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宗师潜质 下
    “嗤”的一声滑响,炼器室的石门被打开了。

    吴海轻声走到妙俊风的身旁,刚准备开口,就见到妙俊风一副神游外物的状态。

    他微微一笑,戴在手上的戒指流光一闪。

    一张卷轴和一堆炼器材料是被他放在了石桌之上。

    他没有将所有的炼器委托和炼器材料一次性的带进来,他希望主公能够循序渐进的进入佳境,而不是疯狂入魔的急速成长。

    吴海对着妙俊风俯身一拜,就轻轻地走出了炼器室。尊敬是要发自内心的,而不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不管主公知不知道,自己的心意是一定要表达出来的。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妙俊风是回过神来,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

    “看你的样子是想到办法啦!我很期待哦!你总是能给我带来惊喜。”

    “办法是有,但很难,一个不慎我可能会变成白痴。”

    “那你还是别用这办法了,我可不想看着你变成白痴,连带着我也被人骂做白痴。”

    “也许一味的想去突破反而突破不了,不如先好好的炼器吧!在炼器中进行沉淀,在炼器中得到升华。路只有自己走出来才踏实,前人的经验只能作为参考。”

    妙俊风是个当机立断的人,说不想就不想,说炼器就炼器。

    他打开卷轴,先大致的浏览了一遍,随后从卷轴的第一件符器开始,开启了他的炼器修行岁月。

    修行无岁月,这炼器也是。

    看着一件件的符器发出亮灿灿的光泽,妙俊风的心里升起一股成就感。对于自己炼制出来的符器他不再单单的将它们看作是符器,而是当成了自己的儿女。

    一股源自内心的亲情让他在炼器时不断地融汇到炼器的过程中。

    期间,吴海是来过几次。他根据妙俊风的炼器状况来决定下一次进来的时间。

    他最后一次进来是在五天前,也正是在那天他决定将所有的炼器委托和材料全部带进来。妙俊风的状态让他本能的做出这个决定。

    他这种玄而又玄,神而又神的状态自己以前也遇见过。如今的那个人已经正式成为一名炼器宗师。

    见到主公出现这样的状态,自己的心里有骄傲也有对自己的捶叹。

    “天地万物皆有灵,一草一木,一虫一鱼,乃至乱石尘土,没有生命的物质...”

    “灵者,上感天地,下感世道,从己出发,得己之道...”

    “灵,聚于一点,通于一点,放于一点,毁于一点,以点辟地...”

    “大道三千,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流水三千,取一瓢而引之...”

    妙俊风炼器进入了一种癫狂状态,他发现炼器真的很适合自己。师父留给自己很多道,每一种道在自己的悟性下又可以衍生出其它的道,种种道交织在一起,何止千万种道,简直是数不胜数。

    所罗门见到妙俊风虽然癫狂,但内心还是理智的,那悬起的心也就放下了。

    “这家伙不仅命好,运也不错,再加上又勤恳,只要假以时日,必成大器。我跟着他貌似也不赖。

    炼器师想要成为一名炼器大师,不仅需要悟道更需要庞大的炼器材料来供自己练手。

    这小子的身体中有他师父留下的万千大道,身边又有炼器师公会会长这样的家臣,说不定这趟炼器还真能造就出一个未来宗师。”

    “叮”的一身脆响,刚被妙俊风炼制出来的一口黄钟是发出了不属于它的声音。

    忘我炼器的妙俊风像是被谁给唤醒一样,一下子便从炼器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他这一清醒才发现,这口黄钟是自己炼制的最后一件符器了。现在整个炼器室内是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符器,让人数都数不过来。

    “叮”的一声再度响起,妙俊风本能的伸出右手,抚摸了一下眼前的黄钟。

    就在他的手触及黄钟的一刹那,黄钟是忽然间颤动起来,紧接着一个弱小的黄色光团是从黄钟内遁了出来,围着妙俊风亲昵的转着圆圈。

    “好家伙,是器灵!俊风啊!你真的成功了,竟然真的炼制出器灵了。你要知道你现在才是星境啊!若是等你迈入月境,你将会何等强悍!”

    “嗤”的一声急响,石门被快速开启了。

    “主公,您没事吧!出什么事了!啊!”

    吴海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一只手掐着自己的脸颊,一只手掐着自己的腰间。尽管很疼,但他还是认为自己在做梦。

    这难道不是梦吗?主公才星境啊!自己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听说过能在星境炼制出器灵的。若真的有,那这个炼器师绝对可以在将来成为炼器宗师,甚至是迈入更高的境界。

    “吴老,你怎么进来了?”妙俊风一边把玩着器灵,一边向吴海问道。

    “哦!刚才我在炼器师公会的展览厅,忽然间所有的陈列品发出了剧烈的振动。我见此情景,立马就联想到了您这边,所以就立刻赶过来了。可我没想到...”

    “没想到让符器产生共振的原因是因为我炼制出了一个器灵?”

    “是!”

    “吴老,麻烦你一件事。这黄钟我想留下做纪念,你帮我再炼制一个黄钟,然后交给委托方。”

    “遵命,这件事就交给老臣来办吧!”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赶紧问吧!一会我还要回去好好的睡一觉,我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反正觉得这觉睡得不多。”

    望着妙俊风那已经长到大腿的黑发,看着他布满血丝却充满精光的双眼。吴海重重一叹的说道:“主公,您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我要说的事不是什么要紧事,等您休息好了再说也不迟。”

    “好,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这里就交给你了。”

    妙俊风打了一个哈切,然而随着这个哈切的打出,他感觉自己的眼皮是越来越重,重的自己想立刻让它闭上。

    “叮”的一声,器灵带起自己的窝追着妙俊风就出去了。对于器灵来说,能够将它们炼制出来的,就是自己的父母。

    “我到底是追随了怎样的一个主公啊!他带给我的震撼实在是太多了,多的我都有点麻木了。这样也好,对于心脏病的防治是有功效的。”

    吴海自我安慰了一番,开始为妙俊风清理战场,同时也要再炼制一件黄钟符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