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久爱成疾 第1226章 兄妹两有离心的趋势
    谢惊蛰拿着儿子的手机回了卧室,卧室里一片冷清之色,男人洗完澡出来,随意地穿了一件棉质的浴袍,露出若隐若现的胸部肌肉。

    男人坐在床上,拿着谢泽的手机,慢慢地回放着迦叶跟儿子的对话。

    甜美轻柔的女声,跟少年聊天时带着上扬的尾音,甜糯动听,她只有跟自己撒娇的时候才会这样话。

    谢惊蛰冷硬的面部线条稍稍柔和,菲薄的唇角勾起浅浅的弧度,母子两的聊天时间不长,许是司迦南找到了冷情,冷家那姑娘一直昏迷不醒,司迦南喊迦叶送点衣服和日用品去医院。

    迦叶聊了没几分钟就挂了电话。

    谢惊蛰来回听了五六遍,听到后来,血液都隐隐躁动,他拿着儿子的手机,点开她的微信头像,然后给她留言:“晚安。”

    迦叶很快就回复了:“晚安,mua!(*╯3╰)”。

    谢惊蛰浑身肌肉都紧绷,看着那两个字以及亲吻的表情包,虽然厚颜无耻地用儿子的手机发的,但是这还是几个月来迦叶第一次跟他有互动,他假装这就是对他的。

    男人粗粝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手机屏幕,然后低沉沙哑地道:“晚安。”

    目光晦涩如墨。

    谢惊蛰将手机放到柜子上,闭眼睡了几个月以来最安稳的一觉。

    迦叶去了一趟医院,将女孩子需要的日用品以及衣服都送了过去,见司迦南等在病房外,俊美邪气的面容一丝笑容都没有,眼底都是红血丝,也不知道几天没睡了,顿时啧啧生叹,走过去淡淡地道:“我第一次见你这么担心一个女孩子,所以我马上要有嫂子了吗?”

    司迦南斜靠在医院外雪白的墙壁上,见迦叶这一次从海上回来,清瘦了不少,肌肤也晒的微微蜜色,又像是香槟色,和他一模一样的桃花眼如深海碧波,以前的迦叶美的如带刺的玫瑰,肆意张扬,如今这种张扬里添了一丝的沉静。

    司迦南伸手轻轻地拍了拍迦叶的肩头,淡淡沙哑地道:“欠人一命,总要拿命还的。”

    “嗯。”迦叶点头,学着他靠在雪白的墙壁上,从包里摸出了一包女士烟来,点了一根,眯眼淡淡地抽了一口,雪白的烟,烈焰红唇,迷离的桃花眼,不出的诱惑美艳。

    “喜欢就娶回家,我知道你这些年为了我才走上的这条路,所以往后我不希望你的人生重心都在我的身上,司迦南,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为了容家活着。”迦叶轻轻地吐出烟圈,淡淡地道,“起来是我们对不起你跟你母亲。”

    迦叶想起过去的事情,也想起当年司迦南告诉她的往事,上一代的恩怨里,她父母和她,亏欠的都是司迦南母子。

    “跟你无关,这条路是我自己要走的。”司迦南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将她顺直如丝绸一般的长发揉乱,见迦叶横眉冷视地要跳脚,这才冷笑地道,“母亲死在金三角,那一块土地势必要染血见红,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没有人知道,从最底层打拼上来的军阀头子,内心向往的只是最简单的正义。

    当佛不度众生,他成魔来度。

    “容家呢?一定要报仇吗?”迦叶垂眼,继续吸了一口烟,淡淡地道,“我是被谢家养大的,以后谢泽长大了来问,妈妈,你为什么要害死爸爸和太奶奶,我该怎么回答他?”

    司迦南闻言很是吃惊,侧脸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将她夹在手指上的烟取下,掐灭。

    “父亲是被冤枉的,一生清廉落得如斯下场,背负万载骂名,真的可以不管不问吗?”司迦南冷声反问道。

    “哥哥,你做再多,他都看不到了,我们都无法改姓容。他一生清廉我们却满身污点。”迦叶目光氤氲,低低地道,“我喜欢谢惊蛰,也恨这些年他为什么要那样对待我,可我不会回头了,我都走出来了,你什么时候也走出来?”

    “过两天,我打算跟霍离离开。”迦叶低低地完,看着司迦南欲言又止。

    司迦南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什么都没,只静静地看着她。

    兄妹两相依为命多年,终于在复仇的事件上产生了分歧,隐隐有离心的趋势。

    “所以因为谢家养大了你,你喜欢谢惊蛰,现在被迫要跟他分开,你也要跟我分开了吗?”司迦南声音有些干涩,五指握紧成拳,人心都是肉长的,他早该想到,这些年谢家在她身上下的功夫,谢惊蛰对她潜移默化的影响,不是所有人都能倒戈相向。

    迦叶什么多没有,转身离开。锦城夏季繁花似锦,一如其名,可她却莫名的有些想哭。她已经深深地报复了谢家,否定自己的前半生,埋葬自己的情感,便是她的方式。

    第二天早上,冷情就醒了过来,只是身体虚弱,要休养很长一段时间。

    迦叶闻言松了一口气,打包行李箱。有冷家那个姑娘在,至少她不用担心司迦南会做什么冲动的事情。

    “你真的打算跟霍离去美国?”清欢一边帮她打包行李,一边叹气道,“你这一走,司迦南一定会恨上谢家的。”

    “我的十年美签没到期,正好去霍离家看看。”迦叶淡淡地道,无论她做什么,司迦南总归是恨谢家的。

    “清欢,我真的错了吗?”迦叶跟司迦南闹得不愉快,内心也很难受。

    “每个人的立场不同,对于司迦南而言,他一辈子为之奋斗的就是给父亲翻案,如今你骤然要离开,并且让他放弃复仇,就如同背叛一样。而你多年来受谢家恩惠,为了谢泽,也不能去复仇,否则就是毁了那个孩子一生。”清欢低低地叹气,其实在她看来,迦叶的性格,若不是因为上一辈的恩怨,她是决计不会放弃跟谢惊蛰的感情的。

    “只有你懂我。”迦叶将脑袋埋进她的肩头,沙哑地道,“清欢,你帮我照顾我哥。”

    迦叶当天晚上随着霍离去了美国洛杉矶。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久爱成疾》,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