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鹰派家主
    妙俊风对着妙荣双膝下跪,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他明白从今日起爷爷将手中所有的权力都交给了自己,也意味着他将整个家族的兴衰荣辱都交给了自己。

    在妙家风雨飘渺的时刻,自己接过了这权力之杖,无论前方的路有多坎坷,敌人有多强大,自己都要将路填平,将敌人消灭。

    “好,你过来,坐在我身边。有什么想说的你现在可以说了,你要记住,你现在的言行代表的是整个妙家。”

    爷爷的话无疑再度勾动起来自灵魂内的血脉传承,第一代先祖的音容笑貌也是再一次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妙俊风深吸一口气,闭上眼。他必须要让自己快速的进入角色,因为明天,妙家将迎来自己就任家主后的第一个考验。

    “从即刻起,我就是妙家的家主了,下面我宣布三件事,希望在座的都能够把我的话听进去。

    第一件事,从今日开始,我父辈一辈和家中长老一样,负责家族内部事宜,外面的事就不要在出面了;

    第二件事,从今日起,妙海全权负责处理对外关系,妙文处理内部关系。外部的事由老家主负责监督和提议,内部的事由家中长老负责监督和提议。

    但无论是外部还是内部的事,一旦牵扯到家族的前途和命运,必须要召开议事殿会议,经由会议讨论,家主做出最后的决定;

    第三件事,从今日起,家中的女子,一律不允许干预族中的政事。已成为长老的妙如不在此列,但也仅限于此。

    诸位若有什么疑问,可以现在提出。一旦出了这个门,那我的政令即刻生效。”

    “家主,我有疑问,还请解惑。”妙文第一个站了起来,对着妙俊风拱手行礼。

    “讲!”

    “我总共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让妙海处理外部事物,而我处理内部事务?

    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女子不能参与族中政事。我们家中可是有很多人的妻子都是大族的千金,若是限制了她们,会不会引起那些大族的不满?”

    “好,想必你心中的疑问,也代表在座大多数人心中的疑问。我只解答这一次,还请你和诸位听好。

    妙文,你身上的伤不重吧!而且我观你在被遣送出去后,也是被安排在商行里工作。由此可见,你在为人处世方面很有一套,脑筋也够灵活。

    但是,如今的妙家并不是什么一等一的大族和世家,不需要圆滑的外交官。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刚直勇猛,一心只考虑家族利益的人。

    妙海身上的伤很重,以往虽然表现憨厚,但在家族遇到生死存亡的关头时,他的一副傲骨是我最欣赏的。

    之前我也让他去处理了几件事,从他回来的反应来看,有效果,应该还不错。只要日后对他稍加培养,增加历练,他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外交官。

    这是我回答的,你的第一个问题。

    妙文,你的妻子是马娟,是马鸣的亲生女儿。

    马鸣的实力虽不算高,但在我们这一片地域还是很有身份和威望的。试问在我们家遇到灾难时,他出手了吗?你的妻子有向自己的父亲去求救吗?

    还是说马鸣最愿意见到的就是我们妙家沦落到那个地步?你千万不能忘了,他是你的岳父。在你遇到困难时,连你的妻子和岳父都不出手相助,你还指望你的朋友会出手相助吗?

    大家族?难道我们就不是大家族吗?明天我设宴请的就是这些大家族。

    若是他们肯臣服,我会留给他们一些余地;若是不肯,那少一个他们也无所谓,不过就是要多出一块污秽之地而已。

    弟弟,你要知道,卧榻之处岂容他人酣睡!远交近攻的道理我不相信你不懂。

    这是我回答的,你的第二个问题。”

    “多谢家主指点迷津,我懂了。”妙文拱手一拜,乖乖的坐了下来。

    他是真的懂了,他知道眼前的哥哥已经不再是之前的哥哥。他的心中多出了一抹狠辣,做事情也不再感情用事。

    “家主,我有一事不明,还请为我解惑。”这回站起来的是妙如。

    “讲!”

    “我不知道家主为什么限制女子的权利,但您要知道,有时候女子的直觉要比男人更敏锐。”

    “姑姑,你说的话我明白。但你要从实际出发,等什么时候这个世界让男人只能娶一个老婆时,那我的这条政令就会自我废除。

    我想聪明如雪的您,自然会明白我话中的意思。”

    “喏。”妙如对着妙俊风拱手一拜,静静地坐了下来。

    “家主,我有一个问题,还请你务必回答。”妙庆站了起来,他没有向妙俊风行礼。因为他是妙俊风的父亲,是在场人中唯一感到最不自在的那个人。

    “父亲,请说。”

    “家中的长老本就很多了,你让我们再退下来,难不成让我们整天大眼瞪小眼吗?人多有时候反而办不成事。”

    “父亲所言极是,不过您多滤了。今天就算了,但在今后我希望您能够尊重我这个家主,我做出的决定,不是非要向您以及在座的大家作出解释的。

    今天在座的,算上你们和爷爷,一共有十名长老。这数量很多吗?

    我觉得不多,随着我们家族的发展,我觉得还少了。以后说不定我还会请一些强者和大能来我们家做长老。

    长老可不是每天喝喝茶,聊聊天,打打麻将。在家族遇到困难时,是要挺身而出的。

    这一次的事情,长老就做的很好吗?我看很糟,糟的一塌糊涂。

    若是只知道欺压内人,摆高姿态。而在外敌入侵时,却放低姿态,低头做人。那这个长老我看不要也罢。

    我相信随着我妙俊风实力的不断增长,未来会有更多的强者和大能来投奔我。他们的实力应该不弱于在座的诸位吧!

    因此,我想请在座的诸位一定要好好珍惜如今的头衔与地位,兢兢业业的为家族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我不昏庸,谁做的多,谁做的少,我心里门清。

    你们知道我是一个念旧的人,但这感情若是不增长,只会越来越淡。到最后,就会形同路人。

    父亲,你对我的这个解释可满意?”

    妙庆没有作声,脸色不好看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好,我看诸位也没有什么要问的了。今天的会议就到此结束吧!大家回去后,好好休息,明晚我们要以最好的姿态,来迎接我邀请的客人。”

    妙俊风双手一背,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出了议事殿。

    大家望着这个背影,心情激荡,眼神复杂。但不约而同的,在他们的心中都想起了一声鹰啼。

    妙俊风长大了,成熟了。如今已是一名鹰派的家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