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院长来了
    “果然是英雄少年,我儿在你手上吃亏不冤。”戴龙面色不变,带着善意的笑容称赞道。

    “过奖。”

    “不知道我儿是如何得罪了你,你要下如此重手将他置于死地?”

    “您是过来人,对于一些事已经看淡。但不代表年少气盛的令郎能看淡。

    我与令郎无冤无仇,但他却为了一个女人而向我挥拳,我也只好正当防卫。不过,我这个防卫是在他第二次向我挥拳时才做出的。”

    “照你这么一说,我儿如今的伤势完全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咯?”

    “咎由自取是咎由自取,同情归同情。

    好男儿受点伤不算什么,只要是个真男人,身上哪还没点伤?试问您的身上就没有伤吗?没有伤痛的男人会像纸一样脆弱,在遇到大事情时,会变得婆婆妈妈,没有分寸。”

    “受教了,少年英雄就是少年英雄,语出惊人啊!”戴龙的脸上仍然挂着笑容,但看着让人感到有点寒。

    叶云和李蒸听着他们俩的谈话,是越听越心惊,越听越觉得这火药桶就要爆了。

    “咚咚咚”的三下敲门声,让叶云觉得这声音是如此美妙,总算是可以将注意力转移一下了。

    “叶主任,我没有打扰你们吧!”唐超很有礼貌的站在门口说道。

    “没事,只是朋友间在聊家常。你怎么过来了?”

    “是父亲让我过来取文件的,说是昨天他给了您一份文件,让您在上面签个字。”

    “哦,对对对,是有这么回事,你先等一下,我去找找,瞧我这忙的。”

    唐超在心里嘀咕了一下,若是真的很忙又怎会在此聊家常呢?他这一琢磨,难免将目光往室内瞄去。

    他这一瞄,瞬间就明白过来了。戴龙府主可不会有空来他这里做客。还有那个金陵城的炼器师怎么也在这?难道是戴龙府主带过来的?

    “怎么找不到呢?不应该啊!”叶云在桌子上翻了半天后,冒出了两句话。

    唐超既然已经察觉到了苗头,自然顺着他的话往下说道:“叶主任,不着急,您先接待客人吧!我晚点再来。”

    “好,那就要辛苦你再跑一趟了。”叶云带着歉意说道。

    见到唐朝离去又这么快接了自己的话,希望他是真的明白自己的意思。

    “叶主任,我想替犬子请几天假,等他伤势痊愈了再来上课。”

    “没问题,我们会派老师上门给他补课的。”

    “那就多谢了,我府中还有点事需要处理,就先告辞了。有时间,欢迎叶主任来府上一叙。”

    “那就打扰了。”

    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叶主任和李蒸送走了戴龙。只是这戴龙一走,他们俩脸上的笑容是立刻收了起来,转而变得很阴沉。

    “妙俊风,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戴龙府主是小小的你可以得罪的吗?就算戴小龙真的把你打伤了,那你也只能有苦往自己的肚子里咽,不能为学院招来灾难!”

    “李蒸,这话过了。从现场同学那收集的证词来看,的确是戴小龙有错在先,妙俊风是正当防卫。可正当防卫也要有个度,越了这个度,那就是防卫过当了。

    妙俊风你还年轻,意气风发,铮铮铁骨是好事。但你要知道,过刚易折的道理。我本想借此机会调和你和戴小龙之间的矛盾,但现在看来,也不需要我再做什么多余的事了。”

    “谢谢叶主任,请您放心,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是不会连累到学院的。”

    “这叫什么话,学院现在就是你的家。学院若是连自己的学生都保护不了,那还叫学院吗?这件事目前就到此为止吧!办法总比问题多。”

    这回轮到妙俊风有点弄不懂了,这叶主任到底是帮自己的还是帮戴小龙的。怎么这戴龙一走,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咚咚咚”又是三击敲门声,这回没等叶云答应,就走进来一个中年人。

    “叶云,戴府主是刚走吗?”

    “是的,院长。”

    “他来这是为了中午食堂发生的事吗?学院有没有给他一个交代?”

    “应该算是给了吧!”

    “什么叫应该算是,你要知道我们是在他的地盘上建学教人,就算我们学院名声在外,也不如他手中那一亩三分地的权力。

    你平时不是很睿智吗?怎么在处理这件事的问题上犯起了糊涂呢?”

    叶云没有吭声,而是走到办公桌前,将他昨天给自己的文件拿了起来。

    妙俊风见到他的举动再次糊涂起来,他不是找不着文件吗?就算是以文件为信号让那个坏小子去将他父亲请来,可这神情有点不对劲啊!

    “院长,我知道您刚上任,想做出点业绩。可你也不能拿学院的利益来跟戴龙进行交易啊!

    我们南玄武学院自建校以来,招生的原则就是只招精英,不招废物。只要你有本事,不管你是王公贵族还是寒门百姓,我们照单全收。

    也正是这个原则,才让我们南玄武学院千年不衰,不被人在背后嚼舌根。

    可您的这份文件呢?说是招什么特长生,实际上不就是在为戴龙谋人情吗?名单上的人哪一个不是皇庭的勋贵,哪一个不是与府主有直接或间接的利益关系。

    院长,不管您怎么说我,就算是开除我,我也绝不会在上面签上我的名字。”

    妙俊风这回算是明白了,原来叶云之前找不到文件,是不想让戴龙见到这份文件。

    派人让自己过来,向戴龙道歉,是为了堵住他的嘴,让他没有借口再找学院的麻烦,再找他这个主任的麻烦。

    所有的一切,归根结底都是为了学院,为了学院的学生们。

    “叶云,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你当着学生的面怎么能说这件事呢?而且这个人还是得罪了城主府的人!”

    “院长,我没有糊涂。我只是想让他知道,他只是无意中被卷了进来,而不是真的防卫不当,伤人过重。”

    “还说你不糊涂,我看你简直是糊涂到家了!”唐院长把门一摔,带着怒气和怨气大步的夺门而出。

    看来今天的事没有画上句号,而是打了一个逗号。想来后面的故事会相当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