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七章 堕落的威灵克
    “圣剑,伴我除魔!”

    威灵克拔出腰间的圣剑,脚步一踏,带出一道琉璃金光,向妙俊风挥剑劈来。

    “麒麟印,随我诛邪!”

    没有明王剑,但有麒麟印。谁说印章只能用来防御,它的攻击有时比板斧还厉害。

    “当”的一声脆响,圣剑利落的劈到了麒麟印的边角上。

    “嚓”的轻微声响起,妙俊风心神一紧,他捕捉到了麒麟印内部出现的细小裂纹。

    “妙俊风,没想到你的印章能经得住圣剑一击。说出来也不怕你吓着,我手中的圣剑可是货真价实的圣剑,是一件神器。用你们东方人的话说,这是一件后天灵宝,足以压制一切凡兵。

    啧啧啧,真可惜啊!你的印章加以时日便能进化到后天灵宝层次,只可惜在今天遇见了圣剑。哎,我都有点舍不得下手了。”

    “废话少说!你以为凭一把破剑就能伤到我吗?笑话!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看招,麒麟印,映照四方!”

    “哞!”的一声麒麟吼,麒麟印转眼间化做一只散发七彩神光的神圣麒麟。它不用妙俊风再去多说什么,主动向威灵克发起了进攻。

    一束流光破空,转瞬即至,无情的打在威灵克的铠甲上。

    然而,威灵克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用嘲笑的目光看着妙俊风,不屑的说道:“妙俊风,忘了告诉你,我身上穿的铠甲是受到历代教皇赐福的神圣铠甲。虽没有达到圣器的级别,但也无限接近圣器。

    要么你亲自出手,要么就让这个四不像拿出点真本事。不然,我真的会以为,你已经黔驴技穷了!”

    “哞”的又一声响起,麒麟印听懂了威灵克的话。它脚踏祥云,驾起金光,向威灵克发起了神圣冲锋。

    螺旋形的气浪被麒麟印带起,身居气浪中心的麒麟印毫无保留的释放出一身的威能,让气浪变得更加凝视,更加充满杀伤力。

    耀眼的金光,搅动的气流,朦胧的空间,使得手持圣剑的威灵克半蹲而下,谨慎对待这从天而降的一击。

    “神圣守护!”

    一张金色的盾牌在他头顶上方成形,白色的十字纹路清晰的呈现在金盾的表层。

    “咣”的一声重响,麒麟印的攻击接踵而至。

    “滋滋滋”的声音从一开始的弱不可闻,到后来的震耳欲聋。麒麟印与金盾之间的攻防战陷入了胶着状态,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站在金盾下的威灵克,不停地向金盾中注入信仰之力。使其能够在麒麟印的冲击下,坚固如山。

    麒麟印不想给主人丢脸,更想为自己争一口气。它不相信,一张凭信仰之力幻化的盾牌,能够让自己止步于此,无功而返。

    妙俊风在它们相持一段时间后感觉不妙。在不能动用明王剑的情况下,这样的战局明显对自己不利,越拖这风向就越会向威灵克那边吹去。

    时间不等人,妙俊风稍作思考后,向威灵克快步冲了过去。与此同时,他的右手不断蓄力,一团朦胧的火光在他的拳头上越来越旺。

    “嗯?他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想用拳头来打我吗?可笑之极!”威灵克注意到了妙俊风的右拳,但他没有放在心上。他觉得要是让拳头打到自己身上,让自己负了伤,那才是真的可笑。

    “火龙的咆哮!”

    “呼哧”一下,一个巨大的龙首伴随着妙俊风拳头的挥出,向威灵克发起了迅猛的进攻。

    “昂”的一声,响彻天地的龙吟声自龙首口中发出。这不是模仿的声音,而是真正的龙吟之声。

    站在远处观战的人群,在龙吟声传来后,立刻陷入了恍惚的目眩迷离中。他们像个木偶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现在就算一个三岁小孩,都能轻易的重创他们,甚至是杀了他们。

    远处的人都如此,更别说离得近的威灵克了。此时的他觉得脑海嗡鸣,精神涣散,一身的力气能清晰地感应到,但就是使不出来。

    由于他的晕乎,导致信仰之力无法继续注入金盾。“咔擦”一声,螺旋气浪在麒麟印的拼命下,冲破金盾,一砸而下。同时,威严的龙首也是冲撞而来,携带炙热的焚烧之力。

    “神圣净化!”威灵克不是普通的圣骑士。既然是首席圣骑士,自然有过人之处。

    在白色圣光的洗礼下,他挣脱了精神控制。举剑向上撩起,进行格挡。

    对于冲撞而来的炎龙之首,他想凭借神圣铠甲进行防御。只要将上面的攻击防住后,炎龙的攻击对自己来说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问题。

    “当”的一声,半空中泛起一层金色涟漪。麒麟印的攻击被圣剑拦了下来。

    “给我去!”威灵克毫不拖沓,转手就是一带,将麒麟印给抽飞而出。

    之后,他将圣剑上举,引来一道金色光柱,轻易的就把身上燃烧的火焰给熄灭得一干二净。

    “妙俊风,你这出其不意的一击还真让我吃了一点小亏。不过不要紧,你使出的招术越多,对我来说你的缺点也就越多。

    还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吧!但千万别使出同一招哦!因为相同的招式对圣骑士是没有用的,更别说对我这样高贵的首席圣骑士了。”

    “威灵克,初见你时你给我的感觉很符合首席圣骑士的感觉。可随着你我战斗的白热化,我越来越觉得,你有点名过其实了。

    有圣剑了不起吗?有神圣铠甲了不起吗?获得了首席圣骑士的称呼很了不起吗?我看,你的虚荣心早已让你忘记了你的初心。

    好吧!就让一切回到原点,这样的归宿对你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妙俊风双腿弯曲,摆出一副精神太极的架子。随后。两手挥动,一白一黑的两团能量在他手中如云似雾。最后,黑白能量在他手中合为一个整体,构成了一个太极图。

    “威灵克,让你见识一下东方的玄学,好好感悟一下吧!”妙俊风双手一推,把阴阳太极图推了出去。

    太极图在前行的途中缓缓旋转,黑白二色能量在旋转中变得高深诡秘,让人越来越看不透。

    “这是什么鬼?既有生死之力,又有阴阳之道,与此同时,我怎么还感觉到有一丝混沌的气息?”威灵克对东方玄术的研究不亚于对信仰之力的研究。

    正因如此,他才从妙俊风打出的阴阳太极图中感受到了此图中蕴含的所有信息。

    “不管这是什么鬼!我手中的圣剑都能破除!”威灵克把圣剑高举,“仁慈的主啊!请赐予我斩破黑暗迎来黎明的力量吧!”

    “咻”的一剑,金色的剑气蕴含浓郁的信仰之力,向太极图竖劈而去。

    柔和的神圣之力,漫天的吟唱之声,飘逸的信仰之力,大地中积攒的人们的祝福,都在这一剑下,齐齐的显现出来。

    “噗”的一声,声音很轻,好似一刀切进了豆腐中。

    没有剧烈的能量风暴,没有激烈的双方碰撞,更没有各自陨爆的狂暴迹象。

    生死阴阳太极图和金色剑气在进行一场无声的较量。这场较量不分东西方,不分法则强弱,只有彼此对战者心中心念的强弱。

    “妙俊风,你不是很牛吗?打出来的太极图还不是被我给切开了!接下来,你就等着圣剑的剑气把你一分为二吧!”

    “威灵克,我们说话要尊重客观事实,要讲究实事求是。你怎么就知道剑气能突破太极图的绵柔呢?难道你就没有看出,实际的较量是什么吗?”

    “哼!还敢嘴硬!也是,就快死的人了,多几句意气之争也无可厚非。我不怪你,我会替你收尸的。谁让我是主的仆人呢?”

    “你的确是主的仆人,不过是一个恶仆,一个违逆主旨,盲目自信的恶仆!”

    “妙俊风,你...”不等威灵克把话说完,太极图被劈开的缺口迅速的愈合了。金色的剑气在太极图愈合后,化作点点金光消散在空气中。

    “不!这不可能!”威灵克瞪大双眼,他不相信蕴含圣意的一剑这么轻易就被击溃了。

    “在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我说过,你已经忘了自己的初心,既然初心不存,那你对主的虔诚是否还如清水一样清澈呢?

    主,无处不在。这一点你比我清楚。主赐予圣骑士的力量不是用来挥霍的,不是用来彰显自己威武的,而是要用在该用的地方。

    你以为圣剑的灵性是摆设吗?它没有对你做出惩罚,已经算是仁慈了。若换成我是主,一定会让它狠狠地抽你一顿。

    威灵克,你真的应该清醒了。虚荣和自负将你的内心蒙上了纱布,现在的你,看到的和听到的未必都是真实的。

    正如丘尔成为新任教皇。这是主的旨意,不是我妙俊风的意思。你之所以不愿承认这个事实,那是你的心魔在作祟。你的心魔甚至鼓动你夺过皇冠,坐上教皇的位子。

    我的话到此为止,至于如何选择,就看你自己了。”

    妙俊风在说这番话时,太极图没有再前进,只是静静的悬浮在威灵克前方十五米处。

    “哈哈哈...,妙俊风,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自己是仁慈的主吗?哼!我的事我自己知道,不用你来多说!与其劳费口舌的说我,不如关心一下你自己吧!

    以我之名,正我信仰。以主之名,除魔卫道。仁慈的主啊!就让我用您的武器,把对面的恶魔送入地狱吧!在那里他会得到应有的救赎!”

    “嗡”的一声,威灵克身后的空间出现一圈波纹。下一刻,在他的身后,“唰唰唰唰”的长出两对羽翼。

    “轰嗤”一下,冲天的气势拔地而起。四翼天使之力透过虚空,注入到威灵克的身上。

    “妙俊风,现在的我可不是凡人了。除非你是仙,不然,休想抗衡天使的力量!”威灵克的声音变了,变得空洞没有情感。

    “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凭现在的你请下天使之力,你就不怕成为堕天使吗?”妙俊风对他的状态感到很担忧。

    “堕天使?哈哈哈...,妙俊风,你觉得可能吗?我可是忠诚的信仰着主,扞卫着主的荣光。就算教皇成为堕天使,我也不能成为堕天使!”

    妙俊风摇了摇头,他有一种预感,只要再跟他战斗下去,十有**,他会像保罗那样,顷刻间转变成一个货真价实的堕天使。

    “俊风,不要再留手了!趁他还有人性,把他打晕吧!等他沦为堕天使,任何补救都是徒劳的。”观战的米修斯再也看不下去了,向妙俊风大声的喊了一下。

    “米修斯,这是我与他的战斗,不需要你多嘴!”威灵克抬手一点,向米修斯射去一道半金半黑的光束。

    “神圣守护!”丘尔教皇挡在米修斯身前,释放出了守护光盾。

    “当”的一声闷响,光盾挡住了光束的射击,但也让丘尔忍不住的吐出一口鲜血。

    “教皇陛下!”米修斯和身后的主教担忧的围了上来。

    “我没事,有我在,谁也不能伤害你们。”丘尔教皇的话,让围上来的主教们心里感到暖暖的。

    “威灵克,你看到了吗?在你的攻击中,魔性已占据一半。若你继续冥顽不灵,你将彻底沦为堕天使!”妙俊风的这声斥责很严厉。

    他耐心有限,倘若威灵克仍不醒悟,为了大家的安全,他只能选择杀死他。

    “魔性?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妙俊风,想让我迷途知返很容易,只要你死了,我就能恢复。怎么样?这个条件很容易达到吧!”

    “威灵克,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对你苦口婆心的劝说吗?我不是惜才,也不是爱才。我对你的忍耐完全是看在爷爷的份上。

    谁是爷爷你就不要管了。总之一句话,你想死我便成全你。”

    “我想死?我会死吗?妙俊风,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死!我是圣庭首席圣骑士威灵克,是主忠实的仆人!哈哈哈...”

    紫黑色的旋风刮起,威灵克身后的两对羽翼由白色逐渐转变成紫黑色。

    “哎!该来的总会来,想拦都拦不住。”妙俊风尽力了,目前的情形,也只能让自己为圣庭清理门户了。

    “妙俊风,你我空中一战,我不想伤及无辜!”成为堕天使的威灵克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变化。他的虚荣心促使他要光明正大的打败妙俊风,不让妙俊风找到一点攻讦自己的理由。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