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局势反转
    “开饭?”

    这不提吃饭还好,一提吃饭,妙俊风的五脏庙是发出了强烈的抗议之声。从早上到现在自己还真没吃过东西。

    “好怀念合城豆腐啊!那味道真是棒棒的。”妙俊风拍着肚子,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句。

    “合成豆腐,那是什么?是豆腐的一种名称吗?我知道卤水豆腐,臭豆腐,豆花,豆浆,豆脑等。这合城豆腐是个什么豆腐?”

    “它不是豆腐,而是一道美食。总之很美味,以后有机会请你尝一下,我学问有限,形容词知道的少。”

    “嘿!你就装吧!看你的样子就知道读过书,还形容词知道的少!要是形容词知道的少,你根本就不会说出来。不要说因为你是个老实人,有啥说啥。这年头最不老实的就是老实人。”

    妙俊风被零五四三给逗乐了,拍着他的肩膀就笑道:“四三兄,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去食堂了?我是真的饿了。”

    “当然可以,你没看到他们都已经走了吗?四四兄,我们也走吧!去晚了我们可就什么油水都捞不到啦!”

    零五四三拉着妙俊风就冲出了营房,向着食堂方向就火速的奔了过去。

    “喂!慢点,你刚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捞不着油水了?”妙俊风被他拉着,口中大声地呼喊着。

    “这军营的伙食本就比不上外面,能见到一点肉末就算不错了。【】凡是去打菜盛汤的谁不是向伙夫大哥陪着笑脸,让他多给自己盛点肉,盛汤时对给自己加点菜。

    越往后这料就越少,到了最后,这菜是光见水不见油,那汤就跟白开水一样,这顿饭吃下来保准能让你瘦一斤。”

    “四三兄,你懂得到是挺多?难不成你是万年新兵?”

    “我去!你才是万年新兵!我这叫知己知彼好不好。我来参军前可是详细的收集了我所要掌握的情报,这些情报在新兵营可是很管用的。”

    “原来如此,还是四三兄懂得未雨绸缪啊!佩服佩服。”

    “你能别左一口四三兄,右一口四三兄的好吗?我是有名字的。我姓刘名柏,以后私下里你叫我刘柏就行了。”

    “刘柏,这个名字很好记。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姓风名明,你以后叫我风明就可以了。”

    “风明,你的名字比我还好记。等有朝一日,你真的拨开云雾见明月了,可别忘了兄弟我。”刘柏的脚步停了下来,回首深深地望了风明一眼。

    “没问题,你就放心吧!”风明对着刘柏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军营食堂的规模不是很大,此时,一队队的士兵正排着队,等待着进入食堂。

    “吃个饭也要这样吗?”风明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嘘!小点声。在军队吃饭,本就要守纪律,排着队,一个班一个班的进入。由于我们是新兵,没有接受编排,才可以像现在这样。等中午过后,编过排了,我们晚上吃饭就要和他们一样了。”

    “好吧!谁让我现在也是一名士兵呢?

    咦?不对啊!那些人为什么不用排队,大大咧咧的就走进去了?”妙俊风顺手一指,说话声也没有可以控制,虽不算大但足以让那些刚走进去的人听到。

    “我的小祖宗啊!你从哪来那么多十万个为什么!他们也是你可以随便指的吗?也是你可以随便说的吗?你没看见他们身上的军衔吗?”

    “军衔?难道他们是军官?”

    “废话!不是军官能这样大摇大摆的进去吗?不是军官能享受这样的特权吗?”刘柏情急之下,那声音比妙俊风刚才的还要大一些。

    等他说完,他忽然浑身一抖,颤颤惊惊的说道:“风明啊!我被你给害惨了!我真的怀疑你就是一个惹事精,扫把星!”

    “刚刚是谁在这议论长官?给我站出来!”一名军官是带着不悦之色,从食堂内走了出来,怒喝着吼道。

    “报告长官,是他们俩。”一名士兵毫无节操的就把风明和刘柏给出卖了。

    “很好,你进去吃饭吧!你们俩给我过来!”军官指着他们说道。

    风明和刘柏很不情愿的走了过去,把头微微低下,收着声音说道:“长官好。”

    “声音不够,大点声。”

    “长官好!”

    “还是不够,再大点!”

    “长官好!”

    “看来新兵蛋子就是不行,必须得好好操练。你们俩立刻去操场跑十圈,不跑完就别吃饭!这是命令!”

    “报告长官,事情是因我而起,您罚我一个人就行了。零五四三是无辜的。”妙俊风想为刘柏争取一下,往前迈了一步报告道。

    “呦呵!没想到你还挺仗义!但这里是军队,军队讲的是团结,而不是个人英雄主义。你认为你的做法会让我改变主意吗?

    你和他现在去操场跑二十圈,跑不完就不许吃饭。当然,若是在半个小时内跑不完,那就算跑完,这饭也别吃了。”

    军官的话让风明心中的火气是一下子飙升上来!这是明摆着的假公济私!军纪中找不出一条相关律法能够和他的话对上。

    惩罚过后还不准吃饭,这是谁规定的?皇帝还不差饿兵呢!

    “长官,我尊敬你才称呼一声长官,也请你尊敬一下长官这个身份。

    若是你不尊敬长官这个身份,那我也就不会尊敬你。一旦我不尊敬你,那我就会把你视作我的敌人。你要知道,凡是成为我敌人的人,那可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风明的眼神变了,身上的气势也变了。一个之前还畏畏缩缩的新兵,瞬间就变成了一把即将出鞘的利剑。

    他的转变,让这名长官是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半步。也就是这半步,让这名长官觉得自己的面子丢尽了,那原本的恨意在此刻转变成了带有威胁性质的杀意。

    “长官,你真的是一名军人吗?我怎么越看你越觉得像是一名土匪?我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了你对我们的杀意。

    幸好这里是军营,如若不然,你现在就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长官咽了一口口水,那心中刚升起的杀意是被他给按了下去。

    眼前的这名新兵给自己的感觉很危险,就像是一条蛰伏的蛟蟒。只要自己再敢往前僭越一步,那他就会毫不留情的将自己给抹杀干净。

    双方忽然间出现了僵硬的对峙,这让围在周围的士兵们感到很诧异。难不成长官认出了这两名新兵是谁?在他们身后有很深厚的背景?

    除此以外,真的很难解释为什么局势会在转眼间出现反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