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九章 奉为上宾
    威灵克的死亡为圣庭的重新开始埋下了安宁的种子。至此,没有一个人再敢挑战新任教皇的威严。

    对朗普妙俊风不想再多说什么,直接一拳,送他下了地狱。

    其余的小角色妙俊风不想花太多的时间来处理,全部交给了斯麦和米修斯。现在的他要去祭司殿,出来时间过久,他有点担心后方的大本营。

    曾经的盟友贝尔特,被妙俊风暗地里收服的霍尔斯,在妙俊风再次归来后,就奉命站在祭司殿的大门口恭敬等候。

    他们不明白殿主为什么亲自点名他们二人来迎接妙俊风。但有一点他们是明白的,那便是在自己身上和妙俊风的交集很频繁。

    “霍尔斯,趁妙俊风还没来,我们好好地沟通下。请你坦诚的告诉我,你与妙俊风是什么关系?”贝尔特向霍尔斯郑重传音问道。

    “贝尔特,你不觉得你太没有诚意了吗?想要别人对你释放诚意,你首先得让人感到自己的诚意。不然,又有谁会和你成为交心的朋友呢?”

    “好!那我就先说说我的事。我和妙俊风的关系一般,也就是在十年前因为利益关系,成为了盟友。至今我和他没有一点联系。

    要不是因为当年的那点利益,我也不会在五年前被调回这里,明升暗降,被人看不起。”

    “嗯,这话说的实在。事到如今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妙俊风帮我解除了体内的契约,但让我向他签订了一份主仆契约。

    我早就是他的仆人了。但要说殿主能察觉到这点,我是不信的。要不然,在这十年里,他不会把一件件的重任交到我手上。”

    “什么!妙俊风竟然有如此神通!那我岂不是错过了晋升的大好机会!从圣庭那边传来的消息,妙俊风的实力可以碾压教皇。这不也间接的说明,他的实力足以碾压殿主了吗?

    哎!你怎么不早说呢?要是早知道你的身份,说什么我也跟着你一起干!”

    “贝尔特,你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人。要不是大人来到西人国,出手镇压保罗。现在的你会左呼右叹吗?

    若是我一早告诉你我的秘密,说不定你早就跑到殿主那请功去了。而我也会早早的下地狱,去见路西法大人。”

    “嘿嘿,兄弟哎!从今天开始,我就跟着你干了!这里我早就待着不爽了。等那位大人来了,你可一定要帮我多美言几句啊!”

    “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不过,有一点我得提醒一下你,那位大人不喜欢太聪明的人,一些小聪明最好不要在那位大人面前表现。”

    “收到,够哥们!”贝尔特的脸上出现了一抹不自然,他很想笑,但真的不能笑出来。

    “嗒嗒嗒...”,脚步声由远及近,一道熟悉的身影渐渐地出现在霍尔斯和贝尔特的视野里。

    “二位,好久不见,你们等我多久了?”妙俊风向他们露出了礼貌的微笑。

    “大人,我们没有等多久,殿主在内殿等您。他让我们在您到来后,带您直接去见他。”霍尔斯向妙俊风弯身一拜,行了一个东方的礼节。

    “哦?他对我的礼遇,让我感到有点不适应。我还准备一路打进去呢!”

    妙俊风的回答让霍尔斯和贝尔特的内心猛烈的跳动一下。眼前的大人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实际上却是一个暴力分子。只要一言不合,便会大打出手。

    “大人,您可能还不知道。现在的您,已经被祭司殿奉为贵宾。对待向您这样最贵的客人,必须要用最高等级的规格。

    要不是因为其他使者都外出有事了,我们将会全部恭候在这,等待着您的大驾。”

    “霍尔斯,一阵子没见,口才渐长。我也不难为你们了,前面带路吧!”妙俊风说完,瞥了贝尔特一眼。

    在妙俊风目光的注视下,贝尔特的心里感到一寒。他给自己的感觉就好像死神一般,只要他一个念头,自己便会立刻成为倒地的尸体。

    走进祭司殿,妙俊风的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按照他的设想,这个节奏应该出现在圣庭里,而不是在祭司殿。

    走廊很长,但光线充足,丝毫没有因为他们的信仰对象而让这里变得阴暗。

    走到一扇古朴的木质大门前,霍尔斯和贝尔特一左一右的为妙俊风推开大门,然后,示意他往里走去。

    “大人,我们就守候在外面。若您有什么需要,请您及时告诉我们。”

    收到霍尔斯的传音,妙俊风点了一下头。他听懂了其中的含义,也暗自夸了一下霍尔斯的能力。

    “轰隆”一声,当妙俊风走入内殿后,木质大门被他们俩缓缓关起。

    “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祭司殿已经很久没有贵客光临了。今天我能够在这里见到您,实在是三生有幸。”一名老者从高高的殿主之位上缓缓走下,脸上的笑容很慈祥,但却让人感觉不到温度。

    “殿主好,在下妙俊风,敢问殿主名讳?”妙俊风拱手还礼。

    “我叫施威特,你喊我威特就可以了,这样听起来亲切些。”施威特走到妙俊风眼前两米处,开始仔细打量起这位传奇人物。

    “好,恭敬不如从命。威特,听说你和血族结盟了,甚至还鼓动他们去东方,不知道此事是真是假?”

    “用你们东方的话说,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的确和血族高层接触了,也的确怂恿他们去东方。但这一切的目的是为了西方的宁静与太平。”

    “果真如此吗?你是想借此把联盟拉下水,然后和你一起打压教廷吧!”妙俊风挠有兴致的盯着他说道。

    “呵呵,还真是瞒不过你。曾经是有这个打算,但现在没有了。圣庭和联盟都已被你清洗,也许血族也被你清洗了吧!

    面对你这样一位横空出世的大才,所有的计谋都将化成一纸空谈。也正因如此,我才让他们两个去外面等你,把你的身份调整为祭司殿最尊贵的客人。”

    “感谢您的抬爱。您的抬爱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对您这样的强者,且是一位有智慧的强者,我就不弯弯绕了,还请您说出您背后的故事吧!我不相信凭以上这些,我就能成为祭司殿的贵宾。”

    施威特收敛笑容,平和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惊讶。幸好自己没有小看他,不然,真的会犯下大错。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