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震慑
    “坤老师,我愿意参加学院的大比。”

    刚喝下一口水的坤风是立刻喷了出来,险些把自己给呛着。

    “咳咳咳,你说什么?这么快就想好了?你不会是在哐我吧!”坤风带着狐疑的目光看着妙俊风。

    “没有,大比我是认真的。”

    “好,我知道了,你走吧!”

    妙俊风眨了眨眼睛,有点蒙。他感觉今天的坤老师和许琪都怪怪的,他们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吗?

    等到妙俊风走出办公室,坤风是放声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他的笑声妙俊风虽然听不到了,但不代表其他的老师听不到。可谁让坤风的修为高呢!大家也只能忍着,在心里骂上几句,疏解内心的郁闷。

    就这样过了三天,到了第三天的夜里,刚睡下的妙俊风不得不去打开被敲响的房门。

    凯强回来了,这可大大超出了自己的预期。

    “回来的好快啊!吴海的信带回来了吗?”妙俊风给他倒了一杯水问道。

    “没有,他亲自过来了。将那边的事做了安排。”

    “那他人呢?”

    “住在客栈了!他说现在过来不好,明天一早过来才不会遭受非议。”

    “嗯,果然是老成持重,把他招来是正确的决定。”

    “公子,很抱歉,我也只有给你跑腿的份了。”

    “不要这么说,你是一枚金子,是金子总会发光。我以后会安排你去适合的岗位,让你绽放出应有的光彩。

    现在你呆在我身边就好,我还不够强大,若然放你出来,招来的也是祸害。”

    “谢公子信赖。”

    “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一点叫我起床,公会的事该理一下了。汪长老和施空正好在今天也走了。”

    凯强带着一抹激动退出了妙俊风的房间。他觉得自己将所有的身家押在妙俊风身上是自己这一辈做出的最明智的决定。

    第二天一早,凯强先是将吴海接了过来,然后,就跑去妙俊风的房间,准备喊他起床。

    可就在他即将敲门时,妙俊风是从里面一把打开了房门。

    “走,吃早饭去!”

    今天的妙俊风精神抖擞,一身白色的长袍更显气质,梳理好的长发将他衬托的更加飘逸出尘。

    半个小时的时间,妙俊风一边吃早饭,一边听着吴海的汇报。同时,他也将这边的事言简意赅的向吴海介绍了下。

    炼器师公会开门的时间是早上八点,可在今天,炼器师公会的大门仍然紧紧的闭合着。这让前来准备委托炼器的人是一脸的十万个为什么。

    妙俊风入主南玄武城炼器师公会的第一场会议,没有在会议室内,也没有在大殿内举行。而是在食堂,把桌子一并,让所有成员挤在这里抱成团,就连厨子也必须参加。

    “人都到齐了吧!下面会议就正式开始了。

    很高兴我能成为咱们南玄武城炼器师公会的会长,本身还兼有外门长老一职。

    在座的都是前辈,我知道在你们心中会有一个疑问,凭什么我年纪轻轻就能获此高位呢?别以为卖一个人情给我们,我们就会对你俯首称臣,你要是没两把刷子,我迟早把你拉下来。

    以上这些话也许是我多虑了,但这些话我还是要说。在座的都是聪明人,和聪明人打交道还是直来直去的好,绕来绕去对谁都不好。

    下面我请大家看一件符器,只要你们当中有谁能炼制出同样的符器,我今天就把获得的所有头衔和职位全部拱手相让!”

    妙俊风此话一出,在座的某些长老和一些炼器师开始躁动起来。

    “就等你这句话呢!年纪轻轻的能有什么本事,还不是靠关系上位!”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太冲动了。这样说话无异于为别人做嫁妆啊!”

    “妙俊风,从你一来就是高歌猛进,我到要看看你究竟有几把刷子!”

    “老夫为公会效力百余年,公会除了安排老夫当个长老,其它的连个屁都没有。一个小娃能有多大本事!要是不能震慑住老夫,老夫一定要去总会告那老匹夫的状!”

    “请大家都把眼睛给擦亮瞪大咯!黄泉扇!”

    妙俊风一招呼,黄泉扇是自主的悬空而起,将两道扇穗放下,撑开半个扇面,人性化的晃了晃后,张口说道:“大家好,我是主人的扇子黄泉扇。请大家不要怀疑我主人的实力,只要主人一声令下,我就可以送大家一张单程票,有去无回的黄泉单程票。”

    坐在下面的所有人齐刷刷的保持着安静,也不知道是谁带了个头,“轰”的一下,一个个的炼器师像见到了自己心爱的人一样,蜂拥而上,深怕爱人被人抢走了。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再过来我就要动手了!

    别过来,在靠近一点我就要动粗啦!”

    黄泉扇大喊着,但在没有收到妙俊风的命令前,自己还真的不敢妄动。

    “黄泉扇,给他们降降温!”

    妙俊风的声音让黄泉扇感受到了温暖,像是久旱的大地迎来了甘霖。

    “唰”的一扇。

    一道凉风吹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身上。

    每一个人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嗦,遍体通凉,连灵魂都为之颤栗。

    “大家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一种魂飞体外的感觉?”

    妙俊风虽然笑着,但在大家的眼里却像一个从地狱走出来的魔鬼。

    刚在那阵风可不是一般的风,在场的都不是普通人,若是连这一点都分辨不出来,那便白混了这么多年。

    “请你们一定要记住这种感觉。你们的生命在我眼中是宝贵的,也是低廉的。我尊敬你,你的生命自然宝贵。我若要杀你,你的生命自然很低廉。

    我说的很雅,那是为了不伤同僚之谊。毕竟我们要在这里一起共事。

    但是,有谁敢阴奉阳违,有谁敢做出不忠于炼器师公会,不忠于我的事,那可就别怪我翻脸无情。

    黄泉路上无老幼,我可助君下黄泉!”

    原先就没有坏心思的人,在感受了黄泉扇的威力后,对妙俊风就更生不出别样的心思,只会老老实实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至于那些各怀鬼胎的人,有的人则是放下了自己的小九九,准备认真思考一下今后的路。有的人是完全无语,心里一片空白。

    但仍有一小部分的人还持有原先的观点,甚至更进一步。他们认为妙俊风的做法是色厉内荏,就算能炼制出器灵,那也是最低等级的器灵。

    那一扇的威力恐怕已经是它最大的威力了。

    现在的言之滔滔就是为了能让他成功上位而铺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