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神魂入梦
    许琪抱着妙俊风在林间疯狂的奔跑着,她对鹰叔的脾气很了解,没有达到目的,绝不会停下自己的行动。

    “不!我不要这样!他不可以死在这里,呜呜呜...”

    许琪的灵魂在山魅的身体中哭泣着。如今的她凭借着谨慎的一点灵魂之力拼命地主导着这具身体。

    然而,她也知道当自己再也坚持不住的时候,就是妙俊风要被自己杀死的时候。

    “俊风,我知道你还有意识,不要跟我装糊涂。”

    “我没有装糊涂,只是这个伤口仍有残余的剑气在不断地撕裂着我的肌肉和经脉。若是我不专心的应对,恐怕我是真的要无意识了。”

    “和你商量个事,只要你同意了,那今天的事就好办了。不仅许琪可以得到解救,这个祸乱的源头也可以一并解决。”

    “好,我答应了。”

    “这么爽快,你就不再考虑一下?”

    “有什么好考虑的,你是我兄弟,难不成你还会害我吗?”

    “被你这样一说,我要是不尽力,那还真丢了我所罗门这块金字招牌。

    那你现在就全身心的去抵抗这残余的剑气,把你身体的控制权交给我。等我再次跟你联系时,你要毫不犹豫的,一鼓作气的冲到许琪的精神世界内。”

    “大哥!你说得容易,可我不会啊!”

    “怎么就不会了?难道你忘了,当你回到精神世界后,你是可以以元神状态出现的,一个元神想要进入另一个不设防之人的精神世界,那可不要太简单哦!”

    “我明白了,我会尽力一试的。”

    “不是尽力,而要全力以赴。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这个世界就真的再也没有许琪这个人了。”

    当许琪穿过树林,再次来到那个坑洞旁后,妙俊风是一把挣脱了她的怀抱,翻身一腾,站到了地面上。

    “哇哈!本王满血复活啦!什么妖魔鬼怪在见到本王后,都要臣服!本王是谁?本王就是英明神武聪明睿智,风流倜傥人见人爱的所罗门王。”

    就算目前的许琪处于极度的虚弱状态,但她还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山魅的躯体,女儿家的手势和动作,再加上半人半鬼的声音。

    也幸亏是所罗门王站在这,若是换做胆小的,不用许琪再多做什么,他就直接下黄泉了。

    “小小的阴邪之气,你去惹谁不好!偏偏来惹我兄弟,你难道不知道我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吗?

    在下面你也感受到本王的力量了,怎么?你不会认为你换了个马甲本王就对付不了你了吧!你想的也太天真了!”

    “嗷呜”一声长啸,许琪被阴邪之气的力量彻底压制下去。

    山魅王眼中最后的一丝清明,在此刻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冷,冷漠,嗜血和残忍。

    “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山魅王用沙哑的声音问道。

    “呦呵!开口说话了!我还以为你会一直当哑巴呢!”所罗门轻蔑的回道。

    “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你的执念还真深。那个坑洞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某位大能在此开辟出的连接阴阳两地的通道。

    而你也并不是纯粹的阴邪之气,而是在阴间的亡灵。你之所以要融入阴邪之气中,是为了避人耳目。

    一来可以找个躯壳,二来可以借用这个躯壳不断的捕获血食来壮大自己。当你的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恐怕连这个躯壳都会成为你的血食。

    这位兄弟,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就算你要修炼,也动动脑子好不好。哪有像你这样驱使这么多手下去抓人的。

    你知道你闹得这一出,会给你带来多大的麻烦吗?至少已经把本王给请出来了。”

    “你的废话话可真多!要不是看在你我同是阴魂的份上,我现在就会杀了你!”

    “哦?是吗?就你也配!”所罗门双眼一瞪,一股王者气势化作无形的气浪,向着四面八方就扩散开来。

    处于王者气势中心的山魅王,在此刻感到沉重的威压降临到了自己的身上。

    这股威压如山一般沉重,如海洋一般浩瀚。虽未全部落下,但它知道,只要对面那个自称王的人,心念一动,自己就会被压得粉身碎骨。

    “跪!”一声王者之喝。

    山魅王咬着牙,身上的骨骼也是发出“咔咔咔”的声响。但任何反抗在王的面前都是徒劳的。

    “嘭”的一声,蛛网般的裂纹在它的膝盖下辐散开来。

    山魅王带着不甘,双膝重重的跪了下来。

    它怕了,真正的感到怕了。来自灵魂深处的畏惧让它对于眼前的这位王感到胆寒。

    “俊风,就是现在!”

    早已时刻准备着的妙俊风,在听到所罗门的提示后,是化作一抹白光,向着山魅王的眉心位置就遁了进去。

    穿过一片灰黑色相交的云雾,来到一处有着青山绿水的世外桃源之地。

    在这里,妙俊风看到一位佳人和一名男子正席地而坐,相谈甚欢。

    妙俊风远远的站着,没有多余的动作。任何动作在此刻都是多余的。

    “这个男人英俊,威武,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只要是优秀的女孩,都会被他给吸引。怪不得许琪难以忘怀,这样的人的确让人难以忘记。”

    妙俊风在感慨之余,心里也是泛起一股酸味。他知道这酸味是自找的,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但理智就是控制不住这股酸味,它慢慢的浮起,直至充满整个心间。

    “我与她只不过才见过几次面,唯独这一晚相处的时间较长。也许是因为在陌生的地方,经历了相同的战斗让我们的共同存在感暂时保持了一致。

    再加上我不顾自身的安危挺身而出,在战斗时受了伤,令她受到了感动。她才会说出那番话,也许我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也许我只是一座连接现实与梦境的桥梁。

    不过这样也好,无欲则刚,渡人就是渡己。只要她能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我牺牲些又何妨!”

    妙俊风自我感慨安慰了一番,继续关注着眼前的两个人。

    他们相视一笑,自己也跟着笑。他们含情脉脉,自己也跟着身临其境。到最后,妙俊风竟觉得自己就是他,他就是自己。

    “不!我就是我!我不是他的替代品,更不可能是他!”伴随着心底的一声呐喊,妙俊风从自我的醉眠中清醒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