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鹰叔
    离南玄武学院招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从金陵城出发,若是乘坐马车用不了十天的时间就可以抵达南玄武学院所在的南玄武府。

    虽然吴海劝了很久,但妙俊风就是不同意乘坐马车,想要凭自己的一双脚走到那里。

    越是靠近南玄武府,地域越是繁华,往来的车流更是络绎不绝。

    “翻过这座山,就可以见到南玄武府了。”一连走了二十多天的妙俊风站在一座青山下,忍不住的感慨了一声。

    “淅沥沥”的流水声在山间响起,妙俊风一听,立马是觉得口有点干,正好可以喝点山泉水用来提神解渴。

    自从有了上一次的经历,妙俊风在路上每当遇见溪流河水都会相当谨慎,他可不想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朝着水流声传来的方向走去,越靠近,他的踩踏声也越大。他是想以此来告诉在附近的人,自己是正大光明走过来的。

    “什么人!站住!”

    一个看起来有点凶,长着鹰钩鼻的中年男子是从一株大树上跳了下来,挡在了妙俊风的身前。

    “你好,我口渴了,想喝点山泉水。”妙俊风知道自己又摊上事了,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自己的姿态放低些,应该可以避过去。

    “口渴?喝水?怎么证明?”鹰钩鼻不买妙俊风的账,仍然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妙俊风很想发火,但考虑到离招生截止期只有几天了,还是不要多事的好,只好将心中的火气压下。

    “不给喝就算了,我走还不行吗?”妙俊风一个转身,准备离去。

    “等等!谁同意让你离开了。你跟我走一趟,我怀疑你是不良分子,准备趁着南玄武学院招生的时候混入城中,伺机制造混乱。”

    妙俊风的眉头皱了起来,额头上也是出现了一个“井”字。这个家伙实在是欺人太甚,凭空捏造事实,乱扣帽子的本事到是不小!

    妙俊风深吸一口气,做好了出手的准备,自己的忍让可是有底线的。

    “鹰叔,让他走吧!”一个悦耳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这个声音的响起,让妙俊风凝聚的战意,在瞬间烟消云散,心里也是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是,小姐。

    你可以走了,不要回头,不要说什么感谢的话。”

    妙俊风一听,心中一片哑然,难不成这种桥段会经常发生吗?

    “不回头就不回头,没听过浪子回头金不换吗?更何况我是君子!哼!”妙俊风自解一番,随后双手一甩,大步一迈,飘然离去。

    “鹰叔,他是那个烦人精派来的人吗?”女子的声音再度响起。

    “应该不是,只是一个路人。”

    “那真是抱歉了。”

    “郡主,你太善良了。过几天就要开学了,我真担心你会被同学欺负。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会混个身份进学校去保护你的。”

    “鹰叔,我都已经十七岁了。母后像我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嫁给父王了。”

    “你是你,王妃是王妃,在我眼中你永远是小郡主。”

    两个人继续拌着嘴,丝毫忘了他们在提防的人。幸好妙俊风真的走了,不然他们俩的对话可要被妙俊风听得一清二楚。

    “水波术!”

    走到山顶的妙俊风,祭出一张低级符箓。“哗哗哗”的水流声是响彻山巅。

    捧起一波清水,深深的大饮一口。

    “啊!真是清甜哩!这水肯定比山下的清泉甜。”妙俊风擦了一下嘴角,瞄了下方一眼。

    夕阳西下,一个孤零零的身影站在城门口,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一路风尘仆仆的妙俊风。

    正当他准备感慨一番的时候,一辆马车是从他身旁呼啸而过,扬起大片的尘土。

    不等他开口发泄几句,又有几辆马车是陆续呼啸而过,将沙尘直接变成了沙尘暴。

    “南玄武学院,我来了。可你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欢迎我吗?也不怪你,这是人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

    有马车了不起啊!我这自带的二腿车不比你们差!不仅机动灵活,还能够锻炼身体。羡慕吧!像你们这种成天到晚只知道坐车的大人物们,迟早会被肥胖病给缠上,紧接着便会汤药不断!

    哼哼!还是尽早使用自己的二腿车吧!我这是忠言逆耳啊!”

    妙俊风站在那吐槽了半天,也不管其余路人投来的目光。反正让自己的心舒坦了,那是最重要的。

    “请让一让,你挡着我们了!”一道声音在妙俊风的身后响起。

    “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说我怎么就...”妙俊风边说边转身,可就在看到了他后,那后半句话是直接被他给咽到了肚子里。

    “我就说怎么有点眼熟,你是不是算准了时间知道我们要来,然后就在这里等着我们?”从鹰叔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杀机,一双鹰眼是牢牢的锁定住妙俊风。

    “你别张口就说的跟真山似的,我站在这怎么了?碍你事了?路这么宽,你们家的马车非得走这边啊!那边不能走吗?

    别以为你家小姐声音好听,就自认为是天下第一美女了,弄得谁都想多看一眼似的。我告诉你,这年头声音好听又遮遮掩掩的,大都是不能出门见人的。”

    “你!臭小子,赶紧道歉,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杀机越发浓蕴,只等一声令下。

    “道歉?后悔?你还真把自己当颗葱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南玄武学院,凡是在招生季前来报名的学生,都会受到南玄武学院的保护。

    很不巧,我也是来报名的学生。我如今站在城门口,就等于是半只脚踏入了南玄武府。你若是不把南玄武学院和南玄武府放在眼里,你大可以出手试试!”

    鹰叔的脸被他气的铁青,身上的杀气也是有力没地方出。杀这小子没什么,可他刚才搬出了南玄武学院和南玄武府,这就有明堂了。

    若是自己冒然杀了他,虽不会因此而身死,但绝对会让郡主的目的无法达成,同时王府还会收到他们发去的问罪帖。

    “好!臭小子你给我记住咯!日后别落在我手里,不然有你好看!”鹰叔服软了,领着马车从妙俊风的身旁饶了过去。

    令妙俊风感到失望的是,马车中的小姐自始至终一点动静也没有。这让之前的那场好戏失去了很精彩的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