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专治各种不服
    “小辈!好大的口气!就让老夫来教教你如何做人,如何尊敬贤长?”张亮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准备将今天所有的怨气和恨意都撒到妙俊风的头上。

    “师傅,弟子愿代其劳。对付这样一个不知天高地厚,人微言轻的小子还不用您出面,我应约足矣!”

    张亮身后的年轻人终于逮到可以在余龙虎面前大展身手的机会,他一定要狠狠地将那位踩在自己的脚下。只有这样,才能得到余龙虎的赏识,才能平步青云,享受锦衣玉食的生活。

    “吴海,在你的地盘上就请你当裁判吧!我相信你是不会在炼器之道上做文章的。”

    “哼!你们跟我来吧!”吴海转身领着他们向炼器室走去,就在他转过身来的一刹那,他的脸上是乐开了花,只可惜不能发出声响,不然自己一定会尽情释怀。

    来到一扇古朴的大门前,吴海取出符印,往墙上的一个凹槽处一按。“咔嚓”一声,大门是缓缓的开启了。

    敞开在大伙面前的炼器室很大,四周全部摆满了货架,每一个货架上都摆满了各种炼器材料。

    在炼器室的中间则是砌了三个石台,便于来此炼器的炼器师将选取的材料摆放。同时,也是避免到最后关头由于精神力不济,而使炼制的符器坠落到地上,毁于一旦。

    “吴会长,你我认识这么久,这炼器室我还是头一次来。”

    “呵呵,你要是早开口,不就早见到了?”

    余龙虎一听,心里便明白,自己与他之间的隔阂恐怕永远抹平不掉了。

    “你先来吧!客人优先!”妙俊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哼!少来!还是你先请吧!我担心我一出手后就没你出场的份了。”王风嚣张的笑道。

    “哦!那好,不知大师是几星炼器师啊?”

    “不才,四星。”

    “谢谢。”

    “啪!”的一声,张亮是一巴掌拍到了王风的头上。被人卖了还在那开心的帮人数钱,真是丢自己的脸。

    妙俊风可以藐视王风,但在炼器时绝不会掉以轻心。他搜索着脑海里的符器类型,最终锁定了“盾”类。

    选取一块铜精,用手掂量了一下,然后拿着它走到石台的面前,将它轻轻放下。

    屏气凝神了一会后,精神之火一放,将铜精一边上托,一边包裹起来。

    盾的形态五花八门,最容易炼制的无非是圆盾或方盾。但妙俊风可不会捡容易的来,要炼就炼最难的。

    之前那个魅级鬼物的鬼头盾就很好,但自己必须要改良下,不然,就算是炼制出来,也没多少人会用。

    铜精开始慢慢融化,之后按照妙俊风的牵引开始一点点的成型。

    关于道的感悟和五星级的修为也是在盾牌成型时不断地融入,直至完全饱和。

    金灿灿的光芒亮起,一张充满了霸气的狮头盾是展现在大家的眼前。

    狮头盾的两眼炯炯有神,仿佛像是活的一样。一对露出的獠牙,彰显着它那强劲的咬合之力。

    “吭”的一声,它稳稳的被妙俊风放到了石台上。

    “五星级符器,狮头盾。双眼可以震慑敌人心神,狮口可以咬住敌人的兵刃也可以撕咬敌人。大师,你可以上场了,我很期待你的作品哦!”

    王风瞪大了眼睛,举起手,指着妙俊风,是浑身发抖的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他心里气啊!这小子明摆着是扮猪吃老虎,什么三星炼器师,明摆着是坑人的。自己原本想好好露一手,这到好,自己反到成了他的垫脚石。

    “王风不用上场了,他不是你的对手!真没看出来啊!你小子的心机竟然这么深,反正赌约是你与我之间的,不关他的事。

    你同不同意将你我之间的赌约继续呢?”

    “哈哈哈...,打了徒弟来了师傅,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看来你很不服啊!只可惜你不知道,我专治各种不服。

    是你先来还是我先来?要是我先来,可就没你出场的份咯!”

    “小子,你以为老夫会上你得当吗?让你先来,你要是输了,会找诸多借口。我也不欺负你,你先好好的休息一下,待本大师先上场给你上上课。”

    妙俊风与张亮之间的赌斗,让余龙虎看的是津津有味,情绪是波荡起伏。可当他将目光转向吴海时,却发现,他似乎对这场赌斗没什么兴趣。

    “难道说那个年轻人还隐藏了手段!他是吴海请来的帮手?是某一个返老还童的老怪物在戏耍我们?”

    就在余龙虎思绪万千的时候,张亮以绚丽的技巧完成了炼器的最后一步,一把散发着幽蓝光泽的长弓是被它给轻放到了石台上。

    “水晶弓,附带冰晶效果,可以不用箭矢直接拉动,对于精神力的负担很小。七星顶级符器。”

    张亮双手一背,把头一昂,用一种不屑的目光向妙俊风望来。

    “果然是七星符器,我的判断没有错。”妙俊风对张亮的目光熟视无睹,径自向着早已选定好的货架走了过去。

    “老怪物,他一定是某个老怪物!我就说唐超这小子这回怎么会这样服帖,他是在拉我入伙啊!”见到妙俊风的举动,余龙虎的心神一下子乱了。

    妙俊风这一次还是准备炼盾,这炼器一道越是炼的多,感悟和灵感也会越多。接下来要炼制的盾便是自己灵光一闪,凭空生出的。

    用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妙俊风才将自己设想中的狮符盾给炼制出来。

    从外形看,它跟狮头盾是一模一样。

    “小子,你不会就是简单的改动了一下就说这是新作品了吧!你若是欺骗外人还可以,想欺骗我们懂行的人,你还太嫩了一点!”

    “是吗?你还是不服啊!既然如此,就让我来为你指点迷津吧!

    这是我在狮头盾的基础上改良的狮符盾,半月级符器。它除了有狮头盾的功效外,还可以在盾牌边缘的六个槽子内安放三十六张中级符箓,每一个槽子可以放六张。

    你要知道高手过招,一个细小的误差就可以决定成败。我这盾可是足足给持盾者制造了三十六次机会啊!”

    震撼,妙俊风再一次把在场的所有人震撼到了。

    无论是吴海还是张亮,他们尽管有私人恩怨,但在炼器的问题上,是绝对公义的。炼器就是他们的生命,就是他们的信仰。

    “我输了,王风,我们走!”张亮灰溜溜的走了,但在他的心底却隐藏了一支青春的萌芽,妙俊风的盾牌给了他新的起点,新的思路,新的方向。

    “我专治各种不服,你不服还不行!”妙俊风咧嘴一笑,见到张亮服输的态度,他心里的那口气也算是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