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留印为证
    “噗通”一声,妙俊风往后一仰,倒在了地上。

    反正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接下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凡事要顺心意,虽然自己的身上肩负着师父的嘱托和家族复兴的重任。但若心意不顺,念头不畅,就算自己躲过了眼前的这一劫,将来今日的执念还是会深深地影响自己,让自己陷入魔障之境。

    “呦呵,没想到你小子到是挺能给我惊喜的。不知道已经有多久没出现能这样伤害我的人了。记得上一个还是在百年前,一个和你长得有几分相像的年轻人。

    等一等,你不会是那个年轻人的后代吧!他总算没有食言,派人来带我出去了!只要到了外面,我一定会将我的宝贝给你的。”

    整座山随着他情绪的激动而晃动起来,山脚下的器灵们犹如惊弓之鸟,疯狂的向着远处跑去。

    “那个,你先别激动。这世上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你怎么就认定我是他的后代呢?”妙俊风由于躺在地上,并没有因为山体的剧烈晃动而出现狼狈的模样。

    “哼!别以为你这样一说我就信了。我且问你,你可姓妙?”

    “你怎么知道我姓妙?不对,所罗门在此之前也喊过我的名字。”

    “还想抵赖。我告诉你,那个年轻人就姓妙,没有名字。他是见过的最强大的年轻人。对,是自我开启灵智以来,见过最强大的。”

    “这绝对是一个巧合,但也太巧了。您说的那个人貌似是我妙家的老祖宗。”

    “哈哈哈...,终于承认了。说!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是来抢我宝贝的还是要救我出去的!”

    “前辈啊!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压根就不知道你有宝贝,之前更不知道整座山就是你。

    还有您也不想想,都几百年过去了,老祖宗他早已仙逝。若是有什么交代,那早在我之前就会有妙家的人来此。我的实力您也看透了,妙家怎么可能会派我这样的人来丢老祖宗的脸呢!”

    “你说的不无道理,但难以保证这是有意为之,是一个计谋。强大的人来临此地会让我一开始就产生警觉。弱小的人来此,会让我产生麻痹,进而达到出奇制胜的效果。”

    “前辈,您不觉得是您太多疑了吗?若事情真像您说的那样,那我应该一进来就向您这边赶过来,干嘛还要磨磨蹭蹭的耽误了十天的时间?”

    “嘿嘿!这就是你们人类的奸猾所在,贪得无厌。你的式神不是在我这捞了不少好处吗?”

    妙俊风一下子感到头有点晕,这个器灵实在是一根筋,反正就是认准了自己是来抢他宝贝的。

    “前辈,我什么也不说了,您爱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吧!我必须得休息一会了,累得慌!”妙俊风说完,把眼睛一闭,还真的一点戒备也没有的呼呼大睡起来。

    “嗨!我说你给我醒醒!你给我起来!你怎么跟你老祖宗一个德行!...”山神器灵很能说,用词还不带重复的,他便这样念叨着一段喋喋不休的催眠曲伴随着妙俊风的呼呼大睡。

    妙俊风这一觉睡得很踏实,一睡就睡了三天。

    “黄粱美梦终有时,眼前世界才唯真。”妙俊风舒展着筋骨,慢慢的坐了起来。

    “混小子你真能睡,一睡就睡了三天。你可知道这样对我来说是很不尊敬的。我可是长辈,你难道在家中也是这样不敬长辈的吗?我觉得的你缺乏家教,来来来,让我来好好的给你上一课,让你知道...”

    妙俊风刚清醒的大脑瞬间混乱,这一通狂轰乱炸着实让他有些受不了。

    “停!打住!”妙俊风双手捂耳,口中大喊道。

    “不说就不说嘛!凶什么凶!我也是为了你好。”山神器灵略带委屈的回道。

    “我怎么觉得你变了,之前的你不是凶神恶煞吗?怎么转眼间就变成一个邻家老太太,对我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谁让你是他的后代呢?他可是跟我说了,若是日后他的后代来此,我便将宝贝交给他,同时他也将带我离开这里。”

    “带你离开?等等,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带一座山离开。再有,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不是冲着你宝贝来的,我真的是机缘巧合来此的。”

    “你不要我的宝贝也就罢了,你竟敢不带我离开!你信不信我马上一口吞了你?”整座大山又一次剧烈的震动起来,连带着附近周围的几十里地跟着晃动不已。

    “我说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意思呢?”妙俊风被这器灵弄得也是哭笑不得,这简直就是小孩子脾气嘛!

    “你什么意思,直说!像个男人吗?扭扭捏捏的!”

    “额?”妙俊风的额头皱成了一个“井”字,这怎么就不像男人了呢?

    “你既然在器灵秘境里住这么久,应该知道封镇这里的大门是皇级级别的符器。我现在只是区区的星境,你认为我可以一下子跨越那么多级把你给带出去吗?

    若我真有这本事,还会像现在这样狼狈吗?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居高临下的跟我说话吗?”

    “有点道理,那你说怎么办吧!反正不带我出去,宝贝是不会给你的。”

    “我给你留个印,作为我将来带你出去的信用保证。宝贝不宝贝的我无所谓,谁让是老祖宗答应你了呢?”

    “可以。你赶紧的吧!时间紧迫!”

    “你这里有玉吗?”

    “玉?血玉可以吗?”

    “可以,只要属于玉的范畴就行。”

    一枚散发着猩红光芒的玉石从地底钻了出来,自动分离一小块飞到了妙俊风的眼前。

    妙俊风伸手接过玉石,然后开始用炼器的手段炼制一枚玉章。

    时间很短,一枚散发着淡红色光芒的玉章是被妙俊风捧在手心里。

    “呲啦”一声,妙俊风从袍子上撕下一块布,随后咬破指尖,用鲜血写下了一行字。

    “等到实力足够,定当再次前来完成先祖的承诺。若是器灵所说之言为假,定斩不饶!”

    “嘭”的一声,印章被妙俊风重重的盖在了袍子上。

    “这个你收好,若是弄丢了,别怪我不认账。”

    “嗯!我信你了。要是你不加上后面的一句话,我到会认为你是在敷衍我。”

    一股吸力从山巅传来,将妙俊风眼前留印的袍子是卷了上去。

    “小子,既然你我之间有了约定,我也不能让你早死。看你笨笨的样子,若是没有我的帮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带我出去。

    也罢,就让我送你一场造化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