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4章 只有干净的处.女才能卖更好的价格
    封闭的车厢内,冷情又陷入了短暂的昏迷中,车厢里的味道实在是难闻,没有水,没有食物,她感觉脑袋被烧的浑浑噩噩,只有身边女孩黏糊的手在她额头边来来回回地摸着,似乎想通过肢体的碰触来安抚她。

    她其实并不怕死亡,毕竟曾经经历过一次,回顾这短暂的二十多年时光,她只是悔恨,性格过于温吞,不争不抢,所以不知人间疾苦,不懂人心险恶,才会让自己落得如此境地,再给她重来的机会,她一定不会落得被继母欺压,被妹妹欺凌的地步。

    车子在短暂的修整之后,重新启动,朝着密林深处开动。

    司迦南到边境线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

    “老大,已经逼近边境线了,两边都全面封锁,今晚肯定是能找到人的,你一天没吃东西了,我让下面的人煮了一碗泡面。”陆成将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端上来,有些担心地道。

    司迦南按着眉心,脑袋有些生疼,淡淡地道:“你自己吃吧,我没胃口。”

    自从知道冷情病的不轻,司迦南内心便有些煎熬,从娇养大的姑娘怎么能吃的了这种苦,他逼问了那对老夫妻给阿情吃的药,黑市上最强的迷幻药,有三分的毒性,阿情是过敏体质,连续吃了好几天,一定是身体引起了强烈的不适才会病的如此严重。

    “军医到了吗?西南军区派了几架直升机出去?”司迦南脸色微冷地问道。

    “军医到了,派了五架直升机开始搜索这一片区域。”陆成着也有些咂舌,西南军区这一次真的是下了血本了,原本合作的事情就是私底下进行的,一般的军区任务也调动不了五架直升机,难道是帝都那边有意援手?

    陆成对军区的那些内部情况还是了解的很清楚,西南军区是帝都谢氏的亲儿子,任何一点吹风草动,不一定会汇报到总军区,但是一定会汇报到谢家那边。

    这一点老大肯定也十分清楚,这一次算是欠了谢家一个人情了。

    陆成见司迦南不吃饭,将手里的泡面塞给了部下,他自己去啃了硬邦邦的压缩饼干。人没找到,哪里有资格吃热乎乎的饭菜。

    五架直升机出去后,很快就有了消息传过来,司迦南根据定位,带着人趁着暮色摸了过去,边境线一带他们已经干掉了四五个大大的团体,走私的、贩毒的、逃亡的,就是没有遇到自己想要找的人。

    司迦南眉眼间露出一丝的戾气来,再找不到人,他要开坦克来轧平这tm的深山老林。

    “老大,是物资车。”陆成用望远镜看着前面慢悠悠开着的物资车,神情一振,伪装成物资车的,一般都会夹带人口,没准他们找到目标了。

    “嗯。”司迦南神情冷漠,慢条斯理地应了一声,打了一个手势,让他们尽快解决。

    冷情昏迷之后,又被女孩摸醒了。

    “别睡了,等会要发水和面包,你要是睡着了,又没有吃的了。”女孩的脸蛋已经脏兮兮的,看不出来原来的面容,伸手将冷情摇醒,声地道。

    外面的天色极暗,又到了一天的吃饭时间,这些人给的粮食和水极少,为了消耗她们的体力,减少逃亡的意外,也是物资比较少,每天发的食物和水确保她们饿不死就行。

    冷情昏迷了一天一夜,错过了上一次的食物发放。事实上,她已经饿的没有感觉了。

    “你缺水,再不喝水会死的。”女孩看着她干裂的嘴唇,认真地道。

    冷情微微一笑,喝了水她还是会死的,她的身体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这一周都没有好好吃过饭,一直高烧,体质过敏,又在这样闷热潮湿的环境里呆了一天一夜。

    她身上值钱的东西都被那对老夫妻抢走了,只有自己从佩戴的玉髓兔子被她藏了起来,逃过一劫。

    冷情拉了拉女孩的衣服,眼睛看向了自己的内衣,女孩机灵的很,伸出脏兮兮的手,在衣服上擦了一下,然后伸手解开她衣服的扣子,摸出了一个玉兔,顿时吃了一惊,又见她肌肤雪白如玉,将她衣服扣子扣上,吞了吞口水道:“幸好你病了。”

    那些人看这位漂亮姐姐的目光很是讨厌。穷人家的孩子早熟,女孩大致能猜到那些人的龌龊心理,还以为是因为冷情病了,那些人才放过她。

    事实上这些人不过是待价而沽,只有干净的处.女才能卖更好的价格。

    “以后,你去找一个叫司迦南的人,给他看兔子。”她断断续续地完,一遍遍地重复司迦南的名字,目光有些黯淡,算是最后的遗言。

    她失踪了这些天,司迦南一定会来找她的。

    女孩点了点头,道:“别话了,留着力气吃饭。”

    话音未落,只见车子陡然停了下来,外面传来男人粗野的叫骂声:“奶奶个熊,谁他娘干的,路都被堵死了。”

    随即便是闷哼着,以及惨叫声,不过是一分钟的时间,外面一片死寂。

    “老大,留了一个活口,其他的全歼灭了。”狙击手汇报道。

    确认过不是友军,剩下的只能是不法之徒。这些人持枪反抗,司迦南的人便不再手下留情,尽数歼灭,只留了一个活口。

    “去把车厢打开。”司迦南冷沉地开口,自己率先上前,打开其中一辆车的物资车的后车厢,见是一车的物资,脸色微冷,又去找暗层。

    陆成打开另一辆车的车厢,一开车门,就见里面气味难闻,十几二十个妇女儿童黑压压地挤在狭窄的空间里,都惊恐地看着他。

    陆成目光一亮。

    “一个个下车,我们不是罪犯,是军方的人,救你们回家的。”陆成粗着声音道,然后将最边上的孩子抱下车,一时之间,车厢里哭声一片,只是这些人被恐吓奴役惯了,没有一个人敢动。

    “卧槽。”陆成只能一个个将人拎下车,摸到一个女孩时,虎口一痛,被咬了一口。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