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没我帅
    “俊风啊!我可总算是找到你了!这一路可把我给累死了。

    哇!这么一桌好菜,是知道我要来才备下的吗?果然是我的好同学。”

    一个人从外面风尘仆仆的跑了进来,张口就是一大通。之后,一屁股坐到了妙俊风的身旁,大快朵颐起来。

    那胡吃海喝的样子,让妙俊风举起的筷子是久久没能放下。

    “掌柜的,我要去管管吗?”

    “不用,看样子他们俩是老相识。他都没主动开口,我们俩也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

    等到几十口的饭菜下肚后,邹统是用仅能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主公,有一件事让我不得不千里迢迢的赶过来。

    这件事对您来说很重要,让别人传信我不放心。不过,这个消息在您听到后,请一定要沉住气。我相信您一定会是最后的赢家。”

    “啪”的一声,妙俊风把筷子放了下来。双手合十,给自己倒了一杯清茶。

    “我也要一杯,吃噎着了。”邹统很机灵的嚷了一声。

    妙俊风摇了摇头,倒了一杯茶,往邹统那推了过去。

    趁着这个空档,邹统再次小声说道:“皇庭下了旨,要迎娶许琪作为二皇子的妃子,时间定在一年后。

    再有,据可靠消息,二皇子此时正作客王府中。他对许琪倾心已久,这一次也不知怎的就向学院请了假,赶了过来。”

    妙俊风的心中“噌”的一下,就升上来一口怒气。不过,他现在必须得忍。

    自己的阵脚不能先乱了,镇定与理智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保持。

    “邹统,你先吃着吧!账我已经结了。”妙俊风站起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向着门外走去了。

    一出客栈,妙俊风起初是迈着缓慢的步伐。

    两百米后,他的步伐是越来越快,到最后是如风一般急速穿行着。和他遇见的每一个人,都不见他的踪影,只会认为是一阵风吹过了自己。

    许王府的位置自己还是知道的,不然,这几天也是白逛了。

    “所罗门,我想进王府去看一看。但又不想让人知道,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这有何难?你自己释放一个结界躲在里面不就行了吗?”

    “我是想过这样,但王府内高手众多,我不敢冒险。”

    “大哥,我可以帮你。只要把我拿在手中,就可以隐匿你的气息。只是由于现在的我力量有限,只能维持半个小时。”

    “足够了,谢谢你,混沌。不像某个自诩为英明神武的人,在关键时刻一点用也派不上。”

    “妙俊风,谁说我派不上用场了?我告诉你,混沌可以帮你隐藏气息,我可以帮你伪造身份。若是万一你的行踪暴露了,我可以替你掩饰,让你有充裕的时间得以离开。

    哼!本来我才不想帮你呢!这可是对你的一次考验。说曾想到,混沌居然开口了。哎!这一次就看在三弟的面子上,我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把吧!”

    “滚!”

    妙俊风嘴上这样说着,但他和所罗门谁不了解谁啊!自己要真有事了,他会比谁都积极的。

    在离王府还有百米远的距离时,妙俊风释放出了结界,并将混沌召唤出来,拿在手中。

    站在王府的大门前,妙俊风故意停下了脚步,想试探一下目前的效果。在见到守门的侍卫没有任何反应后,他才安心地走入了王府。

    王府没来过,城主府可是去过。设宴的地方一般都会在后花园,想必王府也不会例外。

    一路疾行,很快便听到了阵阵欢声笑语。

    学院此次带队的是唐安,副领队是叶云。老师有燕飞扬,坤风和徐阳。剩下的便是二十九名参赛选手,缺掉的一个目前也算是到场了。

    坐在主位上的自然就是许琪的父亲,许戈许王爷。

    一见到他,妙俊风就觉得这世界还真是小,前不久才见过,今天又见到了。

    许王爷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还拜见城主,还官卑职小。若是他的官还小,那皇帝岂不成了县太爷!

    许琪此刻坐在同学中间,并没有坐到父亲身旁。只是那个家伙是谁?为什么非要挤到许琪的身旁坐下,还厚颜无耻的在跟许琪有说有笑。

    许琪今天是怎么了,跟那个人似乎很熟络啊!他平时对待异性可是很冷漠的,难不成这是他的兄长?

    秒俊风的心神有些乱了,正在这时,他又见到了自己的一个熟人,或者说是熟悉的式神。

    司马站在一个中年人的身后,目光平静,仿佛周遭的一切与他无关,他只是在守护自己的主人。

    “俊风啊!现在的你虽然极力控制,但我感觉到你的情绪很不稳定。你应该先让自己冷静下来,观察一下周围的人,听听他们说的话,再做出自己的判断。”

    “谢谢,我知道了。”妙俊风呼出一口气,慢慢的走到许琪的身后,让自己可以近距离的守护她。

    “二皇子,您不必这样客气。您是我的兄长,应该我来给您斟茶才是。”

    “琪琪,这你可就说错了。身为君子,自然要为心仪之人做点事。这斟茶虽是一件很小的事,但却可以从中看出我对你的心意。”

    “二皇子,言重了。只是我...”

    “你什么也不必说,我懂。我知道你在南玄武学院的一切,更知道有一个叫妙俊风的人和你互生情愫。

    但这重要吗?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对琪琪的感情是真实的,并不是只有蜻蜓点水的雨露之情。”

    许琪不再开口,对于二皇子她真的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他这个人的确有本事,但就是太自负,自傲,自以为是。若这世上有郎中能治这个病,自己一定会劝他去好好的看病。

    “呀呀个呸的,不就是投胎投了个帝王家吗?自身的条件也没好到哪去!还没有我帅!一副假仁假义,惺惺作态的模样,让人看了就觉得恶心!

    还蜻蜓点水,雨露之情!我看他就是兔子尾巴戴夹板,愣充大尾巴狼!猪鼻子插大蒜,装象!”

    “哈哈哈...,没你帅!装大尾巴狼,装象!俊风啊!这这歇后语是说的越来越好了。他无论是装象还是装大尾巴狼,反正就是为了要吃许琪这口肉,你可要加油了!”

    “我知道!我这叫谋定而后动!不动手之前还不能先开开口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