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铁血手腕
    “白无常何在?”

    “属下在!”白无常的身影是立刻出现在了妙俊风的眼前。

    “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我不管你怎么做,总之,在天亮前,我不想再看到那所谓的十二个家族。”

    “属下明白,请主公在此静候佳音。”

    看到神出鬼没的老白后,冯海的心里如刀割般难受。为什么在自己的身边就没有这样的高手呢?先前妙俊风恐吓众人的手段,一定都是他在暗中使出来的。

    “冯海,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对白无常很好奇啊?你是不是想知道他的身份?”

    “哼!想说就说,别指望求你说。”

    “你多想了,我逗你呢!你就好好的呆在这,哪也别去了。结界!”

    妙俊风没有避讳,直接对冯海释放了结界术。

    此术一出,冯海的最后一点自信是瞬间崩塌。身为一家之主,对于这结界术怎么会不知道呢?凡是到了问道境以上的文者,都可以掌握这一术。

    一些天才在问道境时,就可以提前掌握此术。等他们进入王侯境,结界术的威力将会比同境界人使出的强上一倍。

    “来人,把这里清理一下,一定要打扫干净,我不想下次进来时,还能闻到血味。”妙俊风走回自己的位子上,朝门外喊了一声。

    妙海在外面听到妙俊风的呼喊,是带着人就走了进来。

    可在他进门看到厅内的景象后,是没开口就“哇”的一下,吐了一大堆的东西出来。

    原本跟在他身后的家仆还没什么,可在他的示范下,每一个人是不约而同的呕吐起来。

    一时间,整个大厅布满了令人作呕的酸臭味。

    “我说你们还让不让我好好的吃饭了?我肚子还饿着呢!吐完了赶紧收拾,我就坐在这边吃边看。”

    妙海用袖口擦了一下嘴角,对妙俊风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这绝不是什么神经大条,而是真的见惯了风云,处变不惊。

    被囚禁在结界内的冯海,也很想吐,但还是很努力的将这种感觉给消除了。

    自己要是真吐出来,可没法清理,难不成要让自己和它共处一夜吗?

    小兰重新整理好了妆容,只是脸上的伤暂时恢复不了。她挽起衣袖,跑进大厅,和大家一起清理起大厅内的杂物。

    “小兰,你脸上的伤我会给你治好的,不用放在心上。重活让妙海他们处理,细活你要好好的关注一下。

    在处理细节方面,我对你是很放心的。”

    “是,公子。哦!不,家主!”小兰的心情一下子好很多,相对于自己脸上的伤势,妙俊风的在乎要重要的多。

    就在妙俊风边吃边喝陪着他们的时候,外界则是一片腥风血雨。

    首当其中的是宋家,他没有想到第一个灭门的会是自己的家族。只用了短短不到五分钟,宋家上下一片,就再也没有一样活物。

    接下来是王家,再然后是彭家,最后是到了妙俊风重点关注的冯家。

    白无常在闲来无事时,也是听妙海讲了不少冯家的事。于是乎,他对于冯家是格外的照顾,阴犬也是很乖的,没有一口一个,而是当着一个人的面吃掉一个,没有人的时候绝不开口。

    到最后,全府上下只剩一个人的时候,白无常也不想再浪费时间,一巴掌就拍了下去。

    “轰嗤”一声震天响,诺大的冯府在这一掌之下,是荡然无存,只留下一个陷地三尺的手掌印留在冯府的原迹上。

    另一边,赵长老等人是赶回了岚宫。他没有再去管什么礼数,是直接来到了宫主的房门口,使劲的敲打着房门。

    “老赵,若是换成别人,我一定重重的罚他!”宁飞穿着睡衣,打开房门说道。

    “宫主,您是知道我的,若不是十万火急的事,我也不会这么晚来打扰您。”

    “有什么事,说吧!”

    “是这样的,您不是让我陪同冯水和冯娟去妙家吗?生怕那位强者突然回来,坐镇妙家。

    可实际上,现在哪还用什么神秘强者,一个妙俊风就足够我们喝一壶的了。

    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判断,我可以断定他绝对不是什么月境存在,很有可能是日境存在。

    您还记得我们刚从金陵城得到的消息吗?我现在可以肯定,那个消息是真的。”

    “什么!这是天要亡我岚宫的节奏吗?”宁飞的身体是晃了晃,脸色瞬间雪白一片。

    “宫主,我觉得事情还有转机。毕竟今天他放我们回来了。只要我们将冯水和冯欣杀了,我想他应该不会难为我们岚宫,说不定还会感谢我们。”

    “你这主意是好,只是一个是我女婿,一个是我的...,哎!你先让我考虑一下吧!明早集合宫中所有的长老,一定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是,只是宫主,该心狠手辣的时候一定不能手软啊!如若不然,我岚宫的千年基业就要毁于一旦了!”

    当赵长老退出宁飞的房间后,宁飞是傻傻的坐到了椅子上。自己怎么就那么糊涂呢?明知道色字头上一把刀,还非要往上面撞。现在可好,这把刀真的要砍下来了。

    视线一转,回到妙家。酒足饭饱的妙俊风现在正手捧热茶坐在马鸣的正对面。

    马鸣虽然也在被邀请之列,但并没有被安排在宴会厅用餐,而是和妙家人一起吃了一顿家宴。

    “马鸣,这一次我放过你,不代表我与你的间隙就消除了。今后你们马家必须要效忠于我们妙家,不然,我不介意将马家也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妙家主,您现在虽然贵为七星炼器师,但在您之上还有很多前辈高人。您就真的不考虑一下他们和我们家的关系吗?”

    “你是说你父亲一辈的友人?”

    “正是。虽说家父在外远游,不曾归来,但他对时局的把握还是很精准的。”

    “是吗?我怎么没有看出来?请你放心,等日后见到你的父亲我会当面和他切磋的。至于你父亲的那些友人,我相信他们是聪明人,在利益和实力面前,他们知道该如何取舍。”

    “好吧!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都晚了。我只想求您一件事,就是让妙文对娟儿好一点,可以吗?”

    “可以,既然她已经嫁入我妙家,那就是妙家的一份子,我自然会让妙文对她好。这一点还请你放心。”

    “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