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约定
    “对不起。我刚刚真的是无意的。”许琪的眼睛泪眼朦胧,一片雾气。

    “你没有错,不用向我说对不起。我也有错,不该将我的情绪发泄到你的身上。”

    “不!是我不好。我明知道现在的心里有你,可却还怀念过去的他。”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想随着我们感情的沉淀,你会像我一样,心中只有对方。”

    “嗯,会的。”

    一滴晶莹的泪珠从许琪的脸颊滑落下来,妙俊风眼疾手快的抬手就接住了这滴晶莹的泪水。

    “许琪,答应我,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要哭。我会好好守护你的。”

    木讷的妙俊风像是开窍了,在这滴泪珠的刺激下,说出了被自己压制已久的情话。

    “好,我答应你。我信你。”

    “我不会辜负你的这份信任,所以我更要努力。我知道你来历不凡,你我之间的差距很大,但只要给我一段时间,我会很快将这份差距缩小的。

    我相信,到了那时,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我们。凡是我在的地方,都会以我为中心;凡是有我在的地方,就会有你的身影。”

    “嗯,我相信那一天很快会到来的。这是你我之间的约定。”

    两个人终于相互捅破了那层窗户纸,蓄藏已久的情感之水是瞬间破堤而出,让他们二人彼此心心相印。

    微风再次拂过,只是这一次,却烘托出了那温馨的场景。

    两个人彼此深拥,将自己最真实的情感传给对方,让彼此知道在自己的心中有一个挥之不去的他(她)。

    守在一处角落里的鹰叔,用手指挠了挠头,微微一笑,转身没入周围的枫林里。

    从今天开始,从此时此刻开始,聪明睿智的妙俊风变得有些傻;冰山美人的娇容上总会挂着一抹甜蜜的笑容。

    由于两个人的关系还没有得到双方家人的承认,他们目前还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只是距离相对较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我回去了,你假期去哪?”许琪在临别前问道。

    “我在炼器师公会,我想为你炼制一套足以和鸾风剑配套的符器。这样就算我不在你身边,我也有力量可以守护你。”

    “嘻嘻,那我可以来看你吗?”

    “当然可以,求之不得。不过,你来的时候,我若是在炼器,你可千万不要打扰我哦!一旦开始,就要一气呵成,不然,灵感和器运就流失了。”

    “你就放心吧!这个我懂!我是谁啊?我是聪明的小公主!”

    “是,公主殿下!”

    “坏!”许琪一巴掌拍到了妙俊风的身上,不过却是一点劲也没使。

    “嘿嘿,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打情骂俏?我终于体会到了,这种感觉真好!你可以多打几下!”

    “想得美!本小姐回去了!想要讨打,等符器炼好了再说!”

    看着许琪一蹦一跳离去的背影,妙俊风的心里感到暖暖的,这股暖流不同以往,是一种自己暂时无法形容的感觉。

    人逢喜事精神爽,走在回去路上的妙俊风,见到谁都笑呵呵的。这让原本就平易近人的他更显亲近之感。

    “凯强,我要闭关炼器,除了紧急重要的事向我汇报,其它的事就交给吴海来处理。在七天的时间内,我一定要炼制出成套符器!”

    凯强在听完后,是一脸的震惊。他原本以为主公是要炼制一件高等级有器灵的符器。没想到,他这一开口竟是要炼制成套的符器。

    要知道,主公出品必属精品。成套的符器本就难炼制,主公炼制的那就更没话说了。

    “请主公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人惊扰您的,我会亲自在门外守护七天。”

    “好,辛苦了。”

    就在妙俊风这边准备进入炼器室炼器的时候,许琪住的地方,也是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二叔,您怎么来了?再过一周我就要回去了,您没必要大老远的跑来!”许琪一把就扑到了许震的怀抱里。

    这个人是他的亲二叔,打小就对自己宠溺的不得了,连亲生儿子见了都嫉妒。

    “琪琪啊!我这次原本是要带你回去的,哪想到你竟然闯入了南玄武学院的决赛,要跟着他们回玄武城进行总院大比。

    大哥要是知道了,一定会高兴坏了。

    既然都是回去,那我干嘛要做这个恶人,我在这里陪着你,和你们一起上路,岂不是更好?”

    “二叔最好了,我就知道二叔疼我。对了,二叔,您知道父亲这么急的找我有什么事吗?”

    “哎!我也就不瞒你了,这事你早晚会知道。

    大哥虽然位列王公之列,但毕竟对于皇庭来说,是异性。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皇庭因此下达了一道诏书,准备将你许配给三皇子。

    大哥对你的性子极为了解,从中斡旋了许久,才让陛下改变了方式,但结果却是一样的。”

    “改变方式?结果一样?二叔,你能说得明白一点吗?”许琪的身体轻微颤抖起来,在此时,他的心中浮现出一个人影。

    “陛下决定,等到三皇子从天地学院毕业后,再让你们完婚。如今离三皇子毕业还有一年,也就是说你还是许琪的日子也只有一年了。”

    说到这许震的脸上也是出现了一抹愤慨,他不想许琪伤心难过。可这一次就算是自己和大哥加起来,也帮不了她,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

    “二叔,您知道吗?有一个人让我从阴影里走了出来,他人品好,能力也强。我们今天才互相表达了心意。

    然而,现在您却给我带来了这么一个令人震惊和愤怒的消息。我真的不明白,难道我的感情就不能善终吗?难道我注定,一辈子没有爱情吗?”

    见到许琪那伤心痛苦的模样,许震的心里很不好受。

    他长叹一口气,问道:“那个人是谁?我想见见他。我没有恶意,只是想知道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不,您不能去见他。哪怕让他再开心一阵子也好。这件事就让我亲口对他说吧!等到总院大比结束,我会和他说清楚的。”

    “好,难为你了,琪琪。你一定要想开点。”许震双手按在许琪的肩膀上,用一双慈父般的目光注视着她。

    “谢谢。我会的。”许琪想起了妙俊风的话,她就算再伤心难过,也没有让自己哭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