得之前自己在一间密封的房间里,现在换了地方,瞬间就知道自己又被转手了。

    她艰难地动了动手指,握住了姑娘的温热的手指,感觉车内臭气熏天,燥热汗味以及各种难闻的味道,她已经好多天没有洗澡了,全身上下都脏的不能见人,因为生病,短短几天,面容憔悴,瘦的皮包骨,可依旧掩不住五官的灵气。

    “别怕。”她握住姑娘的手指,动了动干裂的嘴唇,沙哑地道,话一出口,自己都愣住了。

    这些年,司迦南带她见了不少的医生和心理医生,都她的声带没有任何的损伤,语言障碍是心理的原因,是她不愿意开口发声而已,如今在生死未明的时候,她居然能话了。

    可没有半点的喜悦,因为她自己能感觉到,她快要死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