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耍你没商量
    “许琪,吃口菜!”二皇子得寸进尺,夹了一口菜要往许琪的口中送去。

    “啪!”的一声,二皇子的头被重重的扇了一巴掌。

    那筷子是“叮铃铃”的掉到了桌子上,筷子夹的菜也是落到了桌子上,溅起的菜汁是将他的白衣点缀的星辰点点。

    二皇子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但很快又调整过来,对着许琪笑呵呵的说道:“可能是由于为了要见你,赶了一天一夜的路,这手持马鞭的手有些泛酸。

    请容许我先去换身衣服,很快就会回来。”

    “我呸!撒个谎都不打草稿的,这样的伪君子看了就觉得恶心!咦?他的长袍有点长啊!”

    妙俊风果断地往前一跃,双脚稳稳的踩在他托在身后的长袍上。

    毫无戒备之心的二皇子,被这后方力量猛地一带,是就势往后跌倒。

    这下他闹出的动静就大了,幸好他的身手不错,双手一撑,显得不是那么狼狈。

    “今天高兴过头了,喝多了几杯。看来琪琪的魅力我真是无法抵挡啊!”

    众人一听,是立刻哄笑起来,许琪也是在这笑声中,脸颊上出现一抹红晕。

    二皇子的机智令妙俊风都不禁楞了一下,过了小半天,他才回过神来说道:“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他这脸皮要敢说天下第二,就没人敢说天下第一。

    呀呀个呸的!本来想这样就行了,现在看来还不够啊!这哪是出洋相啊!分明就是在为你博彩嘛!”

    等到二皇子离去,妙俊风是走到许琪的身后,释放出一丝微弱的气息,让许琪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许琪,你坐好,不要动。接下来我要请你看好戏,你该笑就笑,不用顾忌,有我在。”

    熟悉的声音响起,让许琪一下子觉得有了安全感。

    他来了,在自己最需要他的时候来了。刚才就是他替自己解了围。

    “嗯?刚才的那道波动是怎么回事?”一直身在局外的司马是忽然间降临到这局中。

    和他心意相通的许震感觉到了司马的波动,是立刻问道:“司马兄,出什么事了?”

    “我感觉到一股淡淡的灵力波动,还有在场以外的陌生气息。”

    “嗯?宴会需要停止吗?来者的实力看来不弱,不会是刺客吧!”

    “应该不是,我觉得事情的源头应该是在郡主那。因为我感觉到的那个点,正是郡主坐的方向。”

    “好,你继续观察。若是有异常情况,你可以直接出手。”

    “遵命。”从司马的双眼中绽放出夺目的光泽,只有和高手过招,才能激起他内心的斗志。

    换好衣服的二皇子,是一脸微笑的再度走入宴会场地。这一回,他没有再穿长袍,也没有再穿浅色的衣服。

    “反应倒是挺快啊!看来他在皇庭中应该蛮得宠。”

    二皇子将椅子一挪,刚准备坐下,这边妙俊风就悄悄地把椅子又往后腾了一小截距离。

    “哐当”一声,二皇子连着椅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他眉头轻轻皱起,感觉今天的事有点不对劲了。

    从之前的被拍头,到被踩衣服,再到现在的被人挪椅子。似乎在自己的身边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控这一切。

    “辛老!”二皇子呼喊一声。

    “老臣在!”一名白发老者是眨眼间就出现在二皇子的身旁。

    “辛老,有小贼。”

    “请殿下安心,小贼就交给老臣了。”辛老弯身一拜的回道。

    伴随着辛老的出现,宴会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了。那欢声笑语在这气氛的蔓延下,是渐渐的停了下来。

    许戈的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之后,放下手中的酒杯,笑着问道:“辛老,您这是在做什么?”

    辛老的一身修为已经到了侯阶圆满境,离半步王境只有一纸之隔。

    在场的众人,除了他许戈恐怕也就只有三个人能察觉到辛老释放出的精神探查。

    司马,所罗门和混沌。

    他们本就是由精神力支持而释放出的式神,境界越高的人对于他们来说就好像是黑夜中火把最亮的那一个。

    司马对于辛老很淡然,并没有对他多加注意。在他的眼中,这个人就只是一名强壮的老人而已。

    所罗门和混沌对辛老自然不会淡然,他们对他一脸的鄙夷。但由于现在的情形不对,妙俊风处于绝对的下风,那想和他较量一番的劲也只能压下。

    “许王爷,多有冒犯,还请海涵。我怀疑有人潜入这里,妄图对殿下不利。为了殿下的安危,我也只好出此下策。

    许王爷,其实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您好。若是殿下真的在您的府上有了闪失,那陛下恐会有雷霆之怒啊!”

    “辛老言重了。本王的府上怎么会潜入刺客!就算真的有,在刺客对殿下不利前,本王就可以将刺客擒下。这点自信本王还是有的。”

    “许王爷,您的实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只是在对殿下的这件事上,您是不是太儿戏了。他不仅是陛下最宠爱的儿子,更是您未来的女婿啊!”

    “辛老,您喝多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里是玄武境,在这里我们尊重陛下,拥戴陛下。但替陛下镇守这里的是本王。

    本王做事向来思虑周全,怎么会在对殿下的这件事上犯糊涂呢?儿戏?若真是儿戏,你认为本王会这样和颜悦色的和你说话吗?”

    辛老不敢再多言,从许戈的语气中,他听出了他的恼怒。若是自己再敢顶撞一句,他绝不会因为殿下在场就会对自己手下留情。

    他是战场上的军人,浑身上下充满了血性。在这里陛下只是精神上的,并非是现实里的。他许戈能够这样忠心,已实属难得。

    “嘭”的一声,辛老的身体往前飞起,随即,重重的落下,往前滑了一截。

    思绪翻转,毫无防备的他来了一个平沙落雁狗刨式。

    “哈哈哈...”也不知道是谁起了头,全场是在他的带领下,忍不出的发出了哄笑之声。

    辛老面色通红的站了起来,全身上下怒极而颤。他可以肯定,的确有人潜入,而这个贼子的目标就是殿下和殿下身边的人。

    许震可以笑,但许戈是千万不能笑的。进一步的说他是一点也笑不出来。

    这个潜入者把握的时机刚刚好,快一点或慢一点,都不会达到这么好的效果。

    只是这个潜入者会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潜入的真实目的又是什么?难道就真的只是为了戏耍他们吗?

    疑虑和不解让许戈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这让全场的笑声瞬间噶然而止。一股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刹那间笼罩全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