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妙家宴 中
    “哼!我不喝!我向来都是要人伺候的。既然你把侍女和侍者都撤下去了,那就由你来为我斟酒吧!”王有才把酒杯往前一推,双臂环抱着说道。

    “好,那我就来为你斟酒。不过等我走到你面前后,这敬酒可就变成罚酒了哦!”妙俊风似笑非笑的放下手中的酒杯,向着王有才的位置就走了过去。

    他每走一步,身上的气势就增加一分。当他站到王有才的面前后,身上的气势是压迫的王有才牙关直颤。

    “啪!”的一巴掌,狠狠地打在王有才的脸上。

    “噗噗噗...”的一连串声响,王有才的牙齿是被一拍而落,尽数喷了出来。

    “给脸不要脸,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你信不信在今晚,我会让你陪着你口中的老宋,和他一起手拉手的下黄泉?你们全府上下,一个不留,这样你也可以下去舒舒服服的享受美好生活啊!”

    王有才捂着流血的嘴巴,很想发火辩驳几句。

    可是一来他讲话开始透风,吐字不清;二来,妙俊风的目光真的很摄人,他的实力也在自己之上,若是自己再敢开口,他之前说的话,说不定,还就成真了。

    “诸位,你们是自斟自饮,与我愉快的碰杯,还是需要我来为你们斟酒呢?”

    妙俊风的目光再次扫遍全场,这一次,凡是跟他目光相交的家主,无一不双手发抖的给自己的酒杯斟满酒水。

    “冯家主,你看他们都倒了,你是不是也可以动起来了?难不成,你也要我亲自为你斟酒?”妙俊风一脸笑容的望着冯海说道。

    “妙俊风,你别以为你这杀鸡儆猴对我有用。我们都是聪明人,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如今岚宫势大,若是我们想要在这里生存发展就要抱团取暖。像你这样不得人心,用狠辣手段排除异己的做法,只会令自己沦落到孤立无援的境地。

    我冯某虽说不才,但有一个出色的儿子和出色的女儿。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也只有我冯某才可以保护大家周全,维护大家的既得利益。

    妙俊风,你若是也想参与到我们中来,那就请你放低姿态,认清自己。

    若是你现在去求得王家主的原谅,我可以保证,只要有我们的一杯羹,就不会少分你一勺羹。”

    “哈哈哈...,冯海,你的话我听明白了。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在场的十位家主,已经全部唯你马首是瞻了呢?他们都是你的自己人!

    那个没来的宋家主,也是在你的授意下,故意给我难看呢?”

    “你很聪明,既然聪明,那就要识时务!怎么选择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希望你能够做出符合我们双方利益的选择。

    我是为你好,我可不想你们妙家在今晚过后,就从历史上消失了。”

    “好!说得很好。相同的话在一年前你已经说过,没想到在今天我又有幸听到。

    只是今天我为什么没有见到你那宝贝儿子呢?还有你那个出色的女儿?难道现在的你,已经可以凭一人之力将我妙家连根拔起了?”

    “稍安勿躁,他们在来的路上。我希望等他们来到后,你还能保持这样的劲头。

    你要知道在一年前你不如我家水儿,更别说在今天了。就算你境界提升了又能怎样?

    一个区区二星的废物难不成在一年的时间里就成长到问道境了?还是说我们低估了你的实力,实际上你已经到王侯境了?”

    “哈哈哈...”场面上响起了一片哄笑声,就连牙齿全无的王有才也是捂着嘴,呼呼地笑着。

    “冯海,无耻的人我见的多了,像你这样无耻的人我还真没见过。

    口口声声说你会维护大家的利益,实际上你是在一步步的蚕食,把大家当成猪羊来圈养。什么时候杀,怎么杀就是你一句话的事。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儿子为什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为进步神速,还当上副宫主,娶到了宫主的女儿。

    这里面,也没少你女儿在宫主的床头吹耳边风吧!

    还出色的女儿呢!你女儿是既当了婊子又要立贞节牌坊!幸好在座的家主没有让自己的儿子娶了她,要不然,那个家族不用你下刀,自个儿就崩塌了!”

    “你,你信口雌黄!居心叵测!挑拨离间!恶意中伤!欺人太甚!”冯海指着妙俊风,一连说了五个四个字。

    “没想到冯家主还饱读诗书,出口成章。这四个字四个字的话,一般人可是用不好的。”妙俊风把头一偏,朝着自己的案桌就走了过去。

    “来人!”冯海一声大喝。

    “唰唰唰”的三道身影从窗户外跃了进来。

    从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来看,每一位都是五月境界的武者。

    “妙俊风,我最后为一次,你是跪下来归顺于我?还是准备身首异处,让我血洗妙家!”

    “好大的口气啊!你这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么好的胃口,不要一口咬下去,东西没吃着,反到崩碎了一嘴牙。”

    “让你嘴硬,上!”冯海一挥手,失去了最后的耐心。

    “哼!给我定!”

    那冲过来的三道身影,在妙俊风的这句话后,是纷纷停下了冲势,立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死!”

    妙俊风饮下一口酒,轻声的说道。

    不见任何动静,这三名武者是齐刷刷的倒了下来,身体连抽搐都没抽一下,离奇的倒地死亡了。

    “冯海,你还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吧!今天是该好好的把我们俩家之间的账算清楚了。”妙俊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下。

    冯海站在原地没有动,其余的十位家主更是坐在位子上一动也不敢动。

    今天的妙俊风给自己的感觉太可怕了。他就像是一只猛虎,在戏虐着已到自己餐盘中的活物。

    “你们给我让开!难道一个个都想死吗?”

    就在大厅内的气氛降到冰点的时候,从门外传来了一个嚣张女子的跋扈声。

    “我正发愁这剧本该怎么写下去呢!正好,你的一双儿女都来了。

    真好,真是好极了。今晚可以一锅涮,一劳永逸了。”

    妙俊风笑了,笑的很开心,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并非是要恐吓在场的众人。

    “啊!”

    一声惨痛的疾呼,彭家主竟然被妙俊风的笑声活活的吓死了。

    他这一死,立刻令现场的气氛瞬间降到冰点以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