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带你去长见识
    从叶主任的办公室走出来,妙俊风的心里愁云密布。

    他对学院失望了,本该纯净的学院居然已经被污染渗透,世俗的东西已经开始往内填充。也许过不了多久,南玄武学院就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只剩下一副空架子。

    “妙俊风同学,你在想什么呢?还是说被他们给训了一顿,心里感到很不服气?”

    坤风双臂环抱,斜靠在路旁的大树上,嘴里叼着根小树枝,笑呵呵的对妙俊风问道。

    “坤老师,我还以为你对我这个学生不管不问了呢!没什么,都过去了。我想的你不懂。”

    “呦呵,跟我玩深奥啊!想当年我在装的时候,你还在你妈妈肚子里呢!我不懂?我要是不懂这天底下就没几个人懂了!

    今晚别回去了,老师带你去个好地方,让你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哦!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乌烟瘴气的地方我不去,我可是洁身自好的!”

    “哗”的一下,坤风一个踉跄,差一点被树根跘一跤,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难道就是江湖浪子吗?

    “哈哈哈...”妙俊风笑了,他这一笑似乎将憋在心中的闷气给排解一空。

    “你小子!”坤风站稳身形,看着他,有一种想上去踹他一脚的冲动。

    两个人一路同行,从日落西山走到星月繁空,坤风带着妙俊风将整个南玄武府绕了一圈。

    “坤老师,这条路不是去那的吗?我们去那里做什么?”

    “你终于开口了,我还以为你成哑巴了呢!在城里的时候,你就不能插上一句,让老师请你吃顿饭吗?”

    “额!坤老师,我以为你会请我吃大餐的,可谁想到?再说身为学生,哪能主动开口提这个?”

    “算你小子狠,还真是有什么样的舅舅就会有什么样的外甥。带你去那,自然是让你看好东西。别人想看还看不着呢!”

    “什么好东西,能提前透露一下吗?”

    “在回答你的问题前,我先问你。你觉得身为月境强者,他最适合面对的鬼物是什么等级?”

    “魍级。”

    “那日境强者呢?”

    “魅级。”

    “你的回答没错,但你的回答若是放在你的身上你不觉得有些不符吗?”

    妙俊风愣了愣,回想之前的经历,好像自己面对的鬼物的确太菜了些。

    “按照境界划分,星境面对的鬼物可以是魉级和魍级,月境面对的鬼物可以是魍级和魅级,日境面对的鬼物可以是魅级和魑级,问道境是个坎,面对的鬼物是夜叉。

    夜叉可以说是所有低阶鬼物的头头,是划分低阶鬼物和中阶鬼物的分界线。你们口中所谓的魑魅魍魉其实都是低阶鬼物。

    学院让你们到了日境才毕业,也是为了让你们在面对低阶鬼物时得以从容应对。不要认为日境强者有多么伟大,在夜叉的面前,日境强者还真不够它塞牙缝的。”

    坤风的话让妙俊风的内心世界一下子变得波澜起伏,这知识在以往可没人对自己说过。自己最多就知道问道境强者,还有魑魅魍魉四等级鬼物。

    就算以往在净世庭南方分局也没有人对自己提过,自己更是在书库中找不到半点和坤风刚才所说沾边的内容。

    “好了,你就不要纠结了。你也不想想,你为什么从合城出来?你们家的敌人既然强大,那想要动点手脚,抹除点什么,不让你知道点什么,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他为什么要这样?我们家都已经这样了,他还要赶尽杀绝吗?”

    “为什么要这样?你不觉得你问的这个很可笑吗?若换做是你,你会给自己留下祸患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谁知道在敌人的后代中会不会有天资卓越之辈诞生呢?

    若是自己健在那没问题,若是自己不在了,子孙又不争气,那今天的局面不就是自己家族日后的处境吗?”

    妙俊风深吸一口气。坤风说的是事实,若换成自己,绝对不会给敌人喘息的机会,甚至会比那个强大的敌人做得更绝。

    见到妙俊风的神色,坤风知道他明白了。他也不想给他太多的压力,要不是看他顺眼和自己又合得来,谁愿意去触碰这个禁忌,跟他说那么多。

    “俊风啊!你在金陵城外斩杀一只魅级鬼物和重伤一只魑级鬼物是事实,然而在事实的背后却是和那晚**一样的设计。”

    “坤老师,您能说的再明白一点吗?”

    “念你现在思绪有点紊乱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想来你也明白,金陵城是一个什么等级的城镇,在它的安全领域内怎么可能会出现灾区呢?

    并且在灾区出现后,里面的鬼物未免也太小白兔一点了吧!魅级鬼物竟然会被一个星境少年给灭杀了。

    假如你没来南玄武学院报名上学,你心中的真相会一辈子欺骗你。当然,这也不怪你,毕竟你只是一名少年,一名涉世不深的少年。

    **你进去过两次,里面的鬼物你也遇见不少。你就不觉得奇怪吗?里面的魍魉级鬼物和你之前遇见的魍魉级鬼物是不是有点不太一样?魑魅级鬼物和金陵城外的魑魅级鬼物是不是有点相像?”

    “啪!”,一道闪电在妙俊风的脑海里闪了一下,他瞬间明白很多,清醒很多。

    “坤老师,您的意思是我在金陵城外遇见的魑魅级鬼物实际上就是**的鬼物,它们是因为意外从这里流窜到了金陵城外。

    而我那两晚遇见的的鬼物,都是真的鬼物,但实际上又并非真的鬼物,而是被圈养的鬼物。”

    “嘘!和聪明人说话就是愉快,一点就透。”坤风吐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显得很灿烂。

    “既然我的推测没错,那我们来这里就没必要了啊!这**可是已经被我给净化了!”

    “是吗?”

    在他们俩不知不觉的谈话间,二人再次走到了**的边缘。

    坤风两指一拈,不知从何处取来一张符录。随后,他口中快速的念着一段晦涩难懂的咒语。

    伴随着咒语声的停下,符箓是亮起了七彩的光芒。

    “去!”

    符箓化作一枚七彩的箭矢,射向了**上空。

    “嗡”的一声震响,空气中出现了水波状的涟漪。

    当涟漪平静下来后,又一个**是清晰的展现在他们的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