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舅舅救场
    见到逐渐恢复过来的妙俊风,冯水的心里感到很恼火。自己堂堂一个七星武者竟然连区区的三星武者都拿捏不下,这让自己在手下的面前可是很丢脸啊!

    “妙俊风,这是你自找的,可不要怪我!”

    冯水再度挥剑,这一次他的佩剑绽放出了蓝色的晶莹色泽,剑气化作一道实质的剑弧向着妙俊风就劈杀而去。

    吃一堑长一智,妙俊风是忍痛后跃的同时,拔出刺入大腿中的佩饰剑,精神力一动,是让雷剑横挡在了自己的胸前。

    “嘭!”的一声响起,即便是挡下了这一击,但实力上的悬殊还是让妙俊风被剑弧的力量给抛了起来,随后重重的撞在了身后的石阶上。

    鲜血飞溅,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圆弧。剧烈的撞击,让原本的伤口撕裂了开来,鲜血是“噗噜噗噜”的往外流着。

    妙俊风想要起来,但身体的伤势让他一动就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大腿处的鲜血更是会加速往外喷涌。

    妙荣见状,心里一揪,想立刻上去扶起妙俊风。可十四道身影就像是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他形影不离。

    “哼哼!”冯水笑了,发出了不屑的轻哼,这是自己想要见到的结果,这才应该是自己这个大师兄出手后该出现的场景。

    妙俊风现在连呼吸一口气都会觉得痛,但他的尊严和傲骨让他不会就此屈服。

    深吸一口气,咬紧牙关,挥剑割下一截衣袖,然后迅速的把大腿上的伤口一扎。

    做好这些,额头上又冒出一层冷汗。看似简单的事,实际上需要坚韧的毅力支撑。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妙俊风双手一撑,腰部一用力,是再度站了起来。

    虽然站起来后身体有些晃荡,有伤口的那一支腿也是不停的颤动着,但他站起来了。

    “冯水,你的实力也不过如此。之前我说过,你的两年岁月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从我现在还没死看来,我这一句话应该是准确无疑的。”

    “你该死!”冯水彻底被妙俊风给激怒了,他若是躺在地上像死狗一样不能动弹,说不定自己会大发慈悲的放过她。

    可一个人若想找死,那可就不能怪自己狠辣无情了。

    “咻!”的一声,剑气带着比之前更加明亮的色泽,向着妙俊风就劈了过来。

    这一剑是夺命之剑,命中必死无疑。

    “叮!”的一声轻响,悦耳的声音让这道剑气在空中自动化解开来。

    “谁!有胆子出手,没胆子出来吗?”

    冯水咆哮着,一双怨恨的红眼不断地扫视着周围的环境。

    “冯海你可以回去了。”铿锵有力的声音回响在这一片天地之间,但说话的人并没有出现。

    “不知是哪路前辈高人路过,还请现身一见,也好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冯海面不改色的站在车头,中气十足的回了一声。

    他心想这可能是妙家的一个局,若妙家真有前辈高人坐镇,那妙俊风用得着伤成这样吗?妙荣会像这样屈辱吗?

    “哦?地主之谊。我想你是不是弄错了,这里可是妙家的地界。就算要尽地主之谊,也应该是妙家,而不是你冯家。”

    “哼!藏头露尾的鼠辈,有种就站出来!我们岚宫敬佩的是光明正大的英雄,而不是像你这样见不得光的鼠辈!”

    “年轻人,好大的口气。拿岚宫来压我,就算你们宫主见到我也要客客气气,你又算什么东西!”

    “嗖!”的一声,一根木杖是从天而降,重重的拍到了冯水的后背之上。

    “噗!”

    带起一口鲜血,冯水的身体是向前抛出了一段距离,说巧不巧,他落下的地方,恰巧是妙俊风之前躺倒的地方。

    “精神力外放,有形有质!”

    伴随着妙荣这一句的喊出,全场的焦点立刻是转移到了那只闻声音不见踪影的高人身上。

    精神力外放是成为文者或武者的先决条件,之后便是有形无质。当修行者的境界渡过了星月日,参悟了自我,进入下一个大门槛,迈入王者境后,精神力就可以变为有形有质。

    静,全场一片寂静。

    “吱吱吱...”原本轻微不觉的声音在此刻是那样的响亮,这是马车衔接处的摩擦声。

    冯海慌了,他错判了当前形势,王者境的前辈要是发起火来,就算有十个冯家也是不够看的。自己怎么就那么糊涂呢?

    “冯海,你是主动离开还是让我亲自送你一程呢?”高人的声音再度在空中响起。

    “前辈请留步,之前是晚辈唐突了,晚辈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也请您大人有大量,饶过犬子。”

    冯海也算是枭雄,之前还高高在上,现在是谦卑的双膝跪了下来,对着天空就磕了三个响头。

    “我们走!”

    冯海大喊一声,带着自己的人马是灰溜溜的急速离开了。冯水也是在手下的搀扶下,渐渐的消失在了妙家众人的眼前。

    直到此时,妙荣才一脸笑容的对着夜空笑道:“要是早知道贤侄来了,我也就不必如此担惊受怕了。”

    “我只是正好路过,并不是有意前来。您也知道父亲不允许我们家的人到这来。”

    “是啊!与亲家公有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登门拜访。”妙荣的笑容即刻转为一抹苦笑,有这样的亲家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荣幸还是自己的悲哀。

    当然,这也不能怪亲家,而是如今的妙家真的很不妙,犹如残烛一般,说灭就灭。

    “不知道您能不能让我单独见一下我的外甥。”

    “可以,当然可以。只是他现在身上的伤势...”

    “您就放心吧!我还能看着我的外甥在我眼前死了不成。既然我出手了,那就断然不会不管他。”

    “那就好。我们进去吧,所有的长老跟我到厅堂来,其余的人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

    一转眼,之前还热热闹闹的大门之前,就只剩下妙俊风一个人站在那。

    在月光的照耀下,他显得很孤独,然而就是这一抹孤独的意境,让他显得与众不同。

    “上来。”一条木船缓缓的降落到妙俊风的眼前,柔和的托力是不等他开口就将他给托到了木船上。

    “你是我舅舅?”妙俊风吃力的问道。

    “嗯!我是你的亲舅舅,你母亲的哥哥。”对妙俊风,他显然柔和得多,语气也是显得很有亲情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