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施空耍奸
    “所罗门,你说这座阁宇是师父为我准备的?”

    “你说呢?你是当局者迷啊!你以为这里是我发现的啊!要不是帝明大人的绝世手段,你以为你能够在这里安稳的获得机缘吗?”

    “师父,您真是太伟大了!徒儿爱死您了!”

    远在万千世界的另一端,正喝着茶的帝明忽然间连打了两个喷嚏。这个喷嚏,让坐在他对面的师父是直接赏了他两个板栗烧。

    “混蛋!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在背后说我,我一定赏他满头的板栗烧!”

    视线再度回到妙俊风这里,此时的妙俊风正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走出了阁宇。

    当他站在离阁宇有五百米远的位置上时,才想起来,这座阁宇的名字自己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所罗门,这座阁宇叫什么名字?”

    “黄泉阁!”

    “嗯!名字挺好,等以后我强大了,这座阁宇的名字可以换一换。”

    “行!我等着。下面我们是不是得抓紧一下时间往回赶了?你的假期已经结束,现在可算是违反学院规定了哦!”

    “债多不压身嘛!反正已经迟了,索性将手头上的事先解决吧!这个祸害不除,我如芒在背啊!”

    “嘿嘿!我也早看那个老家伙不顺眼了!现在有能力了,自然是要将他给除掉的。”

    “咳咳,你这是什么眼神?我说了要杀他吗?”

    “没有啊!我这眼神难道就代表杀戮吗?不要把我想坏了好不好,本王是那样的人吗?”

    “你是。”

    两个人来时谨小慎微,归时打打闹闹。也许他们俩真的是运气爆棚吧!这么大的动静愣是没有谁发现。

    南玄武城炼器师公会,今天全公会以最高的礼仪迎接了一位大人物的到访。

    炼器师总公会的监察长老,汪秋水。

    “施空,我们有很长时间没见了吧!不错,这段时间还是有进步的。记得上一次见到你时,你的修为还只是月境四级,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有精进,实在是难能可贵啊!”

    “多谢汪长老谬赞。我能有这么快的长进,也多亏了您当时的点拨。如若不然,可是要走很长的弯路啊!”

    “哈哈哈,就你会说话。说吧,请我到这最高等级的贵宾室来,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啊?”

    “汪长老慧眼如炬,还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您。其实,我要说的这件事不是关于我,而是关乎我们整个炼器师公会。”

    “哦?这么严重,你且细细说来。”汪秋水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在对待公会的问题上,自己向来是严肃以对的。

    “也许您在来的路上已经听说了。在南玄武学院出了一个器子,这个人本身还是我们炼器师公会的炼器师。

    他的炼器水平的确很高,在炼器一道上也很有天赋。只是他的心思却没有完全放在炼器上,而是一半放在炼器上,一半放在武道上。

    身为炼器师的我看到他将一身的炼器天赋就这样糟蹋了,心里感到很难过。屡屡劝说,他却不以为意。

    就在最近,随着他修为的增长,他一下子达到了月境二级的水准。

    我很高兴可也很惋惜。若是单纯的在炼器一道上获得了突破,那将会是何等成就?由武道着手,虽也能提升炼器之道,但总归会有杂念掺入。

    按照他的天赋,现在也许不会出现问题。可往后推想,若是到了宗师境界,那今天的隐患可就会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原本也不想枉做小人,可实在是不忍心让我们炼器师公会的明日之星就此埋下隐患。

    炼器,文道,武道,符道,本就是平行的大道。若是非要将其中的两条道揉到一块,齐头并进,自古以来可是罕有成功案例啊!”

    汪秋水在听了施空的话后,久久没有开口。他也是智慧卓群之人,怎会听不明白他话中的隐意。

    他的意思明摆着,对于这个所谓的器子,炼器师公会必须予以约束和监管。

    要么你现在就放弃武道,专心致志的在炼器之道上修行钻研。

    要么你就放弃炼器之道,在武道上继续高歌猛进。

    “施空,你知道我若是出手,这代表着什么吗?”汪秋水的声音变得很低沉。

    “汪长老,我明白。是我唐突了,这件事您知道就好,出了这个门,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你到是懂得进退。可我是这样的人吗?对于人才,我汪秋水向来是求贤若渴的。这件事我管了,你立刻去将他找来,我必须要跟他好好的谈一谈。”

    “是,我这就去!”施空俯身一拜,急匆匆的就走出了贵宾室。

    不是他对这件事上心,而是他再不快些走出贵宾室,他内心和脸上的喜悦就要全部爆发出来。

    “妙俊风,我看你这回怎么办?还有谁能够来救你!就算你的修为境界到了月境二级又怎么样?想要对付你,还不是我几句话的事!”

    施空火急火燎的就跑出了炼器师公会,此时的他像是年轻了十岁,那速度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了。

    贵宾室内,汪秋水靠在椅子上,他对施空的为人是清楚的。他今天对自己说的这些看似大义凛然,一心为公,实际上若是洞察其中的原委,那对于他的心思还不是了然于胸。

    “妙俊风,一个十八岁还不到的炼器天才!我也正好借着这个缘由见一见你。才华有固然好,但与其相对应的其它方面也是必不可少啊!”

    “啊切!”赶在回去路上的妙俊风,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喷嚏。

    “所罗门,是不是又是你在念叨我了?”

    “我呸!你别把什么事都整到我头上行不行。你得罪的人少吗?指不定是哪个在念叨你呢!”

    “也是!身为强者要有强者的觉悟。实力越强越是会惹人嫉妒啊!”

    “我再呸!你能要点脸不!就现在的你还强者?我看你是自我骄傲之心膨胀,摔跤摔得少了!”

    “我们还能不能好好地聊天了。好不容易整出来的自信,给你三言两语就打散了。”

    “打散了好,打不散的才是真信心。打散了的,那是浮云。”

    “是啊!浮云!云深不知处,处处归我心。”

    所罗门捂着眼睛,摇着头,心里在想,“他怎么就那么爱作诗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