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今日之耻,明日之荣
    “冯家主,你身上的杀气很重,这可不好。需知老年人动怒会折寿的。”

    妙俊风就是妙俊风,没有因为刚才的惊魂瞬间而惶然无措,相反他还关心的劝了冯海一声。

    冯海听到妙俊风的话,差一点一口老血就要喷出来。

    “对,你说的很对。我是老了,也是你的长辈。既然如此,就让我的儿子替我教训你,希望在他教训过后,你还有口能说话的气。”

    “不好!”

    妙荣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可还不等他移步,冯水身后的十四个人是“唰唰唰”的挡在了妙家的大门之前。

    想要去救妙俊风,就必须先过他们这一关。可一旦动手,那就是对他们所在势力的大不敬。

    “哈哈哈...,妙荣。只要你闯过来,我保证立刻走人并向你赔不是。”冯海放声大笑,他终于可以智珠在握,把握事情的节奏了。

    “我呸!冯海,你可真不要脸。为了对付我们妙家,竟然拿岚宫当挡箭牌!你就不怕宫主知道后,追究你的责任吗?”

    “这就不是你要担心的事了,你还是考虑一下眼前的事吧!”冯海不想再多说什么,目前大局已定,跟一个失败者又有什么可以多说的呢!

    妙荣浑身衣袍鼓动,冯海的目的自己的心里可是明白的很,横竖都是一灾,还不如搏上一把,说不定还有转机。

    “爷爷,您不要动怒,更不要上当。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便好。您可是妙家的主心骨,您要是有什么事,这家可就真的散了。”

    “妙俊风,你自己都大难临头了,还有心思关心别人。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多情种啊!”冯水踏着步子,将披风一摆,站到妙俊风的身前,带着讥讽的口吻说道。

    “冯水,你比我大两岁。但这多活的两岁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在岚宫那么好的地方修行,竟然才修到七星武者的境界,要是换作我早就是月境武者了。”

    “大话谁都会说,真要做到却未必。你以为月境是那么容易就可以修到的吗?你可知道在我们这方圆万里之内,月境武者有多少?

    你是井底之蛙不要紧,不要把其他人也当成井底之蛙。对付你,我只要一招,多一招就算我输。怎么样?刚不敢接下我这一招?”

    “当然可以,只是你说话算数吗?别小的不行了,老的又上来,大户人家就该有大户人家的尊严。”妙俊风直接无视冯水,将目光看向了冯海。

    “小子,既然我派水儿出战了,他的意思自然代表我的意思。你放心,我还没必要对你耍这个心机。”

    “那就多谢啦!我们可以开始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哦!”妙俊风对着冯海拱了拱手,更是对冯水咧嘴一笑。

    妙俊风表面上看起来很轻浮,像是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实际上在他与冯家父子对话的时候,内心已经跟所罗门商量好了对策,只是能不能扛过去就不得而知了。

    “噌”的一声剑鸣,“咻”的一抹剑光,冯水的攻击说来就来。

    就算妙俊风有了准备,可也没想到他出剑的速度会这样快。他只能直勾勾的盯着那凌厉的剑气向自己的眉心劈来。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外人看来,冯水的肚量还是很大的,没有直接用佩剑伤人,只是激发出其中的符箓威力,对妙俊风施以小惩。

    可明眼的内行人对于妙俊风的处境都不会看好,虽说没有物理攻击,但参杂着精神攻击的符箓攻击却更加凶狠。

    只要不敌,轻者一身修为被废,重者成为白痴或者永远也无法醒过来,一副半死不活的状态。

    身为修行者,修为被废那是最大的耻辱。修行者宁愿被杀死也不愿成为一个废人。

    “噗!”剑气入体,直入眉心,横闯精神世界。

    “所罗门,顶得住吗?”妙俊风嘶喊道。

    “我尽力!”所罗门也是拼了,直接就扑了上去。

    可千算万算他还是漏算了一点,现在的他可不是全盛状态,再加上之前的耗损还没有恢复,目前他的做法无异于飞蛾扑火。

    “啊!”

    一声惨叫,所罗门是被一劈为二,好在他是魂魄状态,很快又合在了一起。但愈合后的他看起来虚淡了一些。

    “完了!”所罗门叹息一声,闭上了双眼,他不忍再看下去。

    “吭!”

    “呲呲呲...”

    剑气劈到了妙俊风的文武门户上,留下了一道狭长的伤痕。然而,剑气的攻击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往前,一点点的硬磨着。

    妙俊风身体一晃,脸色瞬间煞白,双眼也开始变得朦朦胧胧。可他的傲骨不允许他就这样倒下。

    “噗呲!”一声,妙俊风拔出自己的佩饰剑,狠狠地刺入了自己的大腿中。

    钻心的疼痛一下子让他清醒不少,紧接着他笑了,他开心的抬起头,用胜利的眼神注视着冯家父子。

    见到妙俊风的眼神,冯海更加觉得此子留不得。忍常人不能忍的痛苦,只要给他时间,他注定会成长为翱翔九天的雄鹰。

    冯水也是在短暂的惊讶后,升起一抹嘲笑。自残吗?以为这样就可以扛过去了?简直是做梦。

    “哎!我的好徒儿啊!没想到这么快就和你见面了。我说你就不懂的蛰伏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知道你有才,但也用不着处处显露。

    大智若愚,难得糊涂,低调做人,难道你不懂吗?心中既然有雄图大志,那就要懂得隐忍,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更何况现在的你还不入流。

    不入流的你就这么能折腾,那一旦入流岂不是要家毁人亡了!为师可以帮你一次,帮你两次,但最终的路还是要靠你自己走下去的。

    为师也不再啰嗦,只再说一句。今日之耻,是明日之荣,希望你能从中有所得。”

    帝明离开时留下的珠子也不知道从哪里飞了出来,直接就将那嚣张的剑气给打散了。之后,珠子没有停留,是再度神出鬼没的消失了。

    “今日之耻,明日之荣。师父,为什么每次您出现,我准是那样倒霉呢?下次能不能换个场景,好歹让徒弟风光下!”

    妙俊风的呐喊帝明是听不到了,但所罗门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俊风,想要风光,还得靠自己。我们以后可要抓紧时间好好修行了。就算我们的命和运再好,不努力迟早要完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