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五章 气疯的林天
    ,精彩小说免费!

    妙俊风手提明王剑,身上散发着神圣的光晕。可他所过之处,一个又一个倒下的林家子弟无不睁大双眼,暗淡的瞳孔中的残留着生前最后一点的惊恐。

    当我为神时,恩泽四方。当我为魔时,血流四海。

    对林家,妙俊风不会客气。这是谁也无法打开的死结,一个存在了上千年的死结。

    “咻咻”两道身影联袂前来。其中一人在看到眼前的景象后,大声的怒吼道:“小畜生!你怎敢如此!”

    “我发现你们这群老狗有一个共同的嗜好,动不动就喜欢喊人畜生。既然如此,小爷问你,畜生喊谁?”

    “畜生喊你!除了你这个小畜生,本座还没有如此恨过一个人!”

    林天没有发觉到语句中的病处,可在他身旁的杨弦就觉得不自在了。你可是堂堂世家之主啊!怎能因为眼前的景象,就乱了方寸,失了心境呢?

    当然,这事若是放到自己身上,自己也会暴怒,但应该不会像他这样。自己的克制力可是比他强多了。

    “废话少说!赶紧放马过来!料理完你们两个,我还要把这里夷为平地,然后再去杨家和李家。”妙俊风把明王剑扛在肩上,晃动了一下脖子。

    “妙俊风,这话你就过了吧!你以为我们是你遇见的他们吗?不要不知天高地厚!”杨弦冷哼一声。

    “明镜止水!”

    妙俊风的身影如流水般,消失在他们眼前。

    “不好,闪!”杨弦猛推林天一把,身体快速向后退去。

    “噗呲”一声,林天的左臂出现一道剑口,鲜血瞬间飙射而出。

    要不是杨弦机敏,推了他一把。这一剑,足以斩下林天的小半个身体。

    “镜花水月!”

    妙俊风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林天的眼前,一个纵跃,向他举剑劈来。

    “哼!你当本座是吃素的吗?”林天抬手一招,一把通体黝黑的墨刀出现在他的右手上。

    “嘭”的一声,在他上跃的同时,脚下掀起了一股音爆声。

    然而,就在他以为一刀足以劈了妙俊风的时候,杨弦的一声小心,从不远处清晰的传了过来。

    一刀落空,犹如砍到了棉花里。再加上力气过大,惯性使然,重心刹那间出现不稳。

    恰在此时,一道身影如鬼魅般在林天身后冒出,一剑狠狠劈下。

    “噗呲”一声,血溅长空。这一剑劈的很深,深可见骨。林天也是忍不住的惨叫一声。

    妙俊风一击成功,立刻后撤。不到半个呼吸的功夫,杨弦的攻击就到了他原先站立的位置。

    到了仙神圣境,式神的作用会变得越来越小。在北大陆通常的做法会将式神炼入自己的体内,让他们形成一个统一的整体。

    除了个别极其强大的式神能摆脱这个命运外,大多数式神都会走上这条不归路。

    “鹰击长空!”

    “啾”的一声鹰啼,一只墨绿色的苍鹰携带一股劲风向妙俊风飞扑而下。

    妙俊风用剑格挡,然而,挡是挡住了,但这只苍鹰却像化了般,任由明王剑往前推进。

    化了的苍鹰并非放过了妙俊风,而是化整为零,变成了一只只迷你的苍鹰。每一只苍鹰都是由一股精纯的风之力汇聚而成。

    “杨弦,这么好的式神你把它炼化了,不觉得可惜吗?”妙俊风眨眼间收回明王剑,在自己的周身形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剑网。

    “可惜什么?这叫物有所值。能为我所用,是它的福气。当我站在巅峰的时候,它会为我感到骄傲的。”

    “杨弦,你我今天第一次见面,但你给我的印象实在糟糕透了。你不仅自恋自负,而且很臭屁!”妙俊风话音一落,剑网一震,攻击而来的苍鹰在一瞬间被绞杀的一干二净。

    “苍木震天!”

    林天一直在旁捕捉战机,在苍鹰消失的时刻,他毫不犹豫的发出了自己的攻击。

    “咚”的一声,一根坚实的苍木从虚空中洞穿而出,向妙俊风碾压而下。

    它直径最多两米,可就是这两米的直径,让妙俊风觉得像是一个小世界向自己碾压而下。

    “麒麟印,去!”

    “哞”的一声麒麟吼,金色的麒麟脚踏祥云,向镇压而下的苍木飞了过去。

    别看麒麟个子小,它的力量可不小。

    “嘭”的一声,麒麟和苍木结实的撞击到一起。青色的木气和金色的祥瑞之气在空中激烈动荡,发出“哗哗哗”的海浪声。

    “哞”,又一声麒麟吼响起,金色的麒麟暴涨一圈。一波银色的火焰在此时飞射而出,沿着苍木的底端,向上不断蔓延而去。

    “吱吱吱”的声响回响在天空中,火克木,就算是苍木也架不住银色火焰的不断灼烧。

    “咔擦,嘭!”苍木炸裂纷飞,化作一道道破空的红色箭矢,消失在远方。

    “林天,你也是的,这么好的式神竟然也把它炼化了。你可知苍木是神木,若你能一直和它进步下去或者把它视作自己的灵魂,它未必不会回报你。

    然而,现在的苍木已经失去活力和神性成为了固定的死物。哎!实在是暴殄天物啊!”

    听了妙俊风的话,林天的脸上一阵抽搐。他不会怀疑妙俊风的话,因为,在自己把仓木炼化后,已经有很多大能说过类似的话了。

    “啊!妙俊风!我要杀了你!别人这样说我可以,唯独你不可以!今天,我一定要你死在这里,用你的鲜血和神魂来祭奠我林家死去的亡魂。”

    “杨弦,这就是你的盟友?你们杨家也不咋地嘛!”妙俊风说完这边,开始说那边。

    “妙俊风,你以为凭你的三言两语就能挑动我的心境吗?这是你的惯用伎俩,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若是我像他一样被你给气疯,说不定还真让你逃出生天了!”

    “不错,杨家不愧是杨家,比林家强多了!”妙俊风嘴上说着,还不忘向林天递去一个不屑的眼神。

    “妙俊风,我要杀了你!苍木附体!”林天动用了禁忌之术。

    此术被激发后,若是不能在一个小时内抽取敌人神魂,自己便会成为苍木的养料。

    “哎!你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非得顺着他的意思来吗?我真想不明白,凭你的智商,是怎么坐上林家家主位子的!”

    杨弦在一旁被林天弄得没脾气了,他不相信林天没有听见自己和妙俊风的对话。他甚至在想,像林天这样的人是怎么修行到如今境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