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器子
    妙俊风呼出一口气,慢慢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身后的尘土。

    他不想解释什么,更不想去辩解什么。既然自己想进入炼器师班,那自然得拿出真功夫来,让考官信服,让炼器师班的考生信服。

    自己本就是有实力的人,只要有实力,还怕在关键时刻拿不出手吗?

    “罗老师,您身上有炼器的材料吗?”妙俊风向罗老师笑着问道。

    罗老师可是人老成精,他抬起手点了点妙俊风,随后向着众考生问道:“诸位同学手中可有炼器的材料?若是有请拿出来借用一下。

    若是他炼的符器不错,那这件符器就属于拿出炼器材料同学的的。

    若是他炼砸了,那他不仅要赔这份材料更是要额外赔偿等价的材料一份。

    请诸位同学放心,有我跟身后的学院老师做担保人,想来他也不敢赖账!”

    妙俊风对于罗老师的话无动于衷,他要不这样说,会有人取出炼器材料才怪。

    “罗老师,我这有一份炼器材料,还请罗老师做个见证。”一位身姿挺拔,健壮如牛的少年从黄色区域内走了出来。

    “可以,把你的材料取出来吧!”罗老师捋着胡须打量他一眼。

    “嘭”的一声,一块黑不溜秋的金属块是被他从戒指里取了出来,丢在了地上。

    罗老师双眼一眯,立刻判断出了金属块的属性和来历。但他没有吭声,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妙俊风。

    妙俊风走到金属块的跟前,伸出手触摸了一下,嘴角微微一扬,赞叹道:“好材料,我相信我炼制出来的符器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我相信你,能让吴会长器重的人又怎会是浪得虚名之辈?”

    “嗯?你认识我?”妙俊风对眼前这个壮小伙一点印象也没有,这让他觉得自己有点没礼貌。

    “在下郭瑜,你还是先炼器吧!有什么话等你炼好了我们再慢慢聊。”

    郭瑜的话和他带给自己的感觉,让妙俊风觉得他是一个可以结交的人。

    “凯强,对不住了,等炼好了符器,又要麻烦你帮我治疗一下了。”

    妙俊风精神一振,橙色的精神之火从眉心处蜂拥而出。下一刻它便化作一只橙色大手,一把将地上的黑色金属块抓到了手心里。

    在火焰的灼烧下,黑色的金属块开始一点点的熔化,只是速度有点慢。

    对于这份材料,在见到它的第一眼,妙俊风就有了决断。他想炼一副铠甲,就像黑甲卫身上穿的那样。

    在金属块彻底熔化成液体后,妙俊风迅速的将精神之火的威力加大。

    在这迅猛的火势之下,液体内的杂质是被煅烧成了一缕缕的黑烟,被彻底分离了出来。

    没有了杂质的金属液体,在橙色之火的衬托下,显得乌黑噌亮,那隐藏的高贵之气也是一点点的散发出来。

    “不会吧!是黑铁王!这可是上等炼器材料啊!”

    “没错,应该就是它,你看它的亮度,它的色泽,再闻一下它散发出来的独有气味,这肯定是黑铁王无疑。

    只是不知道这小子想把它炼成什么,可别糟蹋了啊!”

    议论声开始一点点的扩大,但罗老师却没有阻止。一名优秀的炼器师在炼器时会进入忘我的状态,眼中心中只有符器,其它的都不存在。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液体在妙俊风的牵引下也是有了形态。当这形态一出,立刻是让全场沸腾起来。

    铠甲符器可不是一般的炼器师可以炼制的,一万个炼器师当中能有一个会炼制就算不错了。这也是为什么,能炼制铠甲的炼器师会被当做炼器大师来尊敬了。

    妙俊风对外界的环境一无所知,对身上的伤势更是完全遗忘,现在的他只有眼前的符器。

    他将修为注入后,没有立刻注入道则。他想将最符合这件铠甲的道则注入进去,因而他的炼器在这一刻出现了停滞。

    “你看,他怎么停下来了?”

    “难道是后劲不足,要失败了?”

    “铠甲不是那么好炼制的,只要有一个细微的地方出错,那整件铠甲就会作废。也许他发现了那个出错的地方,想要进行修改。”

    “可能吗?这是只有能炼制铠甲的炼器大师才能做到的事,就凭他我看悬!”

    这回就连吴老师的眉头也皱起来了,他觉得妙俊风托大了,这符器铠甲岂是那么好炼的?就算想证明自己,也不用这样嘛!

    “老院长,您说他会成功吗?”徐老师小声的在罗老师耳边问道。

    “在你问我的时候,心中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

    “额,我这不是吃不准吗?”

    “继续往下看,不到最后关头,谁也不知道他是成功还是失败。”

    妙俊风的脑海里闪过很多词,每个词代表的意境也被他快速地揣摩一番。最终他选择了一个词,并将这个词衍生出的意境和道则注入到了这件铠甲中。

    “嗡”的一声嗡鸣,在黑色铠甲的上方似乎有一座透明的小山。

    “不动如山,黑山铠,成!”

    伴随着妙俊风的一声大喝,黑山铠带着夺目的黝黑光泽悬浮在半空中。

    “一月顶级符器,防御型。无视一月级别文武者攻击,可化解二月文武者一半的攻击威力,化解三月文武者四分之一的攻击威力,可抵挡四月文武者全力一击。”

    罗老师,徐老师和学院的其他老师是一下子围了上来,仔细打量着这件被妙俊风炼制出来的符器。

    要知道现在的他还年轻,境界还低,若是等到日后他成长了,那他炼制出来的符器将会是何等惊世骇俗!

    “器子!”

    也不知道是谁嘀咕了一声,让“器子”这个词在大伙的心里回响。

    炼器之大成者,可谓“器子”,这是炼器界公认的。

    “妙俊风,你这个器子当之无愧啊!这件铠甲真的不错,要不是等级低,说不定老师我都眼馋了。

    等等,哪来的血腥味!”

    在一番激动过后,罗老师是敏锐的捕捉到了空气中弥漫的淡淡血腥味。

    “那个,罗老师,是从我这散发出来的。”妙俊风举着手说道。

    “什么!”

    罗老师一个箭步,迈到妙俊风的身前,将他的衣袖一掀,衣袍一掀。

    白色的绷带和长裤上,鲜血醒目,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伤口炸裂了。

    直到此时,罗老师和徐老师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他今天的表现有点不对劲。

    原来是他们糊涂了,竟然把他身上的伤给忘记了。

    也幸好他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不然在他们二位的心中可是会种下深深地愧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