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我就是你
    “去!”

    神秘人指挥着金狮向着妙俊风直接发起了攻击。

    强劲的冲击力是推着妙俊风不断的往后退去,露在外面的肌肤也是被这冲击力割的生疼。

    “吼!”

    金狮一掌拍下,若是被这狮掌拍中,那自己的脑袋壳就会像爆裂的西瓜一般,碎的一塌糊涂。

    “界禁!”

    “嗡”的一声空间震动,金狮的狮掌重重的拍到了结界壁上。

    妙俊风紧紧注视着被困在自己额头上的金狮和结界,他感觉在这一刻时间仿佛都滞缓了,明明连一个呼吸都没有的时间,怎么会变得那么漫长。

    溪流对面的神秘人对于眼前的状况也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结界术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使出的,至少也得是月阶文者。

    从能困住金狮的威力看来,这一招至少也得是五文月文者施展出的。

    “难道他隐藏了实力?欺骗了大家?不!就算他有这种神通,但在我的面前应该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金狮不断地拍击着,震的结界是出现了一条条筷子粗细的裂纹。

    “啪”的一声,结界终于支撑不住,化作点点星光,消散而去。而那金狮是仰天长吼,发出了畅快的狮鸣。

    “呆子,还不快去!那家伙已经跑进森林了。”

    金狮被自己的主人一斥,是“啊呜”一声缩了缩头,然后再度变得凶悍起来,是双脚一蹬,羽翼一扇,向着森林就冲了进去。

    茂密的森林对于这头金狮来说很不利,无论是腾挪空间还是攻击手段都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咻”的一道剑光是从一株古树的侧面向着金狮的腹部刺来,这一剑带着果断地杀伐和蓄势已久的全部力气。

    “吼!”

    金狮的反应可谓极快,它是猛地一个下坠,避开了这一刺。

    “咚”的一声过后,尘土泛起,金狮在坠地后是一个弹跳,向着妙俊风就扑了过来。

    妙俊风不躲不闪,对着它咧嘴一笑,不急不慢的说道:“界禁!”

    “嘭”的一声,金狮一头撞到了结界壁上,顿感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圈圈的小星星。

    “哼!杀不了你,我还不能困死你吗?界禁,界禁,界禁,界禁...”

    一连释放了九个界禁后,妙俊风是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好家伙!你喘什么喘,就算要喘也得是我啊!你用的是我的精神力好不好?”一个虚弱的声音在妙俊风的脑海里响起。

    “精神力是你的,但体力可是我的。以后必须得加强体能训练了,像这种险境恐怕今后会经常遇见。”

    “我觉得你还是先把自己的精神力给修回来吧!你总不能一直靠我的精神力吧!再说若是你寻不到滋养神魂的灵药,我可是会死的。”

    妙俊风被所罗门最后一句话给激了个冷颤,关于自己的生死,他是不会骗自己的。

    “啪啪啪...”的鼓掌声传来,神秘人是一步步的向着妙俊风走了过来。

    掌声的响起也是将妙俊风从晃神中拉了回来,看着眼前这位身披黑色斗篷的神秘人,妙俊风知道现在的自己恐怕真的沦为待宰的羔羊了。

    “怎么?不做一下反抗吗?这可不像你啊!”神秘人笑着说道。

    “反抗?反抗有用吗?一个式神都让我够呛了,它的主人又怎么会弱呢?但有一点我必须要在死之前对你说。

    我不服,若是我有精神力,我肯定会把你给打败的。别说一个你了,就算是有十个你也未必会是我的对手。”

    “这一点我信。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杀你的呢?”

    “以前的我还真不知道,但如今的我虽然知道的少,但也明白,有一双无形的大手笼罩着我们妙家,有一双阴毒的眼睛在暗中密切注视着我,他不希望我强大,因为我是妙家崛起的希望。”

    “很好,你说你知道的少,但知道的都是精华。正如火腿,真正精华的所在也就那么一小块地方。

    你不用担心,我不是来杀你的,我只是想见见你。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也将是最后一次。”

    妙俊风一愣,随即追问道:“你什么意思?”

    “应该是你什么意思才对,不是你要来见我的吗?怎么反到问起我来了呢?”

    “你,你,你是第一代先祖?”妙俊风有些失态,抬起手指着他,结巴的张着口。

    “是。其实我早就想找你了,但你小子总是跟着他们一起来。不到节日就不会来看望我们这些先祖!你可知道你这样是不对的!对神明敬畏,难道对祖先就不敬畏了吗?

    你既然知道有一双阴毒的眼睛在暗中盯着你,那你就更应该明白我是不会主动去找你的,只有你独自一人来到祖殿,我才会显灵与你相见。”

    “老祖,是晚辈不孝,还请老祖赎罪。”妙俊风双膝一弯,就准备跪下。

    也就在此时,老祖是手臂一挥,一道无形的托力将妙俊风给托了起来。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对于祖先在祭祀时跪一下就行了,今天就免了吧!”

    这一句话让妙俊风更加确定,眼前的这位是货真价实的老祖,不是别人冒充的。

    “老祖,以前是我不对,我会改。好男儿一诺千金,请您相信我。”

    “我相信你,谁让我就是你呢?”

    “您就是我?请恕晚辈愚钝。”

    “你是我的转世,我是你的前世。这么说你可明白?”

    “明白是明白了,但有点不可思议。”

    “一时转不过弯没关系,只要知道就行。你再看看我。”老祖说着就将黑色斗篷给掀了下来,露出了和妙俊风一模一样的面孔。

    “祖殿的偏室里有历代祖先的符箓影像,记录着每一代家主的一生。刚开始你并没有被家族重视,一直到你七岁时,和我的影像重合了,才慢慢的被家族重视起来。

    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什么你会被称作万古奇才,为什么在失去精神力又无法修炼后,遭来诸多冷漠和鄙视的目光了吧!

    这里面不光有你的原因,也有我的原因。因而在我离世前,我留下了一道神念,为的就是防患未然,面对今天可能发生的事。

    然而,我没想到,你竟然另有大造化。看来是我多虑了啊!”

    “不不不,怎么会呢?应该是多多益善的好!既然我是您的转世,那您可不可以帮我开启精神力,激活文武门户呢?”

    “嘿!你平时不是自诩为君子吗?怎么也会变得贪婪起来?”

    “前世,这可就是您的不对了。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得道者多助。我这叫资源利用,浪费是可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