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七章 不过如此
    “呼呼呼”的一阵融合,血手的身影再度出现在妙俊风眼前。只不过此刻的他,明显比之前衰弱不少。

    “灭!”

    妙俊风不准备给血手逃走的机会,抬手一点,对他射出一柄雷矛。

    “噗嗤”一声,雷矛贯穿了他的心脏。下一刻,“嚓”的银光一闪,雷矛在他体内爆裂开来,转眼间将它炸得灰飞烟灭。

    “浪费的时间不多,继续赶路。”妙俊风一步数十米,继续向黑色城堡赶去。

    “咻咻咻”的人影在他还没走多久后,便出现在他身旁,如影随形。

    “哎!能不能一起上啊!这样一个个的来不知道浪费时间吗?”妙俊风停下脚步,屈指连弹,射出一道道光束,把隐藏的跟踪者给逼了出来。

    跟踪他的有六人,为首的是一名老者。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来判断,他至少活了一个世纪。

    “年轻人,我承认你很强大。不过,你若认为杀了血手,便可以无敌于此,我劝你还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老者对妙俊风的实力有些忌惮,否则的话,也不会对他说话如此客气。

    “你在血族精英榜中排名第几?”

    妙俊风的话让老者为之一愣,他怎么会对这个感兴趣呢?

    “老朽不才,血族精英榜排名第三。”老者颇为自得的介绍道。

    “第三?听你的言语,观你的举止,你应该来自东方吧!就算年代久远一些,但对我的事或多或少应该知道些。

    对你们老人我不敢说百分百了解,但或多或少落叶归根,心系故土的情感我还是知道的。”

    “妙俊风,你果然如传言中那样聪明。念在你我同是东方人的份上,你走吧!”老者挥了挥手,像是被妙俊风勾起了思乡之情。

    “都说老奸巨猾,古人诚不欺我。假如我相信你的话,在转身的一瞬间,就会被埋伏在我身后的两名血族精英给袭击。

    这两个家伙应该就是排名第一和排名第二的血族精英吧!”

    被妙俊风说中自己的心事,老者的脸上出现了阴晴不定的神色。假如自己向他解释这不是自己安排的,他会信吗?

    “好了!你们两个家伙也不要再躲躲藏藏了,都出来吧!丑媳妇还要见公婆呢!”妙俊风凌空两指,打向了左右的草丛。

    “啪啪啪”的鼓掌声响起,一名头发鲜红,长相俊逸的男子从左边走出,向妙俊风称赞道:“妙俊风,布克王对你的高评价不是没有道理。只有杀了你这样的强者,才能让伟大的王把我留在身边。”

    “又来一个臭美的!废话少说,赶紧动手!”妙俊风不再啰嗦,明王剑召唤而出,步伐移动,没有预兆的向身旁的一名血族发起了攻击。

    剑光一闪,不溅起一滴血花。一名血族精英带着诧异的眼神死在了自己的注视之下。

    “妙俊风,你敢!”

    红发男子张开红色肉翅,带起一道音爆声,抬起早已没有人样的手掌,向妙俊风一把抓了过去。

    手掌未至,掌风已至。阴冷刺骨的掌风透过妙俊风的后背,向他灵魂深处传去。

    “啵”的一声,金色的能量光罩自主护体,把掌风逼出了体外。

    反身一剑,明王剑精准无误的劈到了红发青年的掌心上。

    “刺啦”一阵火星溅起,明王剑没有像以往那样无往而不利。红发青年的手掌只是在表层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剑痕。

    “嗯?”妙俊风郑重的打量了红发青年一眼。能接下自己的一剑,有资格让自己正视。

    血色的匕首以刁钻的弧度,在妙俊风审视红发青年的时候,急速刺向他的心脏。

    奔腾的拳风携碎金裂土之力,朝妙俊风后背砸来。这是东方老者的一拳,也是他引以为傲的一拳。

    除了这两道攻击,其它四道攻击对妙俊风的威胁程度都很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妙俊风本想一鼓作气将他们瞬间杀死,但考虑到是否会有人在暗中观察,再加上真正的强敌还未出现,手段还是保留点为妥。

    “镜花水月!”

    妙俊风的身影变得虚幻,不管是刺来的匕首,还是后袭而来的拳头,再有小打小闹的攻击,全部都像是打到水中一样,给人以力无可泄之感。

    “斩!”

    金色的剑光如玉盘般发出耀眼之色。处在玉盘内的血族精英,刚想准备逃离或做出抵挡,一股无力之感刹那间让他们放弃了所有的想法。

    “噗通”声接连响起,六名血族精英在妙俊风一剑下,齐齐归西。

    “你怎么可能杀得了他们?我们血族拥有永恒的生命,你是杀不死我们的!”红发青年咬牙切齿的说道。

    “真的能永生吗?那你告诉我,你们的王为什么要让自己沉睡在棺材里?

    以前没有人能杀你们,那是因为你们遇见的都是弱者。我想在圣庭里或是在祭司殿中,能杀死你们的人有很多吧!”

    “那又怎样?在王的面前,就算是你也得死!”红发青年催动起身上的血气,准备向妙俊风发出全力一击。

    “你害怕了?”妙俊风把明王剑扛在肩上,迈着从容的步伐,向红发青年走了过去。

    “怕?我为什么要怕?自从成为血族的一员后,我就不知道什么叫怕!人类,该胆寒的应该是你们!”

    四颗长牙两两相对,上下齐长。血红色的雾气将他的身体彻底隐藏在血雾中。

    他进入了血族的血雾状态。血雾状态下的他,若是不能用敌人的鲜血来弥补自己的损耗。他的实力将会成倍的往下跌落。

    “能有点新花样吗?血族精英魁首就这水平?实在令我感到惋惜。”妙俊风主动发起攻击,知道自己现在遇见的都是后天而成的血族,自身的战斗力和先天的血族没有可比性。

    金光四射,剑气纵横。

    剑气负责切割血雾,金光负责焚烧血雾。

    在一片哀嚎声中,红发青年带着悔恨消失在了空气中。

    “血族精英,不过如此!再往前走一截,便将进入核心区域。希望在那里,能遇见真正的血族高手!不然,这血族也太弱了点。”

    妙俊风把剑一收,故意大声的说了一番。

    十名血族精英,还剩一人。妙俊风知道他一直蛰伏在一旁,不管他是为了什么,留他一命,只是想有个跑腿送信的而已。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