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开学
    由于妙俊风精彩绝伦的表现,他被直接录入了炼器师班中。之后,罗老师是让徐老师亲自将他送回了炼器师公会。

    回到炼器师公会,妙俊风少不了要被凯强批评一顿。他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妙俊风不要炼器,可自己的少爷到好,一出手就来个器子级别的。

    妙俊风从凯强的话中听到了满满的关心,因而尽管他喋喋不休,但在妙俊风听来,那是仙音渺渺。

    两天后,在凯强的陪同下,妙俊风正式去南玄武学员报道了。

    南玄武学院坐落于南玄武城的北边,占据整个北城四分之一的面积,再有北城外边方圆数百里的森林也都属于南玄武学院的范围。

    “好气派啊!”站在南学武学院的大门口,妙俊风忍不住的赞叹了一番。

    “少爷,不要那么大声,会被人看不起的。”凯强在他的耳边小声提醒道。

    “看不起?为什么?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您说的是事实,但其实能来南玄武学院上学的大多数都是贵族子弟。您想想,出生在寒门的人,若是没有特殊的机遇,如何能在十八岁前达到一月的境界?

    因此,就算他们在心中觉得南玄武学院很气派,也不会在明面上表达出来。他们看重自己的身份,在乎自己的面子。”

    “我的天哪!他们累不累啊!人有必要那么虚伪吗?”

    妙俊风的话立刻让凯强左顾右盼起来,他生怕自己的少爷因为这句话而在无意中得罪了路过的人。

    “好了,你回去吧!你要记住我是你的少爷,将来是你的少主。在你家少主的面前,除了亲朋好友,所有的人都必须臣服!”妙俊风衣袖一甩,径自向前走去。

    凯强永远都无法忘记,在这一刻妙俊风留给自己的背影,哪怕百年之后他在给自己的子孙讲起这段往事时,眼中还是会绽放出崇拜的目光。

    南玄武学院的大门口没有守卫,只有两尊铜铸的独角兽。

    若是有人胆敢小看它们,那就要吃大亏了。它们可是经由炼器大师之手铸造而成,本身就是一件符器。

    每一尊独角兽的实力相当于一名一日境的武者,两尊独角兽加起来,会形成叠加效应,相当于三日境的武者。

    妙俊风本身就是一名炼器师,在进入校园之前,他在两尊独角兽的面前停留了很长时间。他用学习的目光,仔细的观察着它们身上的每一处细节。

    独角兽刚开始还有点恼火,但在感受到了妙俊风的真情实意后,直接就将他给无视了。

    走入校门内,妙俊风看到很多年轻的学子。他们一个个书生意气,朝气蓬勃。无论男女,在他们的身上都可以感觉到强大的自信。

    “这位同学,你好。请问新开学的炼器师班怎么走?”妙俊风选了半天,选了一位戴眼镜的同学问道。

    同学往上推了一下眼镜架,上下打量了妙俊风一眼,然后问道:“你是这一期炼器师班的学生?”

    “是的。”

    “哦!顺着这条路往前走,穿过一条河流,你就可以看到新生楼了。在新生楼的外面挂着红色的横幅,很好辨认。”

    “谢谢。”

    “不客气。”

    妙俊风顺着他指的路,慢悠悠的往前走去。校园生活在自己小的时候就想体验了,可无奈的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家中读了几年书后,就直接进入了净世庭南方分局。

    在这里感受到最多的是学习的气氛,竞争的氛围。世上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在这里很少,更别说要在他们的身上感觉到杀气了。

    “咦?那不是器子吗?喂!器子!”

    这刚到教学楼的楼下,就有同学向自己打起了招呼。只是自己的真实姓名他们没有记住,到把器子这个名号给记住了。

    出于礼貌,妙俊风朝他挥了挥手,随后快步的走进了教学楼。他不想惹麻烦,树大招风,谁知道会不会因此而生出什么事端。

    整栋教学楼有八层,分为地上七层,地下一层。

    上面的七层每一个班一层,下面的一层是用来考试和彼此之间切磋交流用的。

    新设的炼器师班在一楼,这是出于对炼器师原材料搬运的考虑。

    妙俊风所在的班级,五十个人中真正专职的炼器师没有多少,基本上都是半路出家。他们选择进入炼器师班也是出于对未来的考虑。

    话是这么说,但在妙俊风看来,这世上不缺天才。之前吴老还对自己说能炼器又能战斗的天才是少之又少,可如今在自己的眼前,这天才就跟街上的糖葫芦一样,不仅能看到还能吃到。

    “呦!这不是器子吗?大家赶紧过来欢迎下!”

    妙俊风的好心情瞬间就被这个杂音给破坏。这世上爱挑事的人绝对不少,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挑事的。

    “这位同学,你跟我有仇吗?”妙俊风要么不开口,一开口绝对雷人。

    “没仇,就是看不惯。”

    “哦?为什么呢?难道就因为我的炼器手段高超,你与我相差十万八千里吗?”

    “混蛋,你再说一句试试!”

    “既然你耳朵不好,那我就放慢一点,吐字再清晰一点。我说你跟我有仇,难道就是因为你的炼器水平与我相差十万八千里吗?”

    “找死!”那位同挥拳就向着妙俊风砸了过去。

    可他的拳速在妙俊风看来实在很慢,因而在他的拳头即将砸到自己的脸上时,妙俊风才不急不慢的往左挪了一步。

    一个踉跄,那位同学由于力道的惯性,是差一点就栽个跟头。

    他站稳身形,心中的怒火是更加旺盛。自己若不狠狠地修理他一顿,那自己的面子往哪搁!

    “怎么,还要来吗?你要知道我是一个伤者,你若是对一个受伤的人大打出手,就算打赢了又能怎样?会得到同学们尊敬的目光吗?

    这位同学,现在我们是在同一屋檐下学习,每天日出而见,日落而别。可以说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们会比自家的亲兄弟还要亲。

    所以,你也消消气,让我们将让这场误会在不打不相识中消除吧!”

    妙俊风的话柔风细雨,以情动人。

    本就是一个班级的同学,也没有多大的仇恨,那位同学在想了想后,是重重的哼了一声,就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