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难受
    “多谢徐老师成全,俊风铭记于心。”妙俊风对着徐老师就俯身一拜。

    “见外了不是,老师我也是爱才之人,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徐老师嘴上是这样说着,但心里却在想,“也只有你这样的妖孽才能如此吧!若换做其他人,早就不知道死几百次了。”

    罗老师可不想全场再次混乱,借着这宝贵的空档,将结界符一撤,大声地说道:“各位同学此次比赛的结果都已汇总到我的手上。

    学院的评分标准我在此向大家公布一下,避免在结果宣布后,有的同学心中会出现不解和疑问。

    下面请听好,能坚持到比赛规定的时间,十分;

    能完全抵抗住老师散发出的威压,十分;

    能完全防御住老师的攻击,十分;

    能在被动的情况下,化防守为进攻,二十分;

    能够提前结束比赛或者延长比赛时间,十分;

    能够在比赛中有超常发挥,二十分;

    能够让老师受伤或者受到冲击,十分;

    能够有超出以往历届的表现,创造出新的记录,十分。

    我们会依据你们在比赛中的表现,给出相应的分数。

    请相信学院的公平公正,此次大比是学院的大事,是容不得掺杂半点私情的。”

    罗老说说到最后,是胡须飘扬,一脸的严肃,浑身的正气是止不住的往外喷发。

    气场的足够强大,让在场的同学全部安静下来,心里也开始向着罗老师靠拢。

    “好,下面我宣布,此次学院大比,武者的第一名是妙俊风同学,第二名是郭瑜同学,第三名是戴风同学,第四名......”

    一个个的名字在同学们的耳边响起,他们也是在听到了名字后,才想起四小龙之一的戴风,才想起一飞冲天的郭瑜。

    “其实你们进入了决赛就等同于可以去参加总院的大比了。我们之所要选出前三甲,也是为了在最后的总院大比上,能够提前安排些战术。

    剩下的三名人员学院自有安排,现在学院给你们一周的假期,一周以后,你们必须赶到学院的大门口集合。

    我在此向你们郑重的叮嘱一句,总院大比非同儿戏,若有来迟者,过时不候。我们宁愿少一个名额,也不会再去补充名额。

    你们懂了吗?”

    揣着比赛胜利的高兴劲,怀着对总院大比的满怀期待,十二名选手是陆陆续续,三三俩俩的走出了比赛场地。

    “妙俊风,你今天的表现很精彩。看得大家是心旷神怡,完全跟着你的节奏走。”

    “是吗?那你呢?”妙俊风停下步伐,转身一问。

    “我也是啊!你知道吗?当他们在那交头接耳议论你的时候,我都忍不住要出手了!”

    “可惜了,要是女侠出手,说不定徐老师一受干扰,我还能少受一点罪呢!”

    “嘻嘻,本小姐一般可不会轻易出手的哦!你知道吗?你的坚毅,你的努力和他很像!我看着你就像是在看着另一个他一样!”

    许琪恐怕也不会想到,在下一刻,妙俊风的脸会变得这么快,情绪也是说变就变。

    “我知道了,一周后再见。”

    许琪在原地愣了半天,等到他明白过来后,妙俊风的身影早已远远的离去。

    “哼!跟我耍酷!岂能让你得逞!”

    许琪身姿一展,连连踏步,像灵巧的飞燕,朝着妙俊风就追了过去。

    “妙俊风,你给我站住!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说清楚,我就把你打的满脸桃花开!我要是打不过你,还有鹰叔呢!”

    妙俊风再次停下脚步,深吸一口气,猛地一转身,站在原地,看向向自己追来的许琪。

    “你怎么不走了?你再走啊!我的速度可快着呢!”

    “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而走吗?”

    “我哪知道?我要知道就不来追你了!谁能想到,堂堂器子,性格却像个小姑娘!”

    “许琪,你知道身为一个男人,他可以容忍很多事,但有三样事是不能忍的。第一,触犯自己原则和底线的事;第二,伤及自己家人的事;第三,兄弟之情和儿女之情。

    我不希望你把我比喻成他,他是你的回忆,是你曾经的美好的爱恋。那么,请你把它放在心里不要说出来。

    可是,假如,在你开启另一段恋情时,你仍然把这份回忆拿出来,甚至是作对比。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妙俊风对感情是真挚的,不会像其他男人那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虚情以对。

    我就是我,我可以大度,可以宽容,但不允许我心爱之人总是拿我当成他。

    也许你想不明白,觉得我很自私。但我想说,这看似自私的一面,实际上是在保护我们之前的感情。

    过去的就过去了,我可以接受你过去的那份美好,但它终究是过去了。

    你可知道,若是你一直念念不忘,它会像是隐藏在你我感情之间的一条毒蛇,说不定哪天就会咬你或者咬我一口。

    我没有经历过你的那种感情,但我知道,当时的你们是甜蜜幸福的。可你给我的感觉,像是你投入的更多些。都说女人的第六感敏锐,其实,男人的直觉也不差。

    许琪,我不知道你是如何看待你我之间感情的。但我想说,一旦开始,一旦投入,我就会义无反顾。

    因而,我不希望你那过去的种种会影响我们。

    当然,选择权在你的手上。忘不忘,尘不尘封只有你知道。可我还想对你说一声,当新的恋情开始的时候,这些还是会被捕捉到的。

    越是真爱越会因此而纠结,我知道你的心会痛,可是你知道爱你的人也会心痛吗?那种酸涩的滋味不好受。

    最后,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答案,我难受!”

    妙俊风说了一大堆的话,这些话有些杂乱无章,但确实是他心中所感。

    他的心里的确不好受,若是没有动情,自然不会如此。可他是一个专情的人,一旦动情那就会很投入,会很敏感,也会很受伤。

    在他心里其实也不想这样对许琪,说出来的话也许会伤着她,也许会让两人之间的关系就此恶化和终止。

    但他不得不说,因为他是一个诚实的人,一个饱含真挚情感不掺有利益性质的人,是真爱许琪的人。

    他很傻,但是他很真。他知道后果很不好,但他为了这段感情能够更好,还是义无反顾的说了出来。

    微风拂过,卷起妙俊风的衣袍。之前还器宇轩昂的他,在此时看起来是那样的萧索,那样的令人伤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