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三章 辣手摧花
    妙俊风心中对罗娇的最后一点念想,在她的那句话中黯然消逝。

    “罗娇,对于你感情的选择我不会怪你。可你为什么在每次选择感情的时候,都要与我为敌呢?难道在你心中就认定,我不会杀你吗?”

    “妙俊风,你太自恋了。在这个世界上,比你出色的男人多了去了,乘风就是其中之一。也许这就是上天的考验,让我在没有遇见他之前,遇见你们这些假感情。

    只有通过了考验,我命中的白马王子才会出现,并且会守护我一生。我很高兴,我等到了乘风。”

    罗娇的脸上露出了幸福女人该有的笑容。面对这样的笑容,妙俊风明白,罗娇已经陷入爱河不能自拔。对她来说,孤独乘风就是他的一切,凡是诋毁或者伤害孤独乘风的人,都是她的敌人。

    “罗乾坤,我觉得还是让我跟你好好谈谈吧!现在的罗娇已经没有理智,和她谈无异于对着空气说话。”

    “你...”,罗娇刚要开口,就被罗乾坤一把拦了下来。“妙俊风,有什么想说的你就说吧!朕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能够不动兵戈,还是不动为好。”

    “我想说的很简单,只有三条。一,修罗皇族归隐,从此不得过问尘世间的事。

    二,修罗皇族从即刻起归顺于我,不得作出有损我利益的事。

    三,修罗皇族中凡是修为在皇境以上的人,必须要自封修为,从此以后,不允许再有仙神圣的人存在。

    以上三点,不容讨价还价。答应就是答应,不行就是不行。”

    “妙俊风,你无耻!”罗娇瞪着眼,张口大骂。

    “妙俊风,你的条件太苛刻了。你觉得朕会接受这三个条件吗?我们修罗皇族自古以来,就是骄傲的种族,一身的傲骨注定了我们不会卑躬屈膝。

    哎!你让朕很失望啊!看来我们之间的战争是避免不了了。就算一不小心杀了你,朕也不会有一点心理负担。”

    “罗乾坤,念在你是修罗国一国之主的份上,我不会就这样杀了你。我们去皇宫外的广场上吧!那里空间足够大。

    嗯,就让忠仆先走一步,为你们开路吧!”妙俊风抬手一拂,向外打出一道光束。

    “噗”的一团血雾暴起,追随罗乾坤一生的忠仆,连一声招呼都没打,就步入了黄泉。

    “妙俊风,你好狠!”罗乾坤被妙俊风这一手给气的不行,要不是接下来有一场生死战,他不介意在这里就跟他过起招。

    “狠?无毒不丈夫!对你们我已经失去了耐心。与其让你们变来变去,不如让我直接把你们从世界上抹去吧!”妙俊风说的很随意,眼神很冷漠。此刻的他,不再有先前的气息,宛如从地狱走上来的杀神。

    “说得好!能够轻易的把一名强者从世界上抹去,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妙俊风,你的大名我早已如雷贯耳,只是没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在这里见面。”一道洪亮的声音从御书房外传了进来。

    下一刻,一道人影如清风吹进般,飘逸的站在了妙俊风和罗乾坤父女的中间。

    “孤独乘风?人如其名,走路跟阵风似的。既然你急于和他们一起上路,那我就好心的送你们一程好了。”妙俊风对他的出现并不感到意外,要是不出现,才会让自己感到吃惊。

    “走!天上一战!”妙俊风说罢,身形一闪,来到了繁星点点的夜空中。

    “娇娇,罗叔,你们稍等一下,我去去就来。”孤独乘风向他们递去了一抹自信的笑容。

    风起衣动,妙俊风果断往左边一闪。

    “不讲究啊!身为男人,不能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你知道你这叫什么行为吗?阴损!”妙俊风把目光锁定在前方不远处。

    “哈哈哈...,自古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不要在乎过程,只要注重结果便行。妙俊风,你知道吗?我很佩服你,放着这么美的一名女子不去采摘,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起初我对坐怀不乱这个说法嗤之以鼻,但在知道了你的事后,我才对这个词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对,就是更深入的了解。我想其中的滋味你是不知道的。娇娇是个极品,就算以后不能成为我的正房,也能成为受宠的侍妾。

    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动?倘若你愿意追随我,我可以让她陪你一晚。我对我身边的人可是很好的。”

    妙俊风对他的话无动于衷,不管他说的是真的,还是想攻心。对自己来说,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你说完了吗?看来你不仅阴损,还很拖拉。你不应该是个男人,女人更适合你。”妙俊风语气平淡的对他的做了一个总评。

    “你找死!”孤独乘风本想激怒妙俊风,可事与愿违,妙俊风简单的几句话反到把他给激怒了。

    “嗖嗖嗖”的破空声响起,密集的风刃毫无章法的向妙俊风狂劈而下。

    “结界盾!”

    “叮叮叮”的声音不绝于耳,点点火星像点燃的爆竹一样,发出灿烂的光焰。

    “风之泣!”

    一击不成,孤独乘风转手释放出自己最拿手的杀敌技。

    一滴滴绿色的液体在夜空中散发出妖异的光芒。每一滴液体都有独特的哭泣声,有的像是少女思念情郎,有的像是白发苍苍的母亲思念久出未归的游子,更有甚者像是在哭泣逝去的亲人。

    妙俊风嘴角微微一掀,他对这样的攻击谈不上惧怕。未知事物对人心灵的冲击是巨大的,可眼前的这些,完全就是实体攻击和精神攻击的结合。

    “咻咻咻...”绿色液体携带破山穿甲之力,向妙俊风无情射去。

    妙俊风抬手一挥,画出一个太极图,随后,往前轻轻一推。

    “噗落落”的声音响起,似石子丢入湖泊。尽管绿色液体威力巨大,但在太极图的面前,还是有点不够看。

    这一下,站在妙俊风对面的孤独乘风有点慌了。能防下自己两轮攻击不可怕,可怕的是,防御的竟如此随意,就好像在他的眼睛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孩童。

    “你已经出手两回,该我了,你可要守住哦!”妙俊风身影一晃,下一瞬,就出现在了孤独乘风的面前。

    没有花哨的动作,也没有带起多大的动静。朴实的一拳,蕴含霸道的力量,着实打到了孤独乘风的胸膛上。

    “嘭”的一声之后,孤独乘风犹如一颗发射出的炮弹,向后疾速飞去。

    不等他速度降下,妙俊风猛地出现在他身后,抬腿就是一脚。

    “呜啊!”一声闷哼,孤独乘风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像是破碎开来,剧烈的疼痛和呕吐感让他险些陷入昏迷。

    然而,若是知道妙俊风不会停手,他也许会直接选择陷入昏迷。醒着的疼痛是难以忍受的,尤其还是自诩为天骄的人被人当沙包一样打来踹去。

    一连十多个回合下来,妙俊风也觉得腻了。他收手站在孤独乘风落下的地方,居高临下的说道:“就算从另一块大陆来的又如何?不过如此,还不如真实的沙包打得带劲。”

    遍体鳞伤,脸肿的跟猪头一样的孤独乘风,在听到妙俊风的这句“称赞”后,忍不住的咆哮起来。

    “拿命来吧!勾魂,杀了他!”孤独乘风召唤出师尊赐予的帝级符器,想要一举拿下妙俊风。

    “明王剑!一剑东来!”妙俊风心念一动,召唤出明王剑,华丽的挥剑东指。

    勾魂是把造型诡异的宝剑。剑身和其它剑器一样,没有一点分别。但剑头确是分成了五道,像是炸开了一样。

    “叽啊!”一声嘶鸣从勾魂上狂喊而出。一头虚幻的丑陋虫头在剑首显现而出,尽情的展现自己的狂野。

    “恶心!这件符器的制作者怎么能如此不长心,竟炼出这样一件恶心的符器!孤独乘风,等以后我去了你们那里,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一下,让他知道,身为炼器师,操守还是要秉持住的。”

    身为一名顶级炼器师,勾魂这件符器在自己面前,跟案板上的鱼肉没有一点区别。一眼望去,它身上哪里是坚硬的部分,哪里是脆弱的地方,没有一点悬念。

    “去吧!从哪儿来回来哪儿去!”明王剑一挥,明亮的剑气快速地切过勾魂剑身三分之二偏上一点的位置。

    “叮”的一声脆响,丑陋的虫头眨了一下眼睛,随后,发出“叽!”的一声,连同勾魂一起溃散在夜空中。

    “这可是帝级符器!你怎么可能一剑就将他给毁了呢?”孤独乘风稍微恢复了一点,呐喊的声音有点大。

    “既然你把我当成敌人,我的底细你难道没有好好的查一下吗?我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炼器师,不是我吹,我的实力至少要比炼出勾魂的炼器师强上一倍。”

    “噗”,之前的暗伤和积伤,加上现在被妙俊风的刺激。孤独乘风再也忍不出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我原以为这场战斗会很精彩,会令我热血沸腾。没想到,你竟然是个中看不中用的镴枪头。

    罗娇也算瞎了眼,喜欢上你这样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嗯,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们一起上路吧!正所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嘛!”

    “不!求求你不要杀我。不是还有一句话,叫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嘛!罗娇我不要了,只求你能够放过我。”

    见到孤独乘风求饶的模样,妙俊风杀他的心思转眼即灭。这样的人,杀起来,真的会脏了自己的手。

    提着战败的孤独乘风,妙俊风自夜空中缓缓落下。

    “嘭”的一声,孤独乘风像一条死狗似的被妙俊风撂在地上。

    “乘风!”罗娇双目赤红,泪水直流,一个猛扎就扑了过去,把他抱入了自己的怀抱。

    “妙俊风,你是个混蛋!你怎么能下得了这么重的手!”罗娇一边取出药膏为孤独乘风擦拭,一边不停地咒骂妙俊风。

    “别装了,赶紧给我滚起来!难不成真让我动手杀你吗?”妙俊风没有理罗娇,冷冷的对孤独乘风冷哼一声。

    “唰”的一下,孤独乘风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身体绷得笔直。

    “把你刚才对我说的话重复一遍。要是有一个字的误差,我会先从砍你的胳膊开始,直到最后砍下你的头颅。”

    “我说,保证一字不差。刚才我对大人说,不!求求你不要杀我。不是还有一句话,叫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嘛!罗娇我不要了,只求你能够放过我。”

    “很好!你可以待到一旁了。”妙俊风对他挥了挥手。

    站在一旁的罗乾坤心中百感交集,他发现女儿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若是再有下一次,他会不会连乞丐都会喜欢上呢?

    罗娇半坐在地上,身体瑟瑟发抖。她没有想到在孤独乘风心里,自己竟然真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衣服,想穿便穿,想送便送。

    “罗娇,你以前的聪明都到哪儿去了?选意中人的目光是一次比一次差。这一次非但失了身,还让人把你给卖了。

    你的父亲就在你身旁,我想此刻的他,应该比你还要难过。不过,你放心,我说过,今天我是来铲草除根的,我不想再来到这里,然后,第三次看一幕狗血的爱情剧。

    为此,在送你下黄泉前,我给你一句忠告。真正爱你的人,不会是心急的想得到你身子的人。再见!”

    妙俊风很果决,当着罗乾坤和孤独乘风的面,抬手就是一点。一点过后,罗娇在迷茫中化成了一地的尘埃。

    “妙俊风,你...”罗乾坤被妙俊风气的,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

    “我什么?辣手摧花吗?即便美若天仙,只要是敌人,我也会无情斩灭!”妙俊风身上的杀气,在此时彻底爆发。

    退到一角的孤独乘风,在感受到妙俊风身上的杀气后,脸色变得比白纸还白。他后悔卷入这件事,后悔听了皇甫从龙的话。

    罗乾坤在妙俊风杀气的刷打下,恢复了清明,让理智回归大脑。

    他忍不住的往后退一步,和孤独乘风一样,他后悔自己被权势熏昏了大脑,后悔经受不住诱惑,犯下了不可弥补的滔天大祸。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