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执戟郎中
    第二天一早,传令官是拿着两道指令就走入了风明和刘柏所住的的军蓬。

    “全体立正!”传令官大吼一声。

    军蓬内无论是整装待发的,还是在整理军装的,全部把身体绷得笔直,站好了军姿。

    “传裴将军将令,刘柏从即日起调入侦察营,成为侦察营下等兵。”

    “传裴将军将令,风明从即日起担任将军的执戟郎中,即刻赴任。”

    传令官将两道指令分别念完,转身便走出了军蓬。眼前的这两个新兵对他来说没有必要多巴结。

    侦察营下等兵,说不上什么时候就把自己的命给丢了。

    执戟郎中说得好听点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官,难听一点就是一个看大门的。

    “恭喜,恭喜。”一大片的道喝声,在传令官走后,是陆续响起。

    对他们来说,风明和刘柏是幸运的。能够不经历新兵营的过渡期,便可直接进入军队。这可是很多前来参军好男儿的梦想。

    刘柏没有去回应这些道喝声,而是急吼吼的向风明问道:“你怎么被分配去当执戟郎中了?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看到刘柏紧张的样子,风明疑惑的反问道:“怎么了?执戟郎中有什么不好的吗?那里可是离将军最近的地方。”

    “没错,是离将军最近的地方,可也是最危险最升迁无望的地方。

    你可知你的工作就是站岗,没有事的时候,看着是舒适了,实际上最无聊。一旦有危险,第一个倒下的就是你们。

    不过,也只有在这种生死关头,才是执戟郎中可以立功的时候。我们参军,不仅仅是要报效国家,守护家园和爱人,更是要通过获得功勋,来展现自己的价值。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可我们整个军区,整个皇庭又有多少将军?一个将军又可以在位多长时间?

    风明啊!执戟郎中这个职位等于给你带上了一个紧箍咒,你会永远成为将军身前的马前卒,但那将军之位却是你永远只能看到却不能坐上的。”

    “哦!原来是这样。谢谢关心。”

    “哦!原来是这样,谢谢关心。你这是什么态度!算我之前的话白说了,你自己多保重吧!”

    “注意安全,虽然你我相识时间不长,但也是袍泽,也是兄弟。若有困难,记得来找我!别看我只是小小的执戟郎中,但我的能量还是很大的!”

    “知道了,执戟郎中大人!”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的,把身旁的人也带笑了。他们也同样把这两位视为了自己的袍泽,希望着日后可以一起在战场上建功立业。

    从军需处领了自己的军服,武器和令牌。风明直接就走马上任了。

    银色的铠甲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锋利的长戟比自己还要高出一个头。

    站在将营前,把长戟往地上一杵,自己的工作就算是开始了。不到轮班,自己就只能站在这,一动也不动。

    每一个来见将军的人步伐都是急匆匆,神情也都很严肃。

    从里面会传来激烈的讨论声,也会有将军一个人滔滔不绝阐述什么的时候。

    风明没有觉得无聊,他觉得自己听到的这些,看见的这些人,能够让自己尽快熟悉这座军营,更能够让自己对整个军区的运作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只言片语虽多,但只要耐心归纳总结,就可以清晰的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裴将军并没有召见自己,他甚至连营帐都没有出一下。

    午餐和晚餐也是由专人端进去,再由专人端出来。

    “辛苦了,我来换你,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谢谢,明早我来换你。”

    站在风明对面的执戟郎中和另一个人进行了交接,可奇怪的是,要和自己交接的人去哪儿了呢?

    “请问和我交接的人什么时候来?”

    “不好意思,这个我不清楚。我们也是根据调度官的指令行事。”

    “谢谢。”

    风明心里明白,看来这裴将军对自己的考验已经开始了。既然开始,那自己也不惧,不就是站着嘛!难道他不知道就算是站着也可以睡觉的吗?

    自从进入军营,妙俊风就一直以风明自居,也没有再跟所罗门和混沌联系。对他来说,现在的自己就是风明。

    一夜无语,清晨的阳光再度倾洒大地,整座军营再度变得热闹起来。

    “早上好,我来换班。”

    “谢谢,晚上我再来换你。”

    站在风明对面的执戟郎中又进行了一番轮换。这一回,连他们俩都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就算是修者,这么个站法,到最后也是会出问题的。

    只可惜身在军营不得不服从军令,再加上自己官卑人轻,有些事还是不说为妙。

    一连三天,风明一直笔直的站在那,除了吃饭和方便活动一下外,其余的时间就如一根石柱般站立在那一动也不动。

    “执戟郎中,风明,你进来一下,我有任务交代!”裴将军的声音从里面突然传了出来。

    风明将长戟一收,靠在帐外的蓬梁上,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随后,沉稳有力的走进了帐中。

    “拜见将军!”风明走到案台前,向裴将军行了一个军礼。

    “你耐性很好,毅力足够,体能也很顽强。你现在想让我相信你是一名文者,真的很难。”

    “回将军的话,站立虽说耗费体能,但要比军训好得多,只要懂得借力和惜力,就算是站一周都没有问题。”

    “你认为你的回答我会信吗?我也是过来人,我没有背景也没有后台,能够坐上将军的位置,全靠我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上来。

    侦察营我呆过,先锋营我呆过,伙头军我也当过,执戟郎中我可是足足做了三年。你说说看,你说的这些我难道会不懂吗?

    借力和惜力的确会让自己站得舒服些,但不代表人不会累。除非,你过了问地境,可以借用天地之力,不然你说的就是儿戏。

    一旦你说的话被定义为儿戏,那你可知军中无戏言这句话后面跟的是什么?”

    “属下不知,还请将军赐教。”

    “如若做不到,军法从事。”

    “得令,我这就去站满剩下的四天。若是我做不到,甘愿接受军法的惩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