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突破
    徐老师感觉到了妙俊风的变化,可现在的他也是骑虎难下。

    若是增加一分力,妙俊风肯定会爆体而亡;若是慢慢的将力道抽回呢?显然也是不可的。

    现在的妙俊风就像是一个脆弱的玻璃球,只有一个模子,但质地却是极脆,内里也是空空如也。

    “这不应该啊!我的实力难道又精进了?臭小子,这回你可是害苦我了!”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很快就过去了。十二名参赛选手,除了被淘汰的,基本上都结束了比赛。

    如今的他们都围在一号比赛场地的周围,看着这奇异的比赛的场景。

    “你们说,以徐老师三日境的实力,为何不趁机拿下妙俊风,干嘛非得站在那和他干耗呢?难道他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三刻钟了吗?”

    “一点眼力劲也没有,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进的决赛。难道你就没有看出来,妙俊风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吗?就跟烧红了的玻璃杯一样。这万一要是出现一点震动,说不定他就会炸了!”

    “嗯,你说的很有可能。但我觉得妙俊风此时的状态很玄妙。这种状态就好像是我们在淬炼筋骨,洗经伐髓一样。

    难道说,他在借徐老师的手,为自己磨刀?”

    “切!我觉得你太看得起他了!若是他真有这样水平,干嘛去当一名炼器师?直接以武者的身份在学院学习岂不是更好?

    学院的药材和功法,对于武者炼体的效果可不要太好哦!何必要如此极端,这样九死一生的去炼体?”

    众多的议论声在场地周围响起,许琪越听眉头皱得越紧,到最后只差一点,就要彻底爆发。

    “安静!”

    罗老师一边掷出结界符,一边用自身的气场将大家震慑住,让他们安静下来。

    “谢谢罗老师。”许琪顺其自然的就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呵呵,不客气。”罗老师捻着胡须,那脸上的笑容充满了耐人寻味的味道。

    心神清明,意志坚定的妙俊风,由于时间的推移,心神开始变得模糊,只剩下意志在那独立支撑。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以柔克刚,以阴化阳,孤阳不长,孤阴不生。

    俊风,你知道太极,但为何不懂得加以运用呢?水能借势,飞流直下三千尺。

    你为何不能借势,将多余的能量转移到地面之下呢?

    物极必反,一味地硬抗,不如张弛有度。所罗门说得对,但也不全对。你可是我的徒弟,难道为师就不会帮你洗经伐髓吗?

    傻小子,还在等什么?难不成要为师一口口的喂你饭吗?”

    妙俊风的脑海里响起了帝明的声音,那颗珠子又出现了,只不过现在的珠子有了两种色彩,比之前单一的色彩要动人几分。

    有师父就是好,醍醐灌顶般的感觉,让妙俊风瞬间进入一种玄妙的状态。那近乎崩碎的身体开始出现一点点愈合的迹象。

    消化吸收不了的能量被他尝试着往脚下转移,即便出现了几次飙血的情况,他也没有退缩和畏惧,仍然一心一意的往下疏导着。

    与此同时,在他的精神世界内,一出精彩的谈话在他没有意识的情形下展开了。

    “帝明大人,您这样出现,就不怕被他们发现吗?”所罗门在文武之门那探了探头,小声的问道。

    “怕他们?他们有什么好怕的?”

    “是我说错话了,是我怕他们。您,您找我有什么事?我对俊风可好了,没有欺负他!”

    “瞧你那熊样!我问你,他是不是恋爱了?”

    “啊!您问的是这个啊!嘿嘿,那我可要向您汇报一下了!”所罗门是情绪一转,“唰”的一下从文武之门的背后跳了出来。

    可就在他跳出的一瞬间,罗老师和葛玄是立刻就投来了关注的目光,探查力直入妙俊风的精神世界。

    “哼!”

    帝明双眼一瞪,一道音浪是化作两股,分别向着罗老师和葛玄就打了过去。

    “嗯!”“嗯!”

    两道闷哼是轻声响起,头脑也是出现一抹晕眩。

    “看来在他的身后的确有一位高人师父,幸好我并没有恶意。”

    “这小家伙到是挺有意思,在他背后的那名守护者,实力很强大啊!难不成是王境强者?”

    两个人的想法虽有不同,但都做了同一个决定,那就是今后只可与其交好,不可与其为敌。

    “好了,他们不敢再试探了,你就对我详细的说说吧!我们的时间很充裕!”

    “大人就是大人,一个眼神就把他们给制住了。下面我就来给您说说他的恋爱经历......”

    所罗门不敢耽搁帝明太长的时间,他详尽的叙述了一些关键地方,简单的带过了一些无足轻重的环节。

    一刻钟过后,帝明很满意的离开了妙俊风的精神世界。至于所罗门,则是又缩回到了文武之门的背后。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两个人都是老狐狸,大哥不说二哥,既然大家都属狐狸,那谨慎点总归没有错。

    “嗡”的一声,透明的空间自妙俊风的头顶产生了如倒金字塔般的水波涟漪。

    一层层的涟漪不断地洗刷着妙俊风的身体,为他除去已经干涸的血块和污渍,好似超声波的洗涤。

    又是“嗡”的一声,金字塔形的光芒从妙俊风的身上散发出来,像是宁静的夜晚,皎洁的月光倾洒大地一般。

    妙俊风身上的气息开始不断增强,伤口也是不断地快速愈合,精神和意志结合得越来越紧密,对身体的掌控也是越来越自如。

    “啊!”的一声呐喊,胸中的一口污浊之气是直喷而出。

    他是舒坦了,可站在他对面,离他最近的徐老师却是受罪了。

    他被这气味一呛,差一点就背了过去。好在自己的耐力还算坚强,把这难受劲给挺了过去。

    “这不可能!”戴龙一下子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大声惊呼道。

    这种感觉自己太熟悉了!他突破了,他竟然在这样的状态下突破了!

    “好!我院有望啊!”唐安这回的反应跟之前大相径庭。

    妙俊风表现的越好,实力越强劲,这次去参加五院大比,也就不用担心名次会一如既往的垫底。

    “主公,威武!”吴海那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葛玄和罗老师则是深吸一口气,嘴角掀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