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惊变
    老者应是岚宫长老一级的人物,自身的实力也达到了月境顶峰。加以时日,便可以跨入日境之列。只是这时日是多久,就不得而知了。

    “呼”的一声,老者化掌成爪向着妙俊风就抓了过来,目标直指他的咽喉。

    “哼!”

    妙俊风重哼一声,释放出杀道印记,实质般的杀气向着老者就扑面而去。

    冰冷刺骨的感觉,死亡的恐惧,令神魂感到溃散的无助,种种负面情绪是瞬间让冲过来的老者站在原地,浑身气血紊乱,白发乱舞。

    “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四个出列,跟我走。”妙俊风越过老者,走到人群的前方,用手点了四个人。

    被点到的四个人你看看我看我看看你,到最后,只有一个人,迈着略带恐惧的步伐走了出来。

    “很好,你叫什么名字?”妙俊风对他很满意,微微一笑。

    “我叫孙伟。”

    “孙伟,好记。你跟我走吧!”妙俊风没有去管其他人,迈着步伐就继续往前走去。

    邹统和白无常在追上来后,是一左一右的拍了一下孙伟的肩膀,带着他就追着妙俊风的身影而去。

    “主公,其他的三个人才就不要了吗?”邹统很惋惜的说道。

    “不要了,你还记得我说的话吗?在现在,忠心最重要。犹豫不决,缺乏当机立断把握机会的人,我不收。”

    “那若是他们主动投奔过来呢?”

    “就算他们会,也是在我解决掉岚宫之后。但我还是不会收下他们,最多给他们一条生路。”

    妙俊风和邹统的对话,没有避开孙伟。这让孙伟的心里既感到高兴,又感到畏惧。

    这妙俊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给我的感觉像是一个君王,又像是一个枭雄。他到底是君王还是枭雄呢?

    妙俊风走过熟悉的村庄,踏过亲切的道路,终于来到了自家的院落大门前。

    只是,眼前的景象让他的内心瞬间爆发出一团炽热的火焰。

    为什么在自家的门前要竖起岚宫的旗帜?为什么自家人的服饰也都换成了岚宫的服饰,只是在袖口上绣了一个“妙”字。

    “哥,是你吗?”一个身材略微高大的少年,拄着拐杖站在妙俊风的身后问道。

    “妙海,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妙俊风一转身,心里是感到一揪。

    这还是那个天真烂漫的少年吗?一脸的饱经风霜,还有那瘸了的右脚,无不说明,他在自己离开后的一算时间,受尽了人世间的冷暖。

    “哥,真的是你!你总算是回来了。文哥也会很高兴的。”妙海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泪水是不要钱的一个劲的往外流着。

    “男儿有泪不轻弹,海,不许哭。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赶紧跟我说一下。”妙俊风双手按在妙海的肩膀上,将自己的真挚情感通过双手传到了妙海的心坎里。

    “哥,哥你听我说。在你走后的一个月里,我们妙家可谓平安无事。

    可在一个月之后,冯水成功的从七星境界升到了一月之境。之后,岚宫的宫主更是将自己的宝贝女儿许配给他,并封他为岚宫的副宫主。

    谁曾想到,就在他的大婚之日,他竟派人前来,对我们进行招安。想让我们妙家并入他们冯家。

    爷爷自然不会同意这个招安,当场就回绝了这个派来的使者。

    结果,第二天一早。冯水带着岚宫的几位长老和那晚的十几个人,是连招呼都不打的就破门而入。并宣称凡是愿意归顺的既往不咎,不愿归顺的就地格杀!

    也不知道是不是岚宫的宫主忌惮你的舅舅,他紧随其后的就派人过来,让冯水立刻回去,不得胡闹。

    冯水眼见自己的目的无法达成,于是恼羞成怒,是命人将我们妙家所有的嫡系成员打成重伤,并让妙立和妙周两位长老暂代秒家族长之位。

    妙家可以不并入冯家,但必须得归于岚宫麾下。

    他的的这一招,让宫主派来的使者也无计可施。若是阻挠,那就等于是对岚宫不敬,间接地也就是对宫主不敬。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现在我们妙家的嫡系成员都被安排到外面劳作去了,有头脑的到店面去干活,有力气的到田间去干活。

    由于我的伤势重,他们拿我也没办法,但也不想让我在家待着,就给我安排了一个信差的活,让我到处传传话,稍稍信。”

    妙俊风内心的火焰随着妙海的叙述,渐渐地熄了下来。彻骨的寒冰是取代了原先的火焰让他变得冷酷狠辣。

    杀道印记在心绪的影响下,是蠢蠢欲动,一旦它彻底爆发,那就算是自己的家也会血流成海。

    “走,跟我回家。”妙俊风勉强的对妙海露出了一个微笑,他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生怕这猛然的爆发,会伤着眼前这位善良的弟弟。

    “老白,主公他没事吧!我怎么感觉我的身后不断的流出冷汗啊!”邹统目前也只能向白无常说出自己内心的不安。

    “主公没事,一会有好戏上演。我们只要静静的看着就行。若是有人敢破坏这场好戏,那我会亲手将他给灭了!”

    “老白,你别吓我好不好?主公已经快失常了,若是连你也失常的话,那这里岂不是要变成一片血海!”

    “哼哼,我家阴犬对于血海可是很喜欢的呢!”白无常对着邹统露出一抹笑容,只是这笑容让邹统在看了后,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幸好还有一个能说话的,要不然,我会疯的!”邹统转首向着孙伟看去。

    然而,他这一看,让自己彻底石化了。孙伟这家伙竟然早早的就蹲坐到临近的大树下,抱着自己的头,让自己与世隔绝起来。

    “什么人!这里是妙家,闲杂人等不得乱闯!”守在门口的一名家仆,把手一伸,对着妙俊风和妙海就喝了一声。

    “很好,你还知道这里是妙家。那你知道我是谁吗?”妙俊风双眼一瞪的问道。

    “不知道,快说出你的姓名!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身在妙家,竟然连我是谁都不知道,留你何用!你也不知道我是谁吗?”妙俊风向着另一边的家仆问道。

    那名家仆浑身颤颤惊惊,像是知道但不敢做声回答。

    “知道不说,就是不敬。知道不跪,就是不忠。你和他一样,留有何用!”

    两道杀气从妙俊风的身上激射而出,两名家仆连喊叫声都没有发出,就“砰砰”的栽倒在地。

    “让你们血溅,怕脏了我的家。”

    妙俊风一衣袍一摆,大步一迈,就跨进了妙家的大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