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李木的身份 下
    “想问什么就问吧!现在你有资格知道一些事了,但只有一些,而不是全部。”李木很严肃地说道。

    “知道一些跟不知道是一样的,与其这样我还不如不知道。再说我来见您,也不是想对你抛热泪,打破砂锅问到底。我只是想向您请教几件事,还有就是拜托您一件事。”

    看着妙俊风诚恳的目光,李木深吸一口气说道:“你先将你要拜托的事说出来吧!”

    “好。那我可就说了,还请你务必关照一二。

    从我刚到这您的表情可以看出,你对于昨晚和今天上午发生的事已经知道了。

    没错,这些事都是我做的。我如今的实力已经达到日境,离着问道境也不远了。

    只有走出去,才会发现这个世界真的很大。能人异士,强者大能是数不胜数。就目前的我而言,见过的最厉害的人,应该是半步问地境强者。

    请您放心,我和那个人没有任何交集,只是我见到了他而已。

    咳咳咳,请你不要用这种目光看我,我说的这些和以下我要拜托的事息息相关,绝不是什么废话。

    正因为见到了大世,我才知道光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去拼搏,去争取是不行的。在自己的身后必须要有一股强大的势来支撑。

    如今的合城,经过我的努力,已经为我妙家的发展创造了机会。我妙家急需要一个缓冲期来韬光养晦,为我今后的打拼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因此,我想请大人照拂一二,让妙家能够平安发展几年,仅此而已。还请大人应诺。”

    李木活动了一下肩膀,对着妙俊风微微一笑,之后,变脸大骂道:“妙俊风,你知不知道我很想抽你一顿!还仅此而已,你知道你的仅此而已,会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吗?

    为了让你们妙家得以韬光养晦,发展几年。我就必须得如履薄冰,想尽一切方法保护你们,不让你们发展壮大的消息传出去。

    你自个儿说说看,我要是应诺了,那我不就成了天字第一号大傻瓜了吗?”

    “什么?您应诺了?大人,我就说我没看错您,您果然是义薄云天,侠肝义胆!我妙俊风这辈子就没佩服过谁,您是我佩服的第一人!”

    “过奖,过奖。等等!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你可别耍无赖啊!”

    “大人,在您的面前我哪敢啊!可是您自己说的过奖过奖。

    一旦您这样说,那也代表着您承认了我之前的话都不是虚话,客套话,而是真心实意的客观话。

    大人,我知道您不容易,可谁让您的能力那么强,本事又那么大呢?我若是不求您,您让我去求谁啊!难不成去求那个十年才见一次面的舅舅?”

    “你,你以前可是挺朴实的一个孩子,怎么出去一下后,就变得这样无赖了呢?

    苍天啊!大地啊!这还是那个天真善良淳朴的妙俊风吗?”

    妙俊风的心中呼出一口气,只要李木露出这样的神态和表情,那自己刚才求的事,他就算是间接的答应了。

    “哎!好人有好报!好人活万年!下面你说说你想了解的事吧!说完后,赶紧滚蛋,我现在见到你就牙疼!”

    “嘿嘿,大人,我想知道我母亲的家族是个什么样的家族?是世家吗?”

    “乾家属于二流家族,目前正向着三流家族靠近。若是没有你舅舅,乾家恐怕现在就已经从二流家族变成三流家族了。”

    “是什么原因导致家族成这样了?和我有关吗?”

    “和你有一点关系,但并不是全部。最主要的原因是乾家内部斗争太厉害,外戚干预了太多的家族事,而这些外戚又有多少是心怀坦荡的呢?大都是居心叵测,遇风两边倒的墙头草。”

    “嗯,我明白了。不知大人您可知道那位一直默默庇佑我们妙家的前辈是来自哪里?若是不方便说出他的家族名字,您只要告诉我他的姓就可以了。”

    “算你还有良心,知道感恩图报。他的家族名有什么不好说的?告诉你他的姓和告诉你他的家族名不是一码事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弯弯绕。你要记好了,他来自杨家,名叫杨禾。”

    “杨禾,这名字我记住了。那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问完我就走。”

    “你问吧!”

    “大人,您是不是来自林家,而那个一直要灭掉我们妙家的人就是林家目前的掌权者?”

    “啪”的一声,李木的脑海里响起了一道惊雷。

    他万万没有想到妙俊风竟然能猜出自己的家世。自己隐藏的已经很好了,再说李和林可是相差甚远,他是怎么猜到的呢?还是说他已经知道了?

    “大人,请不用怀疑。没有人会告诉我这些,我问的都是我心中的猜想。”

    “那你到是说说看,你是怎么猜到的?”

    “在我出去游历时,我对于世家和家族有了全面的了解。知道在我们国家,可以对皇权造成威胁的只有世家,也只有世家的力量才能牵制皇权。

    在所有的世家中,李家乃是首屈一指,无论皇朝更替多少次,他都会巍然不动。

    可林家就不同了,他是近百年来,才从一流家族晋升到世家之列。一旦进入世家行列,就算是末流,也可以向皇庭索取些什么,例如向您这般的爵位。”

    看着妙俊风投来的目光,李木说道:“继续。”

    “您姓李,而又被林家委派而来,我估计您的父亲应该是李家的旁系成员,而母亲应该是林家的嫡系成员,但身份却不是很高。

    若有冒犯之处,还请您见谅,我也只是就事论事,并没有想对长辈不敬。”

    “妙俊风,我到今天才算是真正的认识了你。以往虽和你共事三年,但那三年实际上是最无聊,最无趣的。

    现在的你已经成长到足以让我刮目相看的地步,但却不能再和你一起共事。我真心的觉得,我似乎错过了人生当中最精彩的事。”

    “大人言重了,我虽不在皇庭,但你我现在就不是共事了吗?你我现在的共事不是上下级之间的隶属,而是朋友间的互相帮助。

    不带利益的共事可是要比纯利益的共事,更加令人难以忘怀啊!您说呢?”

    “哎!现在的你就这样了,真不知道以后的你会成长到什么地步!我很庆幸,你我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