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小菜一碟
    临近傍晚,两辆华丽的马车是在炼器师公会的大门口停了下来。

    从左边的马车上下来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哥,手中拿着一把折扇。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位蒙面的黑衣女子。女子的腰间别了一把精致的长鞭。

    与其相对的,一位身穿蓝色衣裙的佳人带着蒙面的纱巾从右边的马车上走了下来。在她的身旁站着一位目露锐利之气的鹰钩鼻。

    公子哥向着佳人轻轻一笑,佳人也是礼貌的点头回应。随后,双方是各自向着炼器师公会的大门走了进去。

    “杨公子,老夫可是久候了,这边请。”施长老是笑呵呵的迎了出来。

    “施长老,我们来晚了,让您久等了。这位是张琴,我的贴身侍卫,五月武者,此次还要麻烦您为她炼制一把五月级别的长鞭。”

    “好说好说,想必一路劳顿,杨公子的肚子也有点饿了吧!我已备好酒菜,等祭过五脏庙后,我再带您去客房。”

    “那就有劳了。”杨公子把折扇一摊,轻扇了几下。

    另一边,凯强是很有礼貌的迎了上去,微笑着对他们说道:“两位客人你们好,不知道有什么需要效劳的地方。”

    “我家小姐缺一件趁手的一月符器,想要请你们这最好的炼器师炼一件。价钱不是问题。”鹰钩鼻冷着脸回道。

    “没问题,请问你们是自己准备了炼器材料还是让我们为你们准备。”

    “你们准备吧!我已经说过了,价钱不是问题。”

    “是我冒昧了。请二位跟我来,根据您委托的级别,我们现在去的地方是地下二层,月境炼器室。一会请二位稍后,我会去请专业的炼器师前来与你们当面谈一下。

    他会根据你们的需求为你们炼制专有的符器。”

    “好,谢谢。”

    这一次是蒙面佳人开口说话了,她一开口,差一点让凯强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哎!小姐啊!不是跟你说了不要轻易开口吗?尤其是在年轻的小伙子面前。”

    “哦!”

    凯强好歹也是有素质的工作人员,他很快便将心中的躁动给按压下来。等到将他们安排到地下二层乙号炼器室后,是火速的往楼上跑去了。

    说巧不巧,他刚跑到大厅,就不小心撞到了妙俊风的身上。

    “对不起,大人。冲撞到你了。”凯强咽了一口口水说道。

    “什么事这么急啊!”

    “来了两位顾客,要炼器。我这不赶紧去找相对应的炼器师大人嘛!”

    “原来是这样,他们要炼制什么级别的符器?”

    “一月,还是顶级的那种。”

    “那好啊!你不用去找别人了,我跟你去。”

    “可是大人,是一月顶级符器啊!”

    “我知道,对我来说,小菜一碟,你就放心吧!”

    凯强一咬牙,心想若是出了岔子,自己就把罪责扛下来,这样也算还了心中的愧疚。

    来到地下二层乙级炼器室,凯强礼貌的敲了敲门。在得到应允后,是推门而入。

    “臭小子,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鹰钩鼻从椅子上是一下子蹿了起来,双眼露出凶光。

    “喂喂喂,你先搞清楚状况好不好。这里是哪里!我身为炼器师不在炼器师公会待着,该去哪待着?”

    “什么!你小子是炼器师?我怎么没看出来啊!你不会是冒充的吧!”

    “你太武断啦!先坐下,冷静的思考下。等你思考好了,说不定我也炼器结束了。”

    “可以啊!我等着,哪怕等上一年半载都不介意。我到要看看你区区七星炼器师如何炼制出一月级别的符器!”

    妙俊风耸了耸肩,没再搭理他。而是将目光转向了蒙面佳人,开口问道:“大小姐想要一件什么样的符器,对符器有没有特殊的要求?”

    蒙面佳人稍微想了下后,回道:“我想要一把漂亮的佩剑,一把与众不同的佩剑。”

    “没了?”

    “嗯,没了。就是想要一把佩剑。”

    “小姐,你太便宜他了!”鹰叔是抢着说道。

    “收到,等半个小时,看我为你炼来!”

    妙俊风走到货架旁,选取了一块火铜和风铁,随后走到石台旁,将它们轻轻地放下。之后,他闭上眼,开始调整自己的心神。

    “哼!我到要看看你能练出什么玩意!要是敢糊弄我家小姐!我正好可以出手狠狠地教训你一顿!”鹰叔在心里美滋滋的乐道。

    “轰嗤”一声,橙色的火焰是将石台上的两件原料给包裹起来,卷到半空之中。

    当炼器室内的其余人在见到橙色火焰后,所有的心思都停止了。因为这火焰的颜色正是代表了月境炼器师的身份。

    风铁比火铜率先熔化,熔化后的铁液迅速的被妙俊风包裹到火铜的身上。

    就在二者接触的一瞬间,原本还慢悠悠熔化的火铜是瞬间沸腾起来,与铁液交织在一起。

    妙俊风没有因此而放松心神,接下来才是成败的关键。

    “嗤嗤嗤”的声音开始连续的在炼器室内响起,一把宝剑的雏形是被妙俊风给渐渐勾勒出来。

    “嗡”的一声脆响,宝剑在妙俊风精神力的巧妙控制和道性融入下,是终于成型,散发出了月阶符器应有的波动。

    一把通体赤红,上有青色花纹的玲珑宝剑被妙俊风抬手一招,飞到了他的掌心中。

    妙俊风细细的打量了它一眼,这眼神就像是父母在关爱自己的子女一样。

    “这把剑我取名为鸾风剑。一月级别符器,可以一次性释放出八道火箭或是八道风刃。在主人与符器的契合度达到十成时,有六成的几率可以风助火势,释放出鸾凤虚影。

    虚影可以释放威压,但威力仅限于一月级别。不过可以蕴养,使其升级。但具体如何,就要看符器的主人怎么对她了。”

    “你说的到挺神,能不能示范一下啊!”鹰叔是百无禁忌,才不会顾及那么多。

    “好!”

    说罢,妙俊风将握剑的手一抖,一股强大的威压瞬间散发出来。

    感受到这股威压,鹰叔是一个身闪,护到了郡主的身前。至于凯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是直接趴到了地上。

    “啾!”一声凤鸣响起,一只高贵的鸾凤虚影在妙俊风的头顶呈现。不过很快就散了开来。

    “你不是说只有一月级别,为什么我感受到的是六月!”鹰叔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那是因为这把剑是我炼制的,契合度自然高。不知道小姐满不满意这把剑!”妙俊风神情不变,将手中的剑送入了剑鞘。

    “非常满意。”即便是隔着纱巾,也遮掩不了她那欢喜的神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