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章 战斗中的明悟(下)
    “哦?那我便拭目以待了!”

    又一击天马行空般的拳印向妙俊风砸来。

    这一拳带出了天马的虚影。一匹洁白神圣的天马脚踏星云,携破空陨星之力,向妙俊风急速奔来。

    妙俊风见到这一幕,心血来潮。他主动撤去圣盾,精神太极架子一摆,抬手就迎了上去。

    如风似影,前推的手掌带起一连串的掌影,像是风儿吹拂着柳絮。

    “咚”的一击声响。解叔的拳头和妙俊风的手掌撞击到了一起。

    两个人寸步不让,谁也不肯后退一步。这也导致天马在半空中不停地踏着蹄子,柳絮在原地不停地晃动着枝条。

    身体上的直接接触,让妙俊风对解叔施展出的法则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北大陆修行者,文者修习抛开肉身,武者修习舍去战技。要说文与武之间有什么可以联系的,唯有式神一途。

    解叔的肉身之力和北大陆武者相同,在此基础上,他融入了战技的玄奥,使得进攻招数不再单一,充满了道韵之美。

    在这道韵之美中,对于法则的参悟理解和北大陆很像,但在其中又有了新的变化。

    若把参悟法则比作喝水。北大陆文者喝的是江河湖水,而中央大陆文者在喝江河湖水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井水和山泉。

    可以说,中央大陆文者参悟研习法则不在拘于一格,而是天马行空,海阔鱼跃。

    一时间,妙俊风思绪万千。他发现像自己这般的文武双全修行者,在北大路算是凤毛麟角,但若放到中央大陆,很有可能会变得普普通通。

    想要在中央大陆鹤立鸡群,除了文武双全本身外,必须还有更高的本领和独门秘笈。

    妙俊风的心神一分为二,一边和解叔进行角逐,一边在思考琢磨文武之道。因而,此时的他没有注意到解叔脸上惊讶的表情。

    “只有战过才知道,这小子压根就不是天才,而是一个妖孽。不然,我的一辈子时光岂不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这边跟我进行激烈的比拼,那边竟然在做自己的思考。难道跟我战斗就这般容易吗?我的实力还不足以让他使出全部实力吗?

    我的修为境界可是整整高过他两个级别啊!不行!我要全力以赴了,败在他手上,我回去后就不要见人了。”

    “暗之法则!”

    解叔心念一动,耀眼的拳光立刻变得暗淡起来。灰蒙蒙的色彩转眼间覆盖了他的整个拳头。

    紧接着,一股暗寂的无之力,带着强大的吞噬力从拳头上传出。让妙俊风发出的力量尽数被拳头给吸收殆尽。

    “影之法则!”

    如影随形,一只黑色的手掌在解叔拳头下方浮现。倘若仔细辨认,不难发现,这双手掌竟和妙俊风的手掌一模一样。

    “轰”的一声,强大的能量从黑色手掌中喷发而出。这是妙俊风击打出的力量,现在被解叔用自己的方式还了回去。

    妙俊风没有从思索状态中回过神来,但他的肉身本能的做出了防御动作。

    “嘭!”的一声,像是充满空气的封闭纸袋,被一下子拍裂。

    这个动静,让妙俊风不得不从思考状态中退出来,转而注意到解叔的动作。

    “咦?有意思,难不成这就是暗影法则?”妙俊风没有注意到前面的过程,现在看到的,是即将散去的黑色手掌。

    “想要见识一下暗影法则?好!如你所愿!不过,你可要有个心理准备,万一在见到后,魂归黄泉,你可不要怪我。”

    “放心吧!我命硬,黄泉不收我。”妙俊风回的很干脆。他才不怕回去呢!那里是他的第二个家。

    “月夜祭祀!”

    一个优雅的名字被解叔喊了出来。下一瞬,一轮散发着红色光芒的月亮在解叔背后亮起。

    在月光的照耀下,所有的事物都留下了一道影子,除了解叔本身。

    假山也好,亭台楼榭也罢,每一个影子在出现了一个呼吸后,都像是有了生命般,开始自主的活动起来。

    “听我号令!诛杀妙俊风!”解叔趁妙俊风分神之际,猛地发力,把他推了出去,随后,一个腾跃,与他拉开了距离。

    “用影子来杀人?有意思!只是我见到的这些真的是影子吗?我怎么感觉像是它们的能量因子。换言之,对应人的话,便是人的灵魂呢!”

    “需要知道那么多吗?等过了眼前这关再说吧!若是连眼前这关都过不去,我才懒得回答你的疑问。”

    “好!这可是你说的。请解叔拭目以待!”妙俊风向他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见到这个笑容,解叔的心里犯起了嘀咕,“这小子忒邪门,他不会真的有办法破解我的月夜祭祀吧!不对,若是有办法,就不应该站在原地,源头可是在我这。”

    “光与影,明与暗,有光的地方便会有影子,但若光线强烈,影子便不会显现。解叔,您可一定要睁大眼睛看好哦!雷霆万钧!”

    “轰隆隆”的滚雷声响起,耀眼的银光自妙俊风身上散发而出。此刻的妙俊风,用光之子来称呼,名至实归。

    雷光所照之处,邪物无所遁形。向妙俊风扑杀而来的众多影子,在雷神响起的刹那,便发疯似的往回跑去。

    相对于他们,解叔的遭遇就比它们惨多了。他昏了头的按照妙俊风的话,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紧紧的盯着他。

    于是乎,在他身上发生了戏剧性的悲剧。短暂的失明和滚滚热泪,此时,在他身上倾情上演。

    “玛德,你个小兔崽子。老子跟你没完!”凶狠的话配合上热泪盈眶的表情,让解叔显得无比可爱。

    “解叔,不要紧张,闭上眼睛休息会,很快就会好的。你放心,我是君子,不会在这个时候向你发起进攻。顶多在你睁开眼的时候,我的攻击会抵达。”

    “小兔崽子,你敢!好歹你我都是名人,要是不光明正大的战上一场,你对得起我不远万里的来到这里吗?”

    “你说得好像有点道理。那好吧!你慢慢恢复,我也正好趁你恢复的时间,好好地把我揣摩到的东西再系统的整理下。

    明悟来的知识很宝贵,刹那的灵感可遇而不可求。要不是因为这,我才不会给你恢复的时间。早就一脚踹过来了。”

    解叔听到这,也不知道是该骂他还是该谢他。这叫怎么一回事,自己才是受害者,好吗?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