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谈崩
    妙俊风的出现,正应了那句老话。随风而来,行踪缥缈。

    他站在长老殿的正中央,无视殿内所有人向自己投来的目光,一副风轻云淡,大气从容的神态。

    “你就是妙俊风?”

    良久,宁飞是不可置信的开口问道。

    “正是在下,你也比我想象当中的年轻。不知是你养颜有方,还是修为不断精进。能够保持这样的容颜,可非常人所能办到。”

    妙俊风并不是刻意的去讥讽宁飞,而是宁飞的样貌真的很俊朗,皮肤也很细腻。就像那出笼的汤包一样,可大呼一声“小鲜肉”。

    “过奖,只是略有心得,上不得大堂!到是你年纪轻轻就能够成为一家之主,是当真令人刮目相看。”

    “过奖,你我就不用再互捧了。再这样互捧下去,今天的正事就办不成了。”妙俊风点头一笑,适时将这种和谐的气氛给中断了。

    “哦?不知道你今天来我岚宫有何正事?我们岚宫和你妙家平常井水不犯河水,我想你的正事与我岚宫应该无关吧!”宁飞这话说的,连他自己都感到有点虚。

    “宫主说笑了,你们岚宫和我妙家在以往可是相交匪浅啊!

    去年的某日夜晚,岚宫的十五名弟子来到我妙家门前,准备对我妙家发动血洗。

    昨天夜里,又有一名副宫主,两名长老,十名弟子擅闯我妙家,准备助纣为虐。

    试问,以上两件事可以证明岚宫与我妙家相交匪浅吗?”

    妙俊风的话把宁飞刚要说出的口的话,是一下子堵住了。这两件事都是事实,而且岚宫的烙印是深深的印在了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眼中。

    “妙家主,对于您说的两件事。我们岚宫其实已经给您交代了,只是有的您不知道而已。”赵长老适时站起来,拱手说道。

    “哦?愿闻其详。”妙俊风灿灿一笑回道。

    “去年的事,在冯水回来后,我们就对他进行了责罚。没有宫主和长老的手令,私自带领宫中弟子出门寻事,本就是重罪。我们对他已经进行了杖责和面壁思过的惩罚。

    昨晚上的事,在下已经给了您交代。我不仅阻止了副宫主的行为,更以一名弟子的生命为代价,向妙家重伤的人员表示了歉意。

    您是一个深明大义之人,对于我的态度应该感觉得到才是。”

    “你说的不错,对于昨晚的事我心中有谱。但冯水和冯欣这两个人,还请贵宫今天一定要交出来。

    冯家都没了,还留着他们作甚!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我想宫主应该会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不用我再多做解释了吧!”

    “妙家主,您也是有身份的人,为何要咄咄逼人呢?得饶人处且饶人,为冯家留下两个香火,也是行善之举,何必要一网打尽呢?”

    “哈哈哈...,赵长老不愧是岚宫的顶梁柱。这话说得漂亮!

    假使我是一个软虾,冯水将屠刀架到我的脖子上,想来你也是不会劝说一句的吧!

    假使今天强势的不是我妙俊风,想必你也不会来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假使不是我一夜之间灭了十二个家族,你也不会因此而尊敬我,对我卑躬屈膝吧!

    赵长老,你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里,拳头大就是硬道理。在我没有回来的时候,你们岚宫在这方圆千里的地界内,不也是很拽吗?

    当时的你们和那些普通人,善良人讲过道理吗?尊敬过普通的老弱妇孺吗?

    多余的话我不再多说,我再问一遍,冯水和冯欣你们是交出来还是不交?”

    妙俊风收敛起笑容,现在的他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

    他散逸出来的气息,让离得近的长老感觉到自己的皮肤像是被刀割一样,这种滋味可是已经很久没有品尝过了。

    宁飞没有立即回答,他在思考,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想回答。

    这个问题的答案,无论是交与不交,岚宫都要面临巨大的动荡。

    两权相害取其轻,自己必须要让岚宫的损失降到最低,也要借着此事将自己的威望推到一个新的高度。

    “师父,大师兄不能交出去!”

    “师叔祖,副宫主代表的可是我们岚宫,决不能因为奸人的威胁而把他交出去!”

    “宫主,我们宁可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

    一个个的弟子在这关键时刻,竟然像是商量好似的,齐齐的出现在长老殿的外面,对着殿内就一片呼喊和哀求。

    “妙家主,您也看到了,民心不可违。我们岚宫的未来是他们,我若是答应你的要求,把他们交给你,那我岚宫不用外力侵蚀,也会在一夜之间分崩离析。

    我知道您是一位有卓远见识的家主,还请您体谅一二,能够放下这个条件,我们岚宫上下对会对您表示由衷谢意的。”

    宁飞的心里很高兴,这是想睡觉了,就有人把枕头送过来了。这么好的台阶,若是自己不顺着走下去,那岂不是成傻子了!

    “哈哈哈...,由衷的谢意?那为什么我从他们的眼神中读到的是无尽的怨恨呢?还有在座的诸位长老,除了赵长老,他们虽然一言不发,但我从他们的身上感觉到了浓浓的敌意。

    宁飞,我原本并不想这样的,但谁让你不把握时机,顺着我的话把这事了结呢?正如我刚才说的那样,我不会留下敌人的种子,除恶务尽,对敌人我从不心慈手软!

    十二家族一夜之间覆灭对我来说都不算难事,那覆灭这小小的一个岚宫,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要低估了我的实力,也不要认为你们没有归来的岚宫弟子会成为薪火,为你们复仇。

    在现实和利益面前,世人还是会站在成功者这边的,而岚宫平日的作为早就为你们埋下了毁灭的种子。

    我最后问你一句,他们是交还是不交?”

    面对妙俊风的逼人态势,面对宫内长老和门外弟子热切期盼的眼神,宁飞是重叹一口气,站起来对妙俊风说道:“要战就战吧!我岚宫上下没有一个是孬种!”

    “好,如你所愿,我不想杀伯仁,无奈伯仁硬要往我的刀口上撞。”

    妙俊风身上的气势彻底爆发了,那强劲的气流是将殿内的陈设吹得散乱不堪,门口站着的岚宫弟子,只是被这气流稍微擦上一点,就立刻眩晕倒地。

    大战,一触即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