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新兵营
    军部的效率是很高的,在每一个城市都有征兵处。

    妙俊风和他们分别后,是直接来到了玄武区军部所在的金陵城征兵处。

    “下一个,姓名,身高,体重,力气。”

    趴在文案上的登记官,没有抬头,程序化的张口就说了起来。

    “在下风明,身高应该比前面那个人高,体重和那个人也差不多,力气比他大。”

    登记官刚填好风明的名字,准备填写下一项时,被他的话是一下子给雷到了。

    他抬起头,看着这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问道:“你确定你是来当兵的?而不是来说相声的?”

    “我是真的来当兵的,只是您说的后面几项我还真没测过。”风明的脸上尽显无辜之情。

    “好吧!今天人也不算多,你跟我来,我带你过去测一下,后面的人请先等一下。”登记官很有礼貌的对着风明身后的人招呼了一声,就带着他向着后面走了过去。

    “站好别动!”

    登记官拿来一根皮尺,对着妙俊风就量了起来。

    在十年前,皇庭为了方便统计和管理,将度量衡重新编纂了一下。以往称呼人身高的几尺几寸,现在统一变成米或者厘米。

    “嗯,个字不算高,但也合格了。一七五厘米。”

    “谢谢。”

    “我真怀疑你是个儒生。你往前走三步,站到那个特制称上,我给你称一称。”

    “好。”风明连走三步,稳稳的站到了称上。

    “你偏胖了,竟然有一百六十斤。可是你的肉都藏哪儿了呢?若是不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我骨架小,显瘦。”

    “我先记录下,你自己去那边抓石墩吧!从左往右依次是五十斤,六十斤,最重的是一千斤。”

    “哎!”

    这回风明走的很慢,他在思考,思考自己举起多少斤的较为合适。就算这里最重的石墩,自己也只需一只手就能拖起来。

    “六六顺,我就举个六百斤的吧!”风明呼出一口气,朝着六百斤石墩的位置就走了过去。

    站在他身后的登记官,在看到他往六百斤石墩那走去的时候,心里也是泛起了嘀咕,“不会吧!他看起来文质彬彬的,难不成儒衫里是满满的肌肉?

    哎呦喂!想想都不可思议!这也太可怕了吧!这万一要是跟其他的儒生吵起来,到最后拳脚相加,那可是会打死人的啊!”

    就在登记官浮想联翩的时候,风明是一把把石墩举过了头顶。

    “慢点放下来,千万不要放松和喘气,不然会伤着腰的。”缓过神来的登记官是赶紧提醒道。

    风明微微一笑,对这书记官的印象一下提升不少。

    “风明,你的各项指标都符合了我们征兵的标准,你可以去那里领取你的军装和身份名牌了。我希望你在新兵营能够过得愉快。”

    “谢谢您。不知您贵姓?”

    “我信高,大家都称呼我老高,你以后也这样称呼我吧!要是在新兵营遇到什么难处,你可以来找我。在军营里呆久了,这点面子他们还是要给我的。”

    “谢谢老高,那我去报道了。”风明对着老高就拱了拱手。

    看着妙俊风离去的背影,老高的心里真替他担心。虽说他的力气是挺大,但新兵营可不是人呆的地方,新来的营长可是出了名的狠人。

    凡是被他训过的新兵,不死也要扒层皮。很多挺过来的新兵,都很有默契的给他起了一个很贴近的称号,黄扒皮。

    “请问这里是新兵的报到处吗?”妙俊风走进营帐,对着一个五大三粗,脸上还有一个刀疤的壮汉问道。

    “你是新来的兵?”壮汉虎眼一瞪的问道。

    “是的。”

    “那就要喊报告!而不要说请问。这里是军队,不是教书的学堂。出去,再来一遍。”

    风明倒吸口凉气,没想到自己一来就撞到营长手上了。这下可好,他算是把自己给记住了。

    “报告,新兵风明前来报到!”

    “很好,气势很足!到那边去领取你的军装被褥,洗漱器具在你住的地方都配齐了。

    另外,这是你的身份令牌,从今天开始,零五四四就是你的名字。新兵营中再也没有风明,只有零五四四。

    等你成功的通过了新兵营的考察期,风明这个名字你才可以继续使用。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风明气势十足地回道。

    “很好!零五四四,我看了你的表格,没想到你小小的身子骨,竟然会有六百斤的力气!你要知道我到现在才拥有一千二百斤的力气。

    为了观察你是否是真的拥有六百斤的力气,从今天开始,你就在我身边当书记官吧。

    你可别小看了这书记官,你不仅要将我的军令准确无误的下达,更要为整个新兵营的训练计划做统筹安排,之后,再拿给我批准。

    你在做以上这些的时候,还要同时完成和新兵一样的训练任务。这工作量可不轻哦!你能完成吗?”

    “报告营长,保证完成任务!”

    “嗯!要的就是你这股劲!你先回去吧!新兵营的训练明天一早正式开始,晚上你再到我这里来。”

    “是!”

    风明拿好身份铭牌,抱起军装被褥,就大步的向着自己的营房返回了。

    说是营房,实际上就是一个大帐篷,里面整整齐齐排放着二十张床铺。

    在风明走进去的时候,营房内已经有人在整理床铺了。

    风明选择了一个靠近大门的床铺,放下被褥就开始整理床铺。

    在这里大家不会去争抢什么,床都是木板床,洗漱用具也都是统一加工的木质用具。因而,不管是谁先来后到,都不会发生类似于学院寝室那样的纠纷。

    “大家好!我是零五四三,很高兴能和你们成为一个班的战友。今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一个戴着眼镜,个子不高,肤色有点黑的家伙,站在走道上,对着大伙就吼了一嗓子。

    “零五四三,你好,我是零五四四。很高兴我们是邻居,就不知道零五四五会是谁。”风明第一个走过去,和他打招呼说道。

    “你好,零五四四。零五四五这个号码估计不存在。因为你的号码就是最后一个号。”

    “那就奇怪了。我指的不是没有零五四五,而是既然人那么少,为何还要在前面多此一举,加一个零呢?”

    “那是因为我们还没有通过筛选,等通过筛选,我们前面的那个零就会被去掉。成为我们日后的正式编号。”

    “原来是这样,幸好有你给我解惑,不然,我还真是一头雾水。”

    “你太客气了,就算我不跟你说,你以后也会明白的。赶紧收拾一下吧!一会就要开饭了,我可不想错过这新入伍的第一顿军中伙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