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冯海的野心
    “五号,你去通知被遣散的家人,让他们快些回来。

    小兰,你带着大伙把这里好好收拾一下。另外,家里的所有事物凡是能换掉的,都帮我给换了,我嫌那些东西脏。

    妙海,你随我到书房来。等我写好几封书信,你亲自帮我送到那些家族的族长手中。

    最后,你们三个是不是热闹看够了?是不是也可以进来搭把手了?”

    妙俊风这一召唤,白无常和邹统是快步的走到妙俊风的身后。孙伟也是不敢犹豫,紧随他们俩的步伐。

    书房内,妙俊风奋笔疾书,快速的书写了几封书信。

    “海,这封信是给马家家主的,我很想见见他,还有他家的那个管家。

    这封信是给冯家冯海的,我想他是很乐意前来赴宴的。

    至于岚宫,这次就不邀请了。我会亲自登门拜访的。”

    接过书信,妙海是在车夫和白无常的护送下,前往各家送信。

    而留下来的这个空档,妙俊风是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内,亲手将房间打扫了一遍。

    马家,妙海亲手将书信递交到了马鸣的手中。

    马鸣在接到书信的那一刻,心里的滋味是五味杂陈。身为炼器师公会的成员,对于妙俊风成为七月符师的事怎么会不知道呢?

    如今被称为史上最年轻的炼器师公会会长,正是他妙俊风。

    “你哥哥可好?”马鸣思虑再三后,是问出了这五个字。

    “很好。”妙海没有犹豫,直接回道。

    “那便好。请代我向他问好。”马鸣这句话说的很没底气,由于自己的优柔寡断,目前已经丧失了和他成为盟友的资格。

    去过了马家,妙海是走上马车,赶往冯家。

    “哎!这冯家是我最不想去的。他们家的人恨不得灭了我们,真不知道哥为什么要给他们家送信。”

    妙海现在唯一倾诉的对象就是坐在自己对面的白无常,他也不指望白无常能回自己的话,这个家伙看起来也很可怕。

    “海公子,主公做事向来思虑周全。按照你刚才所说,他派我出来的目的,恐怕就是为了不让你在冯家受委屈,保护你的人身安全。

    到了冯家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凡事由我。既然是主公交代的,我一定不会辜负他的期望。”

    妙海笑了,他没想到,这看起来冷冰冰的白无常实际上也是很好相处的。

    伴随着“律”的一声,马车在冯家的大门口停了下来。

    “来者何人?”冯家的门侍斜着眼看着问道。

    “妙家妙海,前来送信给冯家家主,还请通报。”妙海的礼数还是很到位的,即便他真不想如此。

    “妙家?哪一个妙家?现在还有妙家吗?似乎只有一个夹着尾巴逃走,至今没有归来的妙俊风吧!一个人的家族也能被称之为家族吗?”

    门侍毫不遮掩的就奚落起妙家来,甚至是连妙俊风也被指名道姓的嘲笑起来。

    “噗”的一声,不等他开口大笑,他的头颅就从他的肩膀上落了下来。

    那喷射而出的鲜血,是将他对面站立的同僚溅了一身。

    “啊!杀人啦!有人在府门前杀人啦!”那个被惊吓到的门侍是大声呼喊的朝着府内就跑了进去。

    “大胆!何人敢在冯府门前撒野!”

    身为家主,被人欺负到家门口了,哪能坐视不理。他是第一个从府内冲了出来。

    “好你个冯海,竟敢杀我府中家丁!你以为凭你的贱命就可以偿还我府上家丁的性命了吗?”冯海一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将此事定了性。

    “冯海,我受大哥所托,前来给您送信。还请您收下。”妙海没有被冯海的气势压倒,在仇人的面前,就算自己的骨头断了,也不会服软。

    “你哥哥?难道是妙俊风从外面回来了!好胆!我不去找他,他竟主动找上门来。很好,这封信我收下了,我也很想看看他会摆出什么阵仗!”

    “谢谢,既然信已送到,那我就先走了。”妙海拱了拱手,转身就走。

    “慢着,一码事归一码事。你杀我门侍的事还未解决,怎能说走就走?”

    “冯家主何意?”

    “何意?你是准备拿命抵偿?还是拿妙家的产业抵偿?就眼前的形势而言,我劝你还是拿产业来抵偿吧!虽然我也很想要你的贱命。”

    “哈哈哈...,一口一个贱命!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你还真把自己当颗蒜了!

    我告诉你人是我杀的,和妙海没有半毛钱关系!”白无常一闪身站到妙海的身前,对着冯如就大声指责了一番。

    “呦呵,哪来的小白脸!你是何人?”冯海看到他俊朗的模样,心中生出恨恨的嫉妒之意。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要知道妙俊风是我的主公就行。由于主公还要见你,你的命我就暂时不收了。

    等到主公见完你,你的嘴要是还那么臭,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冯海也是过来人,从白无常的眼神中,他看出他并没有说谎。

    “好,今天的事我会当面去找妙俊风算清楚。你们走吧!”冯海衣袖一摆,大步的向府中迈去。

    “妙海,我们也回去吧!主公还等着我们回音呢!”

    白无常转身,拍了拍妙海的肩膀,给了他一个鼓舞的眼神。

    等到他们的马车走远,冯海是再度从府内走了出去,将目光望向妙家所在的方向。

    “老爷,刚才你为什么不让我们将他们俩给拿下?这机会多好啊!”

    “好个屁!那个小白脸的实力我有点摸不透。冒然动手,对我们不利。

    你赶紧派人给少爷稍封信,让他从岚宫赶回来。我估计妙俊风的宴会邀请没那么简单。

    再有从府内选几个身手好的,明晚和我一起去赴宴。”

    “是,老爷。我这就去安排。”冯石弯身一拜,立刻去忙活起来。

    “妙俊风,为什么每一次你的出现都会让我的布局出现破绽呢?这一次我一定要一劳永逸。妙家没了你,才会真正的消沉下去。

    我冯家才是这合城的第一家族,未来还要成为这一片区域的顶级家族。

    谁若是敢阻挡我,我就一定要让他死!”

    冯海深吸一口气,目光中透露出枭雄本色。他决不允许在这最后关头,功败垂成。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只要除掉妙俊风,自己就可以得偿所愿,实现期待已久的宏图霸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